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專題>2017>網絡影視人才培訓班>培訓課程

故事、人物與戲劇性

時間:2018年01月05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

  教師介紹 

  路海波,中央戲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戲劇影視理論家。中國電影審查委員會委員,中宣部文藝局專家組成員,中國視協理事。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中國電影華表獎、中國電影金雞獎、中國電視飛天獎、中國電視金鷹獎、夏衍杯中國電影優秀劇本獎評委。出版專著《電視劇編劇技巧》《電視劇美學》《戲劇管理》;主編中央戲劇學院影視專業本科係列叢書《電影編劇基礎》等15本。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文藝報、電影藝術、當代電影、戲劇等報刊雜志發表專業論文及評論百多萬字。

  課程簡介 

  題目:故事、人物與戲劇性

  電影的本質或本性是用動作講故事。故事、人物與戲劇性的關係是什麼?人物與故事如何互相成全?故事的戲劇性中心是什麼?情景在故事中能起到怎樣的作用?最終,我們又如何綜合以上所有因素,講好一個故事?

故事、人物與戲劇性

路海波

  在講故事人、物和戲劇性之前,我想先談幾點看法,第一是電影一定要講一個好故事。第二是電影要講一個有思想的好故事。第三是微電影裏可以有大的情懷、大的格局。

  講故事是人的天性。北京電影學院和中央戲劇學院招生口試的時候,其中有一門考試就是編講故事,通過對考生這方面能力的測試,來甄別什麼樣的考生是有培養前途、有潛力的,這是很重要的一個事情。這是第一點,要學會講故事。

  第二點,要講一個有思想的好故事。希區柯克講過“電影就是應該講一個有思想的好故事”,北京電影學院、中央戲劇學院培養導演的課,最開始入門就是用圖片來講故事,用8幅到12幅照片來講故事,分別用不同的景別,全景、中景、近景、特寫,來表現對細節的關注,對表情的關注。我們看很多美國電影,包括格裏菲思的《黨同伐異》和《一個國家的誕生》裏面都有那樣的細節。著名的“一分鐘營救”——一個人在法庭上被判死刑了,另外一個人要來救他,雙線並進敘事,來回的交叉剪輯,那個人因為緊張使勁絞自己的手指,都是電影中慣用的手法,所以細節一定要關注。

  第三點,微電影裏可以有大的情懷、大的格局。微電影裏可以有大情懷、大格局,微電影也可以培養出大導演,世界級的導演。大家比較熟悉的斯皮爾伯格,他的《大白鯊》《侏羅紀公園》《第三類接觸》都非常優秀,後來他又拍了《辛德勒的名單》《拯救大兵瑞恩》,成為當之無愧的大師。但是斯皮爾伯格13歲就用他父親的一個八方眼的攝影機拍了第一部短片,然後才開始拍長片。國內導演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大家都知道《畫皮》的導演烏爾善,是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廣告導演,他畢業之後拍了一百多個廣告,然後才有人去請他拍故事片。當然了,舉賢不避親,我兒子路陽,《繡春刀》的導演,也是拍短片出來的。

  電影要講好故事,好好講故事,一個好的電影一定要創意。創是要創造,創造要靠你的想象力,靠你的生活積累,首先要感動自己,然後感動觀眾,這是創字的含義。意是意義、意韻、意味,我們經常講一句話叫“有意味的形式”,這個形式要有意味和意境,要會講,要講好,最後結果也是大家覺得你這個故事講的很好,肯定是有味道、有意味的。

  我今天在網上找到了一篇文章,中國藝術研究院教授賈磊磊和《繡春刀2》的導演路陽有一個對談,關于《繡春刀》、關于武俠電影如何創新,做一個電影劇本到底是從概念還是從故事還是從人物出發,裏面有很多東西講的特別特別細。包括做一個電影,要求你有工匠精神,用一種什麼樣的態度來創作也很重要。他們探討得非常細,我很受教育。其中包括劇本創作出來以後,美術和攝影指導要去看景,看景以後回來跟劇本對,美術指導要出美術圖,這個圖對房間的尺寸、屋裏家具的擺設,道具的尺寸都有要求,這樣攝影指導才能預先設計鏡頭,包括調度的角度、鏡頭景別。否則要麼不是穿幫了,就是施展不開了,要麼就是感覺不對了,這裏面有很多特別細的東西。所以寫電影劇本,包括導演什麼時候介入,導演和攝影、美術什麼時候能夠合作,都給我們很多啟發,我覺得這是很專業化的。

  我們重新回到創作的本體,怎麼講好電影故事,怎麼重視人物,戲劇性在處理好人物關係、編好故事裏有什麼樣積極的意義。首先電影本質是用動作講故事。創作是一個復雜的過程,甘苦自知。著名的美國劇作理論家喬治·貝克在他的經典著作《戲劇橋》裏講,電影是用人物的行為和動作來講故事,塑造人物形象,表現情感,傳達思想寓教于樂。好萊塢的一些經典的商業大片,無論是變形金剛係列、速度與激情係列、星球大戰係列、美國隊長係列、鋼鐵俠係列、哈利波特係列、指環王係列,哪個不是以動作見長,當然好萊塢成功就成功在他把動作和人物性格的塑造和人物情感的描寫有機地融合在了一起,這一點是我們目前很難望其項背的,做不到的,我們的差距也在這。

  對電影做一下大致的分類。第一種是藝術片、文藝片,文藝片又分為藝術片和實驗片,這是比較小眾的,一種是強調藝術上的創新,像實驗電影,像歐洲的一些國家藝術創新傳統比較悠久,經常會有一些藝術實驗類的電影,可能有的時候比較難懂一些,隱喻比較多;第二種是類型片,工業化的定制,根據不同的受眾需要,拍出不同的類型來。有的人喜歡喜劇,有的人喜歡鬼片,美國很多僵屍片、災難片,像自然災害、颶風、海嘯、火災等等,還有就是像懸疑片、驚悚片,希區柯克擅長拍的這種電影。我們國家這些年電影市場比較繁榮,也出現很多這樣的類型片,例如福建恒業出品的《京城八十一號》,今年也出了第二部。孤島係列、密室係列、碟仙係列,這類影片在中國受到某些社會條件的限制,目前不是很成熟,因為不能直接説鬼,所以這類片子如果涉及到鬼怪,或者是一場夢,或者説是神經病、精神錯亂或服了某種魔幻藥。

  我們再説到故事性。美國學者哈迪森在《走入迷宮》裏説,“電影吸引大部分觀眾進入影院的主要因素是電影的故事性。故事是電影最使人著迷的地方,所以希區柯克認為,電影就是講一個有思想的好故事,電影和戲劇去除了枯燥、無味的生活。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説,大部分耳熟能詳的電影都有好故事,這是毋庸置疑的。

  再説人物。人物和故事同樣重要,是互相承接的,有故事沒有人物,故事是空的;有人物沒有故事等于沒有人物。故事是人物的載體,故事是人物命運變化的載體,故事是人物成長的載體,故事也是英雄成長的載體。故事是一個野心家,從一個英雄因為野心的滋生、發芽、膨脹最後做出了一些反生命的、反人類的、反正義的一些事情,所以最後走向了滅亡。我們看莎士比亞的悲劇,比如麥克白的死,他本身是一個護國的功臣,受了女巫的蠱惑,野心膨脹害死了國王,最後引起了正義的人民圍剿。他説了一句經典的臺詞:“我走到今天這個權利的寶座是踩著血過來的,我想回頭也不可能,回頭也得踩著血回去。”這些經典的作品告訴我們什麼?就是人物,性格就是命運。

  怎麼來刻畫人物呢?套用專業的術語,寫劇本經常要講人物設計、人物關係設計。人物設計有三要素,第一是形象的種子,所謂形象的種子就是一部戲或者一部好電影通過某一個細節或者某一個形象能夠聯想到,或是能夠把戲的主題升華出來,這就叫形象的種子。第二是生動具體的戲劇情景。任何故事因為包含了人物和人物命運,必須要有具體的情景,情景指社會環境,具體的人物關係,這就是戲劇情景。好的故事都會涉及到具體的人物關係,我們講的情感無非是講愛情、親情、友情等等。《戀愛中的城市》中,楊冪和小強盜邂逅,兩個人産生了很有意思的關聯、矛盾衝突。親情對應的是家庭,友情對應的是朋友。夥伴的感情可能來源于職場,戰友的情意來源于戰場,都有具體的人物關係、具體的深層環境。第三是事件,突發事件或者是插入事件,任何故事都離不開突發事件、插入事件對人物關係的撞擊,把人物關係給打亂了,把原來人物關係的平衡給打破了,迫使人物關係裏面的人物或者是某一方要採取選擇,要採取行動。

  人物關係、戲劇情景、人物關係矛盾構成了戲劇衝突,構成了動作和反動作的鏈條,于是我們説三個女人一臺戲,二虎相爭必有一傷,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等等,都給我們一個重要的啟發。所以寫故事特別注重如何來解構人物關係,人物必然和其他人物發生這樣那樣的聯絡、聯係、勾連,潛在矛盾構成戲劇衝突,然後有戲。剛才講的《戀愛中的城市》的例子就是這樣。

(編輯:王渝)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