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攝影>攝影評論

李舸:攝影的核心價值是培根鑄魂

時間:2019年04月28日 來源:中國攝影家協會 作者:
0

攝影的核心價值是培根鑄魂

——在中國攝影家協會2019全國會員和基層攝影人才首期培訓班(江西鷹潭)上的授課摘錄

中國攝影家協會主席  李舸

(2019年3月29日)

授課現場 

  各位學員、各位同仁:

  大家好!

  很高興在2019年開春第一次中國攝協大培訓,就與江西、浙江、福建三個省的朋友做交流。今天在座的是中國攝協會員,以及各省市攝協的骨幹組織者和優秀創作者,我想跟大家交流的題目是《攝影的核心價值是培根鑄魂》。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總書記看望全國政協文藝界社科界委員,並發表重要講話,提出“四個堅持”的要求,強調文藝在社會發展當中發揮著“培根鑄魂”的重要作用。正本清源、守正創新,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不能沒有靈魂。而文藝工作就屬于培根鑄魂的重要組成部分。

  大家最近都在認真學習,各自也都有深刻領悟。攝影工作者就是要自覺肩負起新時代賦予的使命,用作品體現攝影藝術不可替代的價值,不斷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內涵、藝術價值。

  政治理論學習、思想作風建設,一定要重視,否則在藝術創作上也很難有提升的空間。攝影界有學者説,中國攝影需要平靜如水的影像,更需要平靜如水的攝影人。“平靜如水”在我理解,是內心有豐厚的思想積淀和知識儲備,表現出來的一種平和狀態,內斂低調、謙和待人。而不是咋咋呼呼、盛氣淩人,弄得所到之處雞犬不寧,生怕別人不知道你是所謂的攝影家。

  所以今天我們傳達學習、貫徹落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特別是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文藝工作的重要論述,就是針對大家下一步的藝術創作到底應該朝哪個方向走,應該怎麼走。在座都是有造詣的攝影家、資深的會員,大家可能會在各自的創作中遇到一些問題。比如到了一定程度,怎麼能再往前走一步,或者面對一個新的創意、新的主題,怎樣能表達出更遵從自己內心、更具有思想性,同時更加符合時代需要的藝術形式。我想這些問題需要大家來探討,這也是共同學習的過程。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一

  其實我們苦苦找尋的,恰恰就是“培根鑄魂”。“堅持與時代同步伐,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這四句話確實是高屋建瓴,有很高的政治智慧。那麼具體到我們的藝術創作、社會實踐到底如何落實呢?

  這四句話的四個關鍵詞,就是“時代”、“人民”、“精品”和“明德”。

  第一,堅持與時代同步伐。“文運同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作為黨的文藝工作者,包括新文藝組織和新文藝群體攝影人,我們要怎樣與國家的發展,與時代的需求同步呢?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所謂“為時”、“為事”,就是要發時代之先聲,在時代發展中有所作為。去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各類微信公眾號裏,很多攝影家都展示了自己這幾十年來拍的作品。在梳理過程中,我覺得跟時代同步伐恰恰是一個重要抓手。

  中國攝協去年在國家博物館做了“影像見證40年”大展。那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第一次在國家博物館主辦攝影展,社會各界對這個大展評價還是非常高的。在大展選片過程中,我們發現一個非常突出的特點,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40年,恰恰也是攝影事業發展進步的40年。無論從創作的理念、涉及的題材、呈現的手法上,恰恰都與這40年來國家的發展變化同步。

  其實做改革開放40年這麼大主題的展覽,我作為總策展人壓力還是挺大的,我們廣泛徵集優秀作品。海量的照片經過幾輪篩選,在選片現場,有兩個字我記憶深刻,一個是“過”,一個是“停”。照片在大屏幕上播放,評委只説這兩個字:“過,停”。凡是被喊“過”的作品,也都是攝影人積淀了幾十年的,但為什麼那麼快就被否定呢?説明這些影像沒有打動人、沒有反映時代的變化,甚至有跟風模倣的東西。40年還不是一個很長的歷史進程,很多影像都留不下來,經不住推敲,這個問題要重視。

  我開始檢視自己多年來的創作,到底有多少照片是被別人喊“過”的?有沒有真正能留下來的?評委喊“停”的,讓大家認可的照片一定是跟國家的發展進步,與百姓的生活變遷、情感命運緊密相連。大展開幕後,幾十萬觀眾到國家博物館去看,我們內心還是非常欣慰的。但同時我也在思考,攝影人到底要記錄下什麼樣的影像,才能在歷史長河中讓人記得住。當然,藝術家需要有個性,每個藝術家都有自己的獨特表達,但我認為藝術個性一定是要跟我們當今時代的發展,跟我們當下生活的變遷,跟我們當時思想的感受同步。

  我們開展攝影文化國際合作,跟很多外國攝影機構、攝影家交流,發現一個特別明顯或者特別強烈的信號,就是很多外國攝影師都希望到中國來拍攝創作。因為中國正處在一個深刻變革的社會進程中,處在一個穩步發展的新時代裏。這個階段恰恰是攝影人施展才華、大顯身手的時候。如果對身邊的變化,對國家的發展和時代的進步視而不見,那將錯失良機,説得嚴重些就是失職缺位,我們所生産的影像也沒有能留下來的價值。

  當今中國的新時代,確實給攝影人提供大量的創作題材,但是我們自己是不是把握住了呢?

  我曾與一位著名的外國攝影家交流,他在國外很多重要攝影賽事上擔任評委,發現大多數獲獎、入選、投稿的題材基本上都局限在我們生活內容的20%范圍之內,實際上還有80%的空間沒有被好好利用和開發,也就是説,有80%的題材是我們根本熟視無睹的,這個是很讓人震驚的。

  如果站在歷史的維度,去審視藝術創作,會發現人的藝術創作永遠無法脫離時代的大背景,歷史越久遠,時代的烙印就越深。比如書法,若論法道大致有晉韻、唐風、宋意之説。所謂:雍容晉韻,二王所開創的行書,最具中和之美、從容之韻,還有王珣的《伯遠帖》更是體現晉韻的上乘之作。這些可以説是中國書法史上的高峰,可是這些人物即使再輝煌,也離不開後人把他放在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下的評價。

  前段時間日本在做顏真卿的展,反響很大。顏真卿可以説是初唐四家之後,非常有成就的書法家,他奠定了楷書的規制,即所謂:法度唐風,唐代就是定法度、立標格的時代。對顏真卿,我們也是站在這麼一個大的歷史背景下,對他加以評價和傳承。所以説,任何一個藝術家的藝術創作,如果離開時代的背景,不可能走得很遠,更不可能成為經典。

  今天我不是站在一個多麼高的角度,因為我本身沒有那麼高的理論水平,但是通過學習確實能從中找到一些感悟,那就是記錄時代,書寫時代,謳歌時代。

  第二,堅持以人民為中心。一切成就歸功于人民、一切榮耀歸屬于人民。“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也是攝影創作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有一個比喻,他説人民是歷史的劇中人,也是歷史的劇作者。要從這個角度來説,就有無限的創作空間。“文化文藝工作者要跳出‘身邊的小小的悲歡’,走進實踐深處,觀照人民生活,表達人民心聲,用心用情用功抒寫人民、描繪人民、歌唱人民。”

  “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動心,讓人們的靈魂經受洗禮,讓人們發現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靈的美。”自然的美,不僅僅是風光,更重要的還包括人與自然的關係。至于生活美、心靈美當然更是和生活有關係,跟人有關係的。落實到攝影創作上,要善于關注身邊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普通人,能把新時代追夢人的故事講好,是我們很重要的功課。

  前兩天我參加一家團體會員單位的年度評選,發現投稿作品中,組照的比例很高,單幅的比例偏低。以前也經常遇到此類狀況,甚至有的評選幾乎全是組照,但總體水平不高。什麼原因?就是一部分攝影人不會講故事,不善于講故事,或者不願意講故事,這個是大問題。把故事講好確實是一個基本功。

  第三,堅持以精品奉獻人民。“如果不把心思和精力放在創作精品上,只想著走捷徑、搞速成,是成不了大師、成不了大家的。沒有優秀作品,其他事情搞得再熱鬧、再花哨,那也只是表面文章、過眼煙雲。”

  今天要格外強調精品意識。在座有各級攝協主席、秘書長,都是資深攝影人,如果拿不出精品來,那些初學者,他們跟誰學?朝什麼方向去努力?總書記要求藝術創作要有高原,更要有高峰。也許今天在座各位都居高原之上,但其中有沒有高峰?自己幾十年來拍的照片,哪一幅照片你認為是精品?能立得住?説白了還是要經受時代的檢驗,經得起歷史的淘汰。

  縱觀歷史,有多少人記得那些大藝術家、大文學家、大思想家,他當時的官職有多高?對于大多數歷史人物,能讓後人記住的,一定只是他的藝術成就,他的精深思想,他的崇高品性。中國攝協開主席團會,我就曾經説過,如果真把自己當成一個官,那就是麻煩的開始。

  一個協會的主席,或者主席團成員,首先是服務。藝術家作為個體,也許他不加入任何藝術組織,可以不依靠協會。但是反過來協會如果沒有藝術家,這個協會還有存在的必要嗎?我很清楚自己不是中國攝影界拍照片拍得最好的,但我樂于為大家服務,也願意接受大家的批評。我們這一屆主席團成員都是願意為大家做服務的志同道合的夥伴。我算了一下,自己去年大約有200多天是在基層,大量時間是在縣一級和鄉村裏。前幾天,中國文聯領導到安徽調研,還專門到我們與鄉鎮共建的攝影藝術鄉村了解情況。經過藝術家、鄉村幹部和村民的攜手努力,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裏,從無人問津的偏僻山村到熱門的藝文打卡地,還兩次被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報道。我們想做的就是把藝術基因植入到鄉村去,“藝術喚醒鄉村,文化振興鄉村”。我們一方面要通過攝影提高鄉親們的審美能力,引導大家關注生活、表達態度。另一方面,還要跟農村的産業結構調整結合起來,依托文創提升品牌,借助新媒體電商平臺,把鄉村的獨特物産、手工藝品、傳統文化、美麗風光等一一推介出去,讓農民通過攝影文化産業,實現創業、就業,真正能富裕起來。

  當然這不是今天我們主要談的話題,但通過這些實踐,我認為要想出精品,有兩條路:“能不能解決現實問題,能不能回答現實課題?”要增強“腳力、眼力、腦力、筆力”,這是創作精品力作的前提和基礎。

  第四,堅持用明德引領風尚。明德要求是首次提出,可見用意之深刻,把明德上升到一個更高的高度,表達了黨中央的決心,要求我們在有專業素質和素養之外,還要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多下苦功,多練真功,講品位、講格調、講責任。今天的照片要成為這個時代的影像文獻檔案。如果做不到這一點,那説明作品水準還有待提高。

  “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立德是最高的境界。所謂明德,《大學》語:“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明明德,首先要明大德、立大德。

  歷史先賢早把現在攝影創作的方向、方式、方法闡述得很清楚了:“知止而後有定”,止是什麼,就是要達到至善的境界。“定而後能靜”,就是具備了堅定的志向,你才能夠內心鎮定不躁。有的影友今天拍個這,明天拍個那,説明你還沒定,那就不可能靜,這是必然的邏輯關係。

  所以志向堅定才能有內心的幹凈、寧靜、入境,才不浮躁。“靜而後能安”,才能有更多的時間靜心思考,從而安穩有序地創作。“安而後能慮”,慮就是考慮周詳。可是我們在拍攝的過程中,有多少時間是在“慮”?對于初學者,也許還不太重視“慮”這個概念。但對在座諸位,如果不會慮、不懂得慮、不願意慮的話,那就不可能出精品。“知止”是什麼?就是精品意識。

  精品不能僅僅停留在形式表達層面,更重要的還是我們的思想深度和精神境界。一幅經典的藝術作品,不僅僅代表藝術家的藝術造詣,還能顯示他在那個時代的思想地位、精神引領。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明德的要求,是站在國家治理層面,對文藝工作者提出的高要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反過來邏輯是:要治國先要齊家,想齊家就得修身,修身要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于格物。古人説的非常好,格物就是認識和研究萬事萬物的一種方法態度。對我們來説,是有沒有去研究和認識社會發展規律的意願,如果你這個意願都沒有,只是為了表面的光影、構圖、色彩,是不是淺了一些?今天我還要格外強調:誠其意,正其心,這涉及我們攝影界創作風氣的問題。

  有的人挖空心思想著出新,但卻始終沒有逃出跟風、重復的魔咒。剛才我説了,現在很多照片的題材還只是在社會生活的20%這個圈裏打轉,還有80%的精彩視而不見,這説明我們的眼界還不夠寬、格局還不夠高。有的人為了獵奇,去挖掘那些處在社會邊緣的內容,然後出這樣的標題:最後的XX、遙遠的XX,好像這只有我發現了、我拍完了就永遠消失了。還有人做過拍完照就把拍攝現場給毀了的行徑,這是不自信的表現,當然也有道德問題。

  有些事做得不夠好,那是心態不夠正。如果總以一種盛氣淩人、居高臨下的方式去窺探別人隱私,消費別人的苦難。我覺得這不道德,這更談不上誠其意,正其心。

  學習政治理論,有人覺得很枯燥,但實際上深刻領會,會發現有很多論述都針對具體的創作方法和創作態度。“為時代畫像,為時代立傳,為時代明德”。為時代畫像,針對的就是攝影創作的題材和內容。畫什麼樣的像,從哪個角度去畫是大學問。為時代立傳,針對的就是攝影創作方法和態度問題。黨的十九大之後,中國攝協申報了“影像見證新時代 聚焦扶貧決勝期 2018—2020大型影像跨界駐點調研創作工程”。去年10月17號國家扶貧日,我們在中國文聯做了展演,有圖片實物展覽,也有舞臺上的短片播放和參與者的現場講述,很多人都看得熱淚盈眶,很感動。我們的項目在全國選了17個國家級深度貧困縣,調動了80多位來自不同領域的人士,不光是攝影人,還有文學、音樂、舞蹈、戲劇、美術、民間文藝等門類的文藝工作者,以及社會學、人類學、經濟學專家參與。2018年只是第一年,這個項目要連做三年,目的就是讓攝影人能夠扎扎實實在村裏駐點,把一個村莊或者一戶人家給解析透,按照田野調查的方式去做扶貧問題的研究。一年來,很多主創人員都感覺到真的不一樣,有人説這一年比前十幾年的收獲都大,因為方法很重要。

  為時代明德,實際上解決的是攝影創作的定位和目標問題。明德首先要有高尚的情懷、要有思想的深度。我覺得藝術創作要有最基本的三點:第一,要有強烈地想去表達的衝動。有人説國展馬上開始徵稿了,我現在就有強烈表達願望,要投稿,爭取入選,這不是藝術創作原動力。有評委説過,如果把國展入選,把影賽獲獎,作為你創作的最高目標,路會越走越窄,而且也走不遠。第二,要有深厚的思想積淀,並主動在揭示和評判中去思考當下的社會環境和生存狀態。第三,要有獨特的藝術表達和呈現。獨特有兩個含義,一是視角上獨到,二是思想上獨立。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二

  前段時間召開了全國攝影工作會,今年是中國文聯係統深化改革的推進之年,有很多具體任務等著各位去完成。其中最重要的是會員信息核查、登記問題。有些協會的部分會員處于失聯狀態,所謂“連長找不到兵”。我們下一步要建立更加科學有效的會員管理機制,還要建立會員藝術檔案,目的就是要充分展示和推介攝影家的作品,能夠在中國攝影家協會這個國家級平臺上,或者在國際文化藝術交流舞臺上幫助攝影家實現藝術理想、藝術夢想和藝術價值。

  如何入會是很多影友非常關心的問題,好多人認為自己夠分了就一定能入會。其實夠分只是説明你具備了申報的資格,還要經過嚴格的專業評審。但我們絕對不會打擊大家的積極性,會努力給大家營造上升的空間和平臺。反過來,如果有人覺得自己已經入會了,就功成名就了,多年不進行攝影創作,還有打著會員的招牌行為不端的,我們也要採取督促和懲戒措施。福建省攝影家協會在推進會員管理改革方面給大家提供了良好示范,就是實行了會員名銜制。

  下一步中國攝協要做的另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係列活動,這又給攝影人一個非常好的梳理藝術創作的理由。在這麼重要的歷史節點上,好好琢磨琢磨,這一二十年、二三十年、三四十年都拍了什麼,把自己的照片都翻出來看一看。

  我相信在這個過程中,一定會有收獲。每次看自己拍的照片都會有提高,當年被淘汰的底片,現在看著還挺是有味兒,當時覺得特別好的,現在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這也許説明我們在進步。

  我是從一個愛好者一步步成長為專業攝影師的。到《人民日報》工作6、7年後,我才敢試著去參加一些比賽。去年底,我參加一個機構搞的十佳攝影師評選,發現有幾個作者的自述寫到:幾個月前剛買了單反相機,或者去年才開始學習攝影。初學攝影就敢參加年度十佳攝影師評選,我當年是沒這個勇氣的。我到現在為止,也不敢出畫冊,因為覺得自己這麼多年始終處在不斷學習、不斷提高的過程,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否定自己,也會有很多新的認知。因為是媒體記者出身,對印刷,對紙張,有一種莫名的敬畏,自己認為不夠好的東西,隨便印刷成冊,總感到是一種不尊重。

  真正的藝術家不是當個會員、獲個獎項、出本畫冊、辦個展覽就自動生成的,也不是搞個培訓班,辦幾次活動就打造出來的。藝術家是靠自己內心的力量成長起來,跟外界有關係,但也不是百分之百都發生關係。所以藝術創作還關乎自我的思想境界和理想追求。

  我總是設想,什麼時候參加攝影創作活動,大家都不急舉相機拍攝,而是心正、意誠地定而後能靜,靜而後能慮,那也許攝影事業的大發展才真正到來。現在技術的發展,設備的更新來得太頻繁,反而讓大家覺得攝影太容易了。

  前段時間我出差,碰到一位地方領導。他説,攝影太容易了,人人都可以成為藝術家。我感覺這話不大對,現在最便捷的寫字方式是拿圓珠筆寫,圓珠筆滑溜又不用吸墨水,但圓珠筆寫出的漢字是藝術嗎?即使拿毛筆寫出的字就是藝術?都不一定夠不上。書法才是藝術,書法強調的是法。人民日報社老社長邵華澤是書法家,有一天邵社長把我叫到他辦公室,送我一本帖。那是他父親寫的,叫法書,這才是最高境界。剛才説唐風定法度,書法最重要的是筆法、墨法、章法。“融”不就是從比我們歷史悠久的,比我們思想深厚的,比我們理論扎實的藝術門類,找到一些借鑒嗎。我們現在太過于強調設備屬性、技術屬性,所以忽略了很多東西。

  中國文聯主席鐵凝的隨筆集《以蓄滿淚水的雙眼為耳》,記錄了她的履職、創作和人生感悟,我讀了感覺很平實。我是一個新主席,剛開始對文聯和協會的很多工作程序和履職規定不了解,恰恰是文聯的朋友推薦我讀這本書,使我受益匪淺。

  今天來跟大家分享讀後感,這跟我們的創作有關,更跟我們的生活方式有關。

  我感觸最深的是這幾個關鍵詞:

  快樂。快樂有三:身體的快樂、人際交往的快樂、精神的快樂。人民日報攝影部現有在編人員6位,可退休的老記者有14位,每年春節前我都盡可能地把報社發的慰問金挨個送到各位老先生家裏,因為這些老先生對我都有恩。我剛到人民日報社的時候,他們是手把手教我的老師,現在雖年事已高但個個身體好。我去他們家經常找不到人,一問,出去拍照了。就是搞攝影的快樂。再看看攝影圈人際交往的快樂,在座兩三百人,來自不同領域、不同行業、不同地區五花八門。我們搞培訓也是給大家提供一個交流機會。最後更重要的是精神快樂,因為之前已經表達過很多這方面的觀點,就不詳細説了。

  德國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大文豪黑塞説:“今天當我們小心翼翼地翻閱著自己生平的畫冊時,禁不住驚嘆:我們能躲開追逐和奔波而獲得靜心養性的生活該是多麼美好。”我覺得人生難得平和的心態。如果一天到晚躁動不安,我不認為這個藝術家能夠出多麼好的作品。

  修行。攝影是一種智慧的修行,拍照的過程,就是觀察生活、體驗生活,就是修行。我的創作重點始終在中國鄉村,遊走其間,我發現祠堂是最重要的文化載體之一,但現在好多祠堂沒有了,從某種意義上説是切斷了人與鄉土的情感關聯,失去了文化聚合的平臺。我們的傳統文化體係強調的是家庭本位、宗親本位。有攝影家探討紀實攝影中關于鄉土的題材,對人道主義、人文主義談了些觀點,我覺得他説的很有道理。什麼是人文?這個概念其實有多種解釋和説法。我覺得追根溯源人文這個概念就是《易經》中的一句話:“剛柔交錯,天文也;文明以止,人文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文明以止,這就是中華文明得以代代相傳,沒有中斷的重要核心和精華。“文明以止”套到攝影上特別貼切,我們常説:人文攝影、人文紀實、人文影像。不是你拍了人就是人文,也不是你拍了人與事、與物之間的變化、變遷,就是人文。首先是“止”,知止而後能定。從字意上講“止”是什麼?“止”有“點到為止”、“適可而止”之説,分寸、法度、意境也許都表現了,所以説“知止”是一種境界。但從另一角度來説,“止”也是對自己的約束,止其所當止。自己的言行能不能如日月天地般光輝所匯聚成正能量,通過禮樂的方式去影響一個民族,一個家庭,或者自己身邊的人和後代。就是所謂的德行,是真正人文精神的核心。

  攝影人出去創作,如果動機不純,拍得再好也不是人文。解海龍的人文主義精神到了相當高的境界,他所有關于希望工程的攝影創作,從最初想去突破自己過去的影像,在夾縫中求生存,到後來成為影響整個社會的公益事業,現在做了30多年,這就是人文精神最恰當的體現。可是反觀有些人,當把一個苦難的孩子拍在畫面上獲大獎的時候,有沒有想到這對孩子會産生什麼樣的影響?去那些人跡罕至的少數民族鄉村,有沒有想會不會打擾人家的寧靜生活?如果想成為真正的藝術家,想成為讓人家尊重的人,這都是需要好好思考的。

  人世間的修行,強調精神上的喜樂,就需要自由自在地于欣賞和愛中獲得。拍照片首先就是一種欣賞和愛的表達方式。有人説幫助別人,內心很快樂,把關愛別人融在自己的血液中,才是更高層次的修行。

  閱讀。“技術的戰車把數碼技術送進人間,使昔日紙面凝聚的諸多藝術神性不斷被界面顛覆和碾壓。”這話放到攝影領域也很精準,通過手機小屏幕、電腦中屏幕、投影大屏幕所展示的照片,更多的是娛樂性質,還不全是嚴肅的藝術呈現。

  為什麼到今天為止,中國攝協的金像獎、國展還堅持紙質作品投稿?就是要強調呈現的重要性,強調藝術創作的完整性。“個性化制作、視覺化呈現、互動化傳播。”去年第12屆金像獎作品展,中國攝協推出一種新形式,讓獲獎者自己去放大制作展品,結果展出效果非常好。因為每一個作者都努力把自己的藝術理念融入到作品中,並準確呈現出來。當然,當代藝術中也有通過電子、流動介質等各形式,甚至以不強調成像只注重觀看的方式來表達。但是對于普遍情況,或者對大部分人來説,紙面的神聖性是不能被剝奪的。

  還有就是“讀圖時代”這個詞。有人説現在進入讀圖時代了,大家都開始重視攝影了。目前人民日報社與中國攝影家協會無縫對接、戰略合作,確實把攝影提到一個相當的高度。前段時間,中宣部還專門組織召開關于攝影工作的重要會議,説明我們到了一個新的歷史機遇期。但從另一個角度看“讀圖”,可不能自我膨脹。“看圖被稱為讀圖,而這裏的讀不再意味著欣賞的深度,眼睛在網上快速便捷地暴走,損失的恰恰是時間的縱深和歷史的厚重。”每天海量的照片瀏覽,有幾張能被記住?有幾張照片讓人們有深刻的領悟和感受,估計少而又少。

  書中説,解決這個問題要做兩件事:

  “第一,一定要在有限的時間裏多做自己想做的。”我認為人生最大的幸事,是人在離開這個世界的前夕,還在為自己喜歡的事兒忙碌著。攝影也許能給大家提供這樣一種境界。只要有條件,我們時刻都可以做與攝影有關的事。我拍照往往是在出差的路上,在高鐵站、飛機場,拍了很多有意思的照片。關鍵是我知道拍什麼,要截取生活中的哪一個片段留下,所以每每拍得津津有味。我除了拍照以外,還盡量多去學習,多去嘗試不同的藝術門類,這是希望給自己的藝術思維注入些強心劑。

  “第二,心裏一定要住著老師。”我現在做主席,內心卻越來越感到恐慌,是“本領恐慌”。我越覺得畏懼,就越想去多學習,越覺得我內心住著一位老師是多麼重要。“無論我們的日歷年齡如何快速疊加,因為心裏有老師,所以那些虛妄和焦慮便擠不進來。"

  剛才我説攝影是方法論,其實攝影還是學習的理由。我曾經非常熱衷拍某一類題材,正因為接觸了,並想深入了,才有理由和動力去學習、鑽研這一題材背後的歷史文化知識,以及相關的學術動態。

  通過攝影,這些年我學了很多知識。因為過去你不涉及到某類題材,就不想著去學習,真把一本書放在你面前,也看不進去。但是當你通過攝影關注某類題材,你就願意去讀書,有興趣去讀書。

  攝影是不經意間的閱讀。我認為閱讀不僅僅指的是讀書,還是閱讀生活、閱讀人生。所以“不經意間的閱讀往往改變一個人的氣質,不斷擦亮你注視生活的目光。”我現在覺得自己逐漸有底氣了,因為學習到了很多知識、積累了很多見識,當然底氣不等于氣質,但是確實能改變氣質。

  藝術。“藝術照亮思想的表情,照亮人心深處那些被忽略的轟鳴和皺褶”。我們總説拍照片拍表情,甚至有人一拍人物就説:“你笑一個",這是最粗淺對表情的理解,我覺得思想的表情才最重要。藝術的重要功課在于提煉,出自生活卻高于生活。藝術的提煉,就是精品意識。

  “藝術是燈,或許它的光亮並不耀眼,但即使燈光如豆,若能照亮人心,照亮思想的表情,它就具備永遠打不倒的價值。”搞經濟的人是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經濟發展確實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提升我們的生活質量。但僅僅這些不夠,還要重視和尊重藝術工作者,還要注重思想的力量,一個民族才能具備“打不倒的價值”。

  獨立。獨立對我們攝影人來説格外重要。人類都長得差不多,男女老少的五官、四肢差別不大,但是每個人的生活都不一樣,即使雙胞胎的生活也不可能一樣。可是為什麼很多影像都同質化?跟風、模倣,甚至是剽竊。因為沒有獨立的思想評判,沒有獨立的藝術人格。“影像的力量來自于給人心靈垂直打擊的思想的力量。”如果沒有思想做支撐,你的作品就蒼白無力。“在眾聲喧嘩的多彩時代,我們制造出的圖像,是不是能夠留下自己的痕跡?”如果沒有自己的痕跡,總跟著別人走,這樣的藝術人生是蒼白的。拍照片也一樣,“只有那些真正直面並穿越艱難的圖像,才有可能將屬于自己的痕跡,長久地澆鑄在歷史的精神深處”。現在“大師”滿天飛,還有“大咖”“大腕”。但這些“大”都是別人有目的加給你的,這些“大”很難長久,更不可能跟著你一輩子。人只有時刻保持獨立、清醒,才能交到真朋友,也才能在學習交流中不斷前行。

  謙遜。“藝術應該是一所教導謙遜的學校,它終生教導我們如何理解自己,並且有能力欣賞他者。謙遜並不是自卑,它內含著開放、自省與自信,當我們有能力與不同文化相互凝視和傾聽的時候,這凝視和傾聽會喚起我們對自身新的發現,對世界不斷的追問,對生活永遠的敏感,對人類深沉的同情心和愛,喚起我們在渾厚、斑駁的現實中積蓄明澄而樂觀的能量。”

  説到底,謙遜是欣賞的通行證。而每一次欣賞,其實都是為了更深入地認識和理解人生的價值、歷史的進程。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以攝影的名義,更響亮地回應現實問題,回答現實課題。這便是攝影藝術于社會發展的真正意義。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李舸 《原鄉》係列攝影作品 

(編輯:白安琪)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