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韓紅:做慈善, 傻傻地

時間:2012年06月27日來源:北京晚報作者:羅穎

  去年八月,在“韓紅西藏公益行”百人車隊即將完成1100公裏的行程,到達終點拉薩時,一直在頭車開路的韓紅突然在車臺裏對大家説,“明年咱們去內蒙古怎麼樣?都跟我一起去嗎?”話音未落,車臺中就傳來此起彼伏的歡呼聲。轉眼間一年過去,當時憧憬的“百人援蒙”竟然還有不到10天就啟程了。

  幾天前,“百人援蒙”舉辦了啟動儀式,一個挺大的會議廳擠滿了人,很多人只能全程站著,韓紅的圈內好友曾志偉、葛優、崔永元、鄧超、苗圃都來捧場,巨大的屏幕上播放著韓紅這些年投身公益的影像記錄,很多人在看的時候都眼泛淚花。當天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事件是“韓紅愛心慈善基金會”的成立,韓紅的好朋友,當天發布會主持人之一的張越,一上來就“揭短”,“韓紅的最大優點就是善良、熱心腸,她看不得人受苦,尤其是老人、小孩和少數民族地區的人們,但有時候缺乏理性。我現在都不敢跟她聊天,我跟她説我採訪了一位山區的女人,她人生最大的願望就是到北京上大學,過幾天韓紅就給我打電話,説我給她租了個房,咱把她接來上半年大學吧。還有一次説大山裏不通公路,老百姓都出不來,韓紅立刻説‘我去弄點錢,給他們修個路?’”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張越説為了防止韓紅經常“想一出是一出”,必須成立一個基金會來看著她。

  當然,張越的説法是“非官方版”的,實際情況是在這之前的7年,韓紅都以自己拿錢和號召哥們兒姐們兒愛心人士自發籌集善款物資的方式,默默地不間斷地做著善事,當需要幫助的人越來越多,當善款物資需要越來越合理的調集和整合時,成立基金會也就水到渠成了。但是現在做慈善的社會環境並不是特別好,尤其是人們對基金會這樣的慈善組織缺乏信任,韓紅也深知這一點,但她堅信只要“少雜念,多行善”,就不怕被人説。其實早在半年前韓紅提出成立基金會的設想時就明確了原則,包括“善款不經過任何機構轉接,直通到受捐助人手中;受捐助人需要的錢或物資立即送達解決實際困難,不拖延時間;善款不過夜,開放審計、統籌,合理分配使用,增加全程透明度”。為此她還吸收了各個方面的人才來保證基金會的專業與高效。

  “我覺得慈善現在越來越好幹了”,韓紅説,這句話只能理解為韓紅心胸開闊,其實親身參與進去的人都知道,在中國做慈善做公益是最難的,尤其是名人做善事更不易。去年的西藏公益行很成功,取得了一定的社會影響,回來之後韓紅還帶著她的團隊多次登上一些著名電視欄目傳播她的公益理念,原本以為有了上次的影響和經驗,今年的“百人援蒙”會更加順利,但是兩個月前,我從基金會的工作人員處了解到,到處都是困難,特別是錢,談了不少家企業,一開始都很積極,但最後都不了了之,韓紅急得直掉頭發。一個月前我又給基金會理事長李健打電話,當時他正開車奔走在內蒙古大草原上踩點兒,每天都要跑四五百公裏,“稍等,前面有點兒狀況”,我們之間的對話不時被打斷,李健説韓紅隔三差五就要給他打個電話詢問情況,“我認識她八九年,跟她一路走來的人都知道,她做慈善絕對是發自內心的。”最後還有一個好消息,援蒙的資金到位了。

  善是有源頭的,是根植在心中的,即使遇到再多困難和誤解。韓紅説在心裏一直追求阿甘的生活,腦子別太好使了,就去傻幹又怎麼樣,“在我眼裏每一個人都是一尊佛像,我把每個人都想得很美好很幹凈,你有權騙我,我還是把你當成一尊佛,你就是再壞,你的心裏總有一個地方是幹凈的,我就要佔領你那一塊地方,讓這塊地方在你的身體裏慢慢放大,這樣你的臟東西就少了。我不是佛,不是神,我沒有能力度化你,只能感動你。”

  韓紅愛心慈善基金會的理事、詞作家喻江最喜歡韓紅説的一句話是:我總能找到最笨的辦法。她最難忘的情境是,別人問韓紅為什麼做公益,她説:我不知道為什麼。不知所起,才會一往而深。沒有為什麼,才最接近天意。


(編輯: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