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成倣吾:長徵路上唯一的大學教授

時間:2016年10月17日來源:北京日報作者:韓宇

  成倣吾是我國現代著名的作家、教育家。20世紀20年代,他曾和郭沫若、鬱達夫等人共同創辦了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産生過重要影響的文學社團——創造社。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他參加了中國共産黨。1934年,成倣吾從鄂豫皖根據地到達中央蘇區“紅都”瑞金,擔任了馬克思共産主義學校(中共中央黨校前身)唯一的政治教員。隨後,他全過程參加了中央紅軍的二萬五千裏長徵,是長徵路上唯一的教授。後來,成倣吾一直從事黨的教育事業,先後擔任陜北公學校長、中國人民大學黨委書記兼校長、中共中央黨校高級顧問等職。

  1934年10月,成倣吾擔任紅一方面軍幹部團政治教員,與徐特立、謝覺哉、董必武等老革命家同行,從江西瑞金出發參加了長徵。出發時,他和大家一樣帶了一床毯子,一袋幹糧,一個裝著簡單衣物的挂包。挂包裏除了放些日用品、衣服外,成倣吾還藏放著一些馬列經典書籍,其中有一本德文版《共産黨宣言》。這本德文版《共産黨宣言》是他平生最珍愛的一本馬克思主義經典著作,他曾先後3次(1929年、1938年、1974年)將《宣言》翻譯成中文,充分體現了他對這本書的深厚感情。

  漫漫徵程,道路曲折崎嶇;日日行軍,生活艱難困苦。有一天,成倣吾邂逅老朋友張聞天,張聞天見他背著鼓鼓囊囊的挂包吃力地步行,便熱情地問道:“你有牲口嗎?”成倣吾氣喘吁吁地回答:“我哪來的牲口呀!”作為中央領導人的張聞天有兩頭牲口,便將其中一匹小馬給了他,並給他配了個馬夫。這樣,他騎著馬,把挂包等放在馬背上,行軍感到輕松多了。但在艱苦路程中,書籍邊走邊丟,最後帶到延安的只剩下一本《資本論》。這成為延安最初唯一的一本《資本論》。毛澤東同志為撰寫《矛盾論》、《實踐論》專門向成倣吾借讀了此書。如今,這本歷經萬裏長徵、寫滿毛澤東批注的《資本論》珍藏在中國人民大學博物館。

  懋功會師後,成倣吾隨紅軍右路軍過草地,經歷了長徵中最艱苦的歷程。茫茫草地,水草縱橫,風雨無常。饑餓、寒冷、缺氧和惡劣的自然環境肆意地侵襲著紅軍隊伍。草地經常籠罩著陰森迷蒙的濃霧,使人辨不清東南西北。有天傍晚,部隊在草地裏宿營,燃起了一堆堆篝火。大家圍著篝火煮食、烤衣、取暖,許多人説笑話講故事唱歌,一時間白天的疲勞和饑餓消去不少。待到子夜時分,篝火相續熄滅,人們漸漸入睡,唯有一堆篝火還在燃燒著。毛澤東、彭德懷等都來到這堆篝火旁。他們穿著與士兵一樣的軍服,將手中提著的包袱往地上一丟,就當作墊子坐下來了。成倣吾也拄著一根拐杖靠過來湊熱鬧。他也與士兵一樣的打扮,腰裏還係著一根皮帶,背上背著幹糧袋,他將一塊油布鋪在地上,在篝火旁落身坐下。為了驅散大家的倦意,彭德懷拉開大嗓門,提議説:“請毛主席講個故事。好嗎?”大家一聽,都不約而同地熱烈鼓掌。在閃動的火光中,毛澤東講了幾年來經歷的紅軍作戰經驗。當他講完後,便立刻大聲提議説:“我們請成倣吾同志講講他留學的故事吧!”大家又熱烈地鼓起掌來,這時成倣吾也不推辭,便講他早年留學日本,大革命失敗後留學德國,主編《赤光》雜志的經過,講他五四運動爆發後與郭沫若等從事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文化活動,組織文學團體創造社,學習寫小説、詩歌、文學評論等的經過;講他原先是學習機械工程的,以後學無所用,又轉學文藝,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大家聽得津津有味,忘掉了疲勞和寒冷,度過了這草地寂寞的深宵。

  成倣吾逝世前數月,有人問他:“你一生中什麼時候最困難?那時你是否有信心?”他説:“如果説困難,那就算長徵和‘文革’吧!但,那時我仍有信心。”在他80多年的人生歷程中,長徵和“文革”令他刻骨銘心,《長徵回憶錄》這部作品,正是他在“文革”期間完成的。

  新中國成立後,成倣吾曾多次為大學生、軍人、機關幹部作回憶長徵的報告,也寫過關于長徵的文章。晚年,他決心寫一部長篇回憶錄,來記述長徵的真實故事。1972年,成倣吾到南昌、瑞金、贛州、井岡山、延安等革命老區參觀訪問,為撰寫《長徵回憶錄》作準備工作。1973年春夏之交,他開始動筆撰寫,他寫一頁夫人抄一頁。1976年完成初稿,1977年3月人民出版社又印出多本清樣,送給參加過長徵的聶榮臻、羅瑞卿、張愛萍、何長工、蕭華、宋時輪、郭化若和宋任窮等老同志,徵求他們的意見。老同志們很認真地看了書稿,並很細致地提出了修改意見和建議。之後,成倣吾親自攜帶書稿到醫院,請正在住院的郭沫若題寫了書名。不僅如此,他還請著名的革命美術家古元設計了封面。

  1977年10月,成倣吾80歲生日之際,《長徵回憶錄》由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後來又出版了日文、英文版。《長徵回憶錄》再現了長徵全過程和所有重大事件,文字悲中寓壯,苦中有樂,生動地體現了紅軍藐視困難的氣概,成為黨史界研究紅軍長徵史的經典書目。蕭華同志閱讀完曾説過,只有讀完成倣吾的《長徵回憶錄》,才能真正體會毛澤東長徵詩詞中所描述的那些崇高壯烈、激動人心的戰鬥場面和情景。


(編輯: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