首頁>文藝>舞蹈>舞蹈家協會

“街舞的新時代到來了!”

時間:2018年03月28日 來源: 作者:
  “街舞的新時代到來了!”
  中國藝術報記者 喬燕冰
  傳統京劇《定軍山》老將黃忠一段西皮流水唱段響起,舞動的身體展現著武老生的手眼身法步,肩肘腕膝動作又巧妙融合了Popping舞種的Strutting、Roboter、Isolation三種風格和基礎動作,街舞《震舞英魂》把將士陣前奮勇爭先的英雄氣概表現得別有韻味。“風在吼,馬在叫,黃河在咆哮,黃河在咆哮……”《保衛黃河》明快豪放、鏗鏘有力的音調節奏,與Locking、Breaking、Popping、Jazz基本動作原來還可以這樣貼合,短促跳動、振奮人心,街舞《黃河》用肢體拉響的戰鬥號角,讓人血脈僨張。

  “中國街舞藝術人才培養計劃——舞蹈編創高級研修班”結業匯報演出節目《黃河》劇照 中國藝術報記者喬燕冰 攝
  日前,在北京繁星戲劇村第5劇場內,“中國街舞藝術人才培養計劃——舞蹈編創高級研修班”結業匯報演出現場,學員編創作業回課15個節目中,像這樣將街舞與中國民族舞蹈和傳統文化元素融合創作的節目有9個,而同時編創的其余6個傳統街舞節目與之並存,據説是讓大家能在比照中重新審視與思考。恰逢愛奇藝網絡綜藝節目《熱血街舞團》開播40分鐘播放量破億燃炸街舞圈之時,這裏卻安靜地追求著另一種突破。7天,從全國30個省、市、自治區選拔的64名街舞舞者聚集北京,參與舞蹈編創、舞蹈素材、音樂編輯與制作、舞臺燈光音響等課程。所有學員都是破天荒地接受係統綜合培訓,他們稱自己是中國街舞藝術創作的“黃埔一期”。
  街舞開了腦洞,傳統也開了腦洞
  “特別感動!看到《黃河》我眼眶濕潤。我看過許多表現黃河的舞蹈,有古典舞的、芭蕾舞的、國標舞的、民間舞的,我怎麼就覺得今天我看到街舞的《黃河》,是讓我眼前一亮,而且是非常富有力量、富有時代感的全新的《黃河》呢!”匯演結束,中國舞協主席馮雙白難掩激動地直陳心語。

  “中國街舞藝術人才培養計劃——舞蹈編創高級研修班”結業匯報演出節目《黃河》劇照 中國藝術報記者喬燕冰 攝
  帽檐衝後、褲子破洞似乎已經是街舞舞者放浪不羈的形象標簽,而舞臺上的街舞也總是以托馬斯全旋、刷頭風車、倒立手轉等眼花繚亂的動作給人炫酷的“技術風”,而此次匯演的作品炫酷依舊,卻是那麼不同。用彝族煙盒舞等動作元素與街舞融合,借鳥兒相惜相助表達生態環保和自然界真摯情感的《一個都不能少》;將傣族舞的曲掌與Wacking的繞手,三道彎與Breaking融合,表達傣族兒女積極向上歡樂生活的《傣竹林》;藏族舞蹈中的退踏步與Popping,弦子與Locking的基本動作結合,表達藏族人民粗獷豪放凝心聚力的《我愛布達拉》等等,觀眾從肢體語言裏看到了人物形象和豐富情感,思想內涵和人文精神……


  “中國街舞藝術人才培養計劃——舞蹈編創高級研修班”結業匯報演出節目《我愛布達拉》劇照 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提供

  在老師的指導下排練節目《我愛布達拉》 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提供
  “作為舞種,街舞有沒有可能和我們民族的舞蹈結合?能不能和我們民族的文化結合?同時,作為風格性和競技性很強的舞種,有沒有可能創造形象?其實是有疑問的。”馮雙白坦言,國標舞和街舞這樣的以競技取勝的舞種都在做藝術創作探索,這是當下國際上的一種趨勢,但技術規范鮮明的舞蹈如何在創作中理好技術與創造藝術形象的關係,挑戰不言而喻,尤其是對于舶來舞種。但從培訓成果展演中,馮雙白看到了希望。“《一個都不能少》《黃河》《震舞英魂》等作品,都在民族舞蹈或者民族文化元素與街舞律動之間找到了很好的結合點,雖不乏稚嫩與生硬之處,仍不成熟,但讓人看到了可能性,看到了種子,它所爆發出的可能性與想象力也是我原來沒有想象過的。‘黃埔一期’街舞創作的表現讓我們大開腦洞,街舞開了腦洞,傳統也開了腦洞!在全新的時代中,街舞的新時代到來了!”

  在老師的指導下排練節目《傣竹林》 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提供
  在馮雙白看來,我們傳統文化與民族舞蹈傳承一方面要保持它的風格特質,屬性一定要強,但實際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優秀傳統文化、優秀民族民間舞蹈,怎樣完成當代社會語境下的創造性轉化?“像這樣嘗試用一些民族舞蹈和文化元素,將街舞變成新鮮的、中國人自己的街舞——中國街舞,使之和今天的時代精神結合,讓年輕人和孩子更喜歡,這種開拓探索方式反過來也可以為傳統舞蹈編導們打開思路,提供一種啟示。”
  解決“兩層皮”,種下種子,
  讓星星之火去燎原
  讓街舞生出中國之根,這是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自成立並在全國集結“舞林豪傑”建立全國聯盟“正規軍”以來明確並為之努力的目標。比如全國各地街舞聯盟正充分挖掘和吸收各自地域文化,甚至正在試圖與少林功夫、咏春拳、川劇變臉、陜西老腔、地方戲曲等許多傳統文化精粹深度交融。但除了個別優秀舞者的偶爾嘗試有不俗表現,不得不承認,許多街舞人即便是試圖融合,亦是將所謂的創作停留在元素的拼湊、動作的組接、表象的包裝、音樂的置換上,以至于其呈現總是停留在空洞的技術層面,並讓觀者或多或少地感受到街舞與其他藝術種類的“兩層皮”,更別説有像樣的藝術作品問世。



  “中國街舞藝術人才培養計劃——舞蹈編創高級研修班”結業匯報演出節目《萬物生》劇照 中國藝術報記者 喬燕冰 攝
  “這次編導班重點解決的就是‘兩層皮’問題!”編導班授課教師之一、中國歌劇舞劇院舞劇創作藝術指導夏廣興告訴記者,編舞講究捕捉形象,第一步就是抓到一種可能性。比如傣族舞和街舞結合的可能性,先找到情感契合點,再找動作契合點,然後才可能實現兩個舞種結合的完美表現形式。“短短的培訓不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以蒙古族舞、藏族舞、傣族舞、羌族舞,和代表中國古典舞氣質和氣息的中國古典漢唐舞為例,找到與街舞的結合點是可能的。正如一周課程後學員編創的舞蹈作品,這些打開思路的學員回去後就是星星之火,會有一種燎原的力量。”
  畢業于北京舞蹈學院的優秀舞劇演員田洋取中也是此次授課教師之一,為改變街舞與其他舞種往往是生硬結合的現狀,他的課堂中除了教授蒙古族、藏族等民族民間舞元素、風格與街舞的關聯外,他最強調的是情感的表達。“街舞往往單純地停留在技術與動作上,但想真正編創作品,打動觀眾,必須以情感與音樂相結合帶動動作,而不是用動作代表情感,就像優秀的舞劇可以以小故事訴説大情懷。為什麼你看過的街舞,嗨過之後能讓你記住的少之又少,因為它沒有打動你。”田洋取中介紹,現代舞的氣息也是他授課的重點之一。“街舞落地基本是咣咣砸地板聲音,生硬地在跳,不會講究呼吸,跳著也非常累,但其實應該落地時要讓動作毫無痕跡。”

  毛偉偉老師授課現場 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提供
  “我最大的收獲是被徹底地、重重地打擊了,我跳了這麼多年的街舞都白跳了,我連自己民族的東西都沒有融到身體裏!”街舞福建聯盟“王牌嘻帝”街舞培訓連鎖品牌創始人趙煒,此次通過學習及老師指導下編創了融合京劇元素的《震舞英魂》。從小就喜歡戲曲的他對許多戲曲程式動作了然于心,將戲曲與街舞融合想法産生雖早卻鮮有實踐,而此次培訓重新激活了他心中的火種。“我覺得原本的想法應該放大,而且不是僅僅停留在表面形式融合,更應該融合的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體現出中國街舞應該有的樣子。帶著思想回去,現在可以帶著種子回去。”

  在老師的指導下排練節目《火》 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提供
  帶著思想、帶著種子回去,讓星星之火燎原,這樣的效果正是培訓活動舉辦的初衷。中國舞協街舞委員會常務副主任夏銳表示,當下全國聯盟已覆蓋33個省、市、自治區,分布于全國350余個城市,擁有兩百多萬從業者、愛好者過億,以及龐大的産業鏈的中國街舞群體,作為行業協會,要帶領中國街舞積極、健康地持久發展,除了規范行業管理、街舞藝術考級標準、師資標準等外,更要篤志攀登藝術高峰。他透露今年計劃打造中國首部街舞舞劇精品。
  中國舞協分黨組書記、駐會副主席羅斌則強調,街舞本土化、中國化是歷史與現實的必然,文化的相互交融是基本規律,必須因勢利導,助力其良性發展。在此次為學員授課時,他也將重點放在了舞蹈創作的觀念建設上,強調藝術創作是思維成果,而非空洞形式。“此次培訓旨在建立街舞藝術創作的概念,確立觀念到實操多層次的立體思維方式建設,從發生到完整、合理地發展,才能有效地面向未來,這是街舞整體文化發展的必然要求,將左右街舞未來走向與核心價值。”
(編輯:Inforadar)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