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書法>書法人物

灑向毫端都是愛

時間:2020年09月18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青未了
0

李彬書法作品

  李彬是我的朋友。我問他的書法成就之路,他就説了一個字:“愛” 。

  李彬出生在長江下遊無為縣的一個書香之家,父親是遠近聞名的中醫,母親是一名人民教師。在那個人人都羨慕吃公家飯的年代,父親的從醫之路卻是一直走在基層,先從蕪湖到了無為,最後幹脆到了老家的農村,這裏的鄉親們最需要他。他在當地創建了一些衛生室,培訓了很多的赤腳醫生。父親有行醫的祖傳秘笈,還有自己的一套手抄本醫書,包括《湯頭歌》 《藥性賦》 《瀕湖脈學》 《傷寒論》等。這些用毛筆小楷、行書寫就的醫書,既是父親行醫的寶典,也是影響李彬最早學寫毛筆字的范本。

  李彬六七歲的時候,經常看著父親給來診病的鄉親開中醫處方,耳濡目染,他開始對父親寫字的用筆布局産生了興趣。在當地,人們稱醫生為先生。在他們看來,李彬的父親不僅醫術好,還是一個無所不能的文化人。寫春聯、喜帖,這些用書動筆的事,鄉親們都請他幫忙。父親也樂此不疲,凡是對鄉親們有益、有用的事,他從不推脫,極其認真。這些事都深深地印在了李彬幼小的心靈裏。後來,父親寫春聯忙不過來時,他也踏著凳子刷上幾副,先是寫藥方對聯“撥雲晴曬藥,明月夜燒丹”“一片仁心昭萬古,千方妙藥救群生” ……寫得好的貼大門上,差一點的貼在藥櫥上。還有一些更好的,則送給鄉親們帶去新春的歡樂。他還學著父親的樣子用手裁紙,練就比刀子裁得還要整齊的功夫。有時桌子不夠用,兩個人一牽紙,李彬就直接在上面懸紙寫。父親常和他説,寫好字就像人穿上好的大褂子一樣,走到哪裏都給人幹凈整齊的感覺,讓人神清氣爽。父親的這些話讓李彬記在心裏,埋下了熱愛書法的種子。

  20世紀70年代初,父親給他弄來了一本柳公權的《玄秘塔碑》 ,李彬就在這碑帖中練點畫、學結體,並把這些技藝運用到鋼筆字中。因為字寫得好,在學校他經常受到老師的表揚,後來到了司法係統工作,也是各部門爭要的對象。

  李彬的家鄉無為縣是米芾曾經做過“知軍”的地方,至今還留有米公祠、墨池、投硯亭等人文景觀。祠內有米芾的書齋“寶晉齋” ,內藏米芾的《題李公麟陽關圖》《禦制文宣王碑》 。其他如宋徽宗趙佶的《唐十八學士》 、蘇軾的《大方廣圓覺修多羅了義經》 、黃庭堅的《梅花詩》 、董其昌的《小樓刻燭》 、宋克的《識吳鎮畫》 、唐寅的《次張體仁聯句韻》等皆是珍品。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裏是李彬經常流連忘返的地方,他的書法之路也深受米芾諸先賢遺風影響。

  20世紀90年代,安徽書法家張學群組織策劃了一次安徽省司法行政係統書法展,李彬獲得了書法一等獎。張學群鼓勵李彬,還和他講了臨帖師古的體會。此後,李彬進一步涉獵各類碑帖,還到北京參加了專題書法學習,聆聽沈鵬、劉炳森、李鐸、林岫等書法大家的講課,還特意拜訪了啟功先生。這些現當代書法大家們對傳統文化的熱愛和傳承之法,讓他對書法本質有了新的認知。

  李彬開始研讀歷史,追尋各類書體的宗源,如饑似渴地從雄渾的秦漢篆隸、散淡的魏晉行草中汲取營養,讀書寫字成了他生活的重要組成部分,滲透到他的生命中。當各類好評紛至沓來,但他卻深感“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 2004年,他因為熱愛書法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報考了北大金開誠和王岳川兩位創辦的北大首屆書法碩士研究生班。

  一份錄取通知書,開啟了李彬奔向書法藝術高峰的北漂獨行者生活。短短兩年的學習生涯,他有幸受教于李學勤、文懷沙、任繼愈、湯一介、金開誠、歐陽中石、沈鵬、王岳川、曹寶麟等書法大家。他對篆、隸、楷、行、草追根溯源,學帖重碑、技道並行。以線條的質感為基礎,尚韻、尚雅,唯真、唯美,小字求精到,大字求氣勢。單字筆筆到位,整體上下呼應,張合有度,布局大氣。對書法用墨的濃淡幹濕枯潤也極為講究,每幅作品都浸透著他對章法的悟道和創新。

  我問過李彬,字寫得好是你人生追求的終極目標嗎?他説不然。他認為書法是漢字文化最顯性標志,是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重要載體,我們傳承和弘揚書法藝術,在于讓書法有益,有用。從書法的發展史來看,每一種書法的出現都是和當時社會發展,特別是生産力的水平有一定關係。我們學書法、教書法,就是讓書法對社會文明有益、對人民群眾的生産生活有用,他旗幟鮮明地反對那些醜書、怪書。他現在是北京大學書法研究所研究員,又擔綱書法教學任務,但從不認為書法是站在象牙塔尖上。凡是具有社會正能量的活動他都積極參加,學校企業邀請他參加,下鄉送春聯他也參加。藝術牌匾他寫,校名廠名他也寫,甚至農民專業合作社的商標他也寫。近20年來,他的足跡、墨跡遍布大江南北、長城內外,這些都是愛的印痕。李彬還在一次義務教學中獲悉學校教學設備不足,並不富裕的他捐資14萬元給學校添置了教學設備。他還有一個小小的心願,在全國巡回辦展講學,義務培訓書法藝術,對青年一代言傳身教,使書法藝術得以薪火相傳。現在書法進課堂由呼吁變成了現實,堅信傳統的書法文化一定會進入到一代又一代青年的血脈和視野,陶冶他們的精神情操。

  丹麥童話作家安徒生説過,藝術的道路總是經過一個灼熱的梯子而通到天上的。李彬走向書法高峰的梯子,就是對書法藝術的摯愛、對生活的摯愛,對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摯愛。“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 ”愛,是李彬書法藝術的活水源頭與不竭動力。

(編輯:包夢暄)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