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楊鳳一:不斷出人出戲 昆曲才有未來

時間:2016年04月21日來源:作者:

  本臺記者邵莉 尹一男 北京電視臺邵小白

2015 年10 月21 日,央視三套《文化十分》欄目播出,時長7 分15 秒。

  【導語】被譽為“百戲之祖”的昆曲,在2001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第一批“人類口頭與非物質文化遺産代表作”名錄。然而受市場經濟大潮衝擊,十多年間昆曲的傳承卻步履維艱,昆曲國家級傳承人的楊鳳一,在寂寞的舞臺與紅火的影視劇中她選擇了舞臺;作為劇院領導,在她又在她演藝生涯最輝煌時退居幕後甘做栽培後人的園丁。日前楊鳳一獲得“第四屆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這個榮譽背後,是她對昆曲的熱愛、堅守和期待。

  【紀實同期】(北方昆曲劇院破舊的門牌)

  【正文】

  北方昆曲劇院,位于北京陶然亭附近,見到楊鳳一時,她正在排練廳指導學生排練昆曲劇目《白蛇傳》。

  【紀實同期】楊鳳一

  希望給年輕人多增加一些壓力……

  【正文】

  在北方昆曲劇院的排練廳裏,這塊紅色標語牌顯的格外醒目。近年來,昆曲觀眾越來越多,這也讓北昆逐漸為人所知。而鮮有人知的是,每年上百場的演出,都是在這有些簡陋的環境中排練出來的。2015年的夏天,對于楊鳳一來説,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時月。北方昆曲劇院即將迎來院址改造工程。同時,歷時三年精心打磨的昆劇電影《紅樓夢》拉開在全國公映的序幕。

  (紅樓夢片花)“原來好便是了……你因何到此,……尋訪故人,”

  昆劇電影《紅樓夢》在2013年獲得了金雞百花最佳戲曲片獎,去年12月又在第12屆摩納哥國際電影節上斬獲最佳影片天使獎,以及最佳原創音樂獎和最佳服裝造型獎等三項大獎。摩納哥國際電影節的評審團認為“昆劇電影《紅樓夢》用現代電影手法,將600多年的中國昆曲和200多年的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完美融合” ,面對這份評價,作為電影總制片人、北方昆曲劇院院長楊鳳一認為昆劇電影《紅樓夢》最重要的是向世人展示了昆曲的原汁原味。

  【同期】北方昆曲劇院院長 楊鳳一

  《紅樓夢》其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昆曲《紅樓夢》裏我們的所有的唱腔,都是原汁原味的昆曲唱腔,曲牌題,那麼我們的伴奏,民樂。同時呢,我們只是在服化道,布景、服裝,包括音樂方面,給它豐富了,那麼在視覺上,可看性更強了,在聽覺上可聽的就是更讓人感覺抒情了。

  【正文】

  昆劇電影《紅樓夢》來源于舞臺劇,片中演員全部是舞臺劇《紅樓夢》的原班人馬,劇中王熙鳳一角兒,導演原本力邀楊鳳一飾演,但最終卻楊鳳一拒絕了。

  【同期】北方昆曲劇院院長 楊鳳一

  《紅樓夢》裏有一個角色,王熙鳳,導演非得讓我來,導演説,就你適合這個人物。但是,我不能,因為如果説我要利用我院長的身份,排一些我的戲,那勢必我要擋住了別人,青年演員很多的機會。

  【正文】

  正是這種放棄和轉換,楊鳳一為劇團的年輕人搭建了快速成長的舞臺,北方昆曲劇院人才輩出、精品佳作層出不窮。

  楊鳳一在北昆有著“拼命三郎”的稱號,只要是認定的事就不回頭。1982年不到20歲的楊鳳一從中國戲曲學院畢業後就分配到北方昆曲劇院,但是當時整個戲曲行業不景氣、人才流失嚴重,再加上作為新人很難主演大戲,覺得個人發展的希望不大,楊鳳一就一直接拍電影電視。楊鳳一在電影電視演藝領域風生水起的時候,北昆開始提拔年輕人在舞臺上擔當重要角色。憑借扎實的基本功,楊鳳一有了在昆曲舞臺上挑大梁的機會。

  【同期】北方昆曲劇院院長 楊鳳一

  因為那個時候,1990年的時候,戲曲人才流失非常嚴重,而且戲曲演員的待遇非常低,低得可怕。

  因為那個時候拍一部電影可以説能等同于我幾年的工資,那個時候院長很重視我,給我機會,讓我演習,讓我在舞臺上展示我一生的武藝,展示我的才能,所以説從2009年開始,我拒絕了一切,一切的片約,不管電影電視劇。

  【正文】

  抵住誘惑的楊鳳一,在外人看來實現了華麗轉身,由一名潛力無限的影視新星,

  “重拾舊業”登上昆曲表演的舞臺。1990年,北方昆曲劇院要重排昆曲大戲《夕鶴》。

  楊鳳一毛遂自薦,擔綱主演阿慈。這是一部文戲,對于擅長武戲的楊鳳一來説無疑是一個巨大挑戰。

  【同期】北方昆曲劇院院長 楊鳳一

  其實當時排《夕鶴》的時候,所有劇院上上下下都不看好我,“她行嗎?她能來嗎?”全是這樣的疑問。對我來説,挑戰的極限,就是唱念的高音,一個腔它會從低八度一下子上到高八度,這就是一種昆曲的對一個演員來説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正文】

  憑著一股韌勁兒,楊鳳一咬牙進行了3個月的封閉訓練,《夕鶴》公演後得到了同行的好評,同時也因為主演《夕鶴》獲得了中國第四屆戲劇節優秀表演獎。由此楊鳳一逐漸形成了大氣、典雅、深厚而獨特的表演風格。塑造了明珠公主、百花公主、白娘子、鐘離春、虞姬等一個個鮮活的人物形象。2009年楊鳳一被推選為北昆的院長,

  而此時的她正值一個演員的黃金年齡,但是楊鳳一又再次毅然做了抉擇,不再出演任何角色。

  【同期】北方昆曲劇院院長 楊鳳一

  我40多歲的年齡,在風華正茂的年齡段,那麼在風華正茂的這樣一個年齡段,讓你退出舞臺,這樣一種真的説是對一個演員來説是一種痛苦的選擇,抉擇吧。又一次戰勝了自我。真的是徹底的放棄, 你要不然就是不當院團長,就踏踏實實的就演戲,你要不然就是踏踏實實就當院長,你如果要是説腳踩兩只船你兩邊都顧不好,這是我的最大的體會,

  【正文】

  一上任,楊鳳一就提出了,要讓昆曲煥發生機、劇院要發展就必須出人出戲。楊鳳一沒有失言,上任頭一年,就排演了4臺大戲《牡丹亭》、《西廂記》、《長生殿》、《義俠記》,全部是由平均年齡在25歲左右的年輕人主演。之後又相繼創排了《憐香伴》、《續琵琶》、《琵琶記》與《白蛇傳》等眾多劇作;大型原創昆劇《紅樓夢》更是北昆的嘔心瀝血之作,該劇榮獲了文華大獎、國家舞臺藝術精品工程、中國戲曲學會等的諸多獎項。

  【同期】北方昆曲劇院院長 楊鳳一

  八出戲全部由三十歲以下的年輕人,八個年輕演員,一個比一個亮麗,而且功夫一個比一個好,我那種心理又美,這個字我覺得都表達不出那種,我內心的一種欣慰一種自豪,還有一種自我價值的一種體現,這種選擇,真的對我來説,我覺得值得。

  【編後】楊鳳一説,昆曲是一個金飯碗,只是它塵封太久了,撂上了很厚的泥土。

  她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和一批對昆曲有著執著追求的藝術家一起,擦亮這個碗,讓昆曲煥然新生。


(編輯:曉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