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陳坤談公益:一朝成名産生奇怪觀念 走路尋本能

時間:2011年05月25日來源:明報周刊作者:汪曼玲

  陳坤在九五年離開重慶到北京,在十交年之間,闖出了自己一番事業,他多元化的表演,深受不同風格的導演喜愛。事實上,中國大陸的電影市場不斷膨脹, 整體收入已超越百億票房,陳坤亦適逢其會的坐上這班直通車,成為中國近年來炙心可熱的男明星。去年,陳坤在拿到電影百花獎最佳最佳男演員獎後,曾經感慨 説:“我們的時代到了”。

    2010年7月,陳坤結束了與榮信達長達十年的經紀合約,他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東申童畫”,陳坤的團隊有十幾個工作人員,除了説明陳坤處理拍片事務外,還要全力推行他的公益事業。“即使是現在,我依舊把自己當做一個單純的演員,其他的事情,我給我的團隊百分百的信任,由他們去幫 我實現我在其他領域的一些願望。”很多人成立個人工作室,很自然是想在名利方面有更多的追求,陳坤卻説,名成利就的他,反而想拿得更少,而選擇拿更少,是很大的功課。

  單純作為演員的陳坤,在姜文導演《讓子彈飛》後,在演繹上面一發不可收拾,2011年還會有5-6部電影上映。從張之亮導濱的《肩上蝶》到徐克導演的《龍 門飛甲》,從史詩大片《建黨偉業》到人物傳記《錢學森》,從現代愛情戲《幸福額度》古裝愛情大片《畫皮二》,陳坤的確抓住了“他們的時代”並奮力向上。周 恩來、植物學家、富二代、土匪到獨挑李連傑的大反派,陳坤的多面性在銀幕上發揮的淋漓盡致。

  我和陳坤約在北京的酒店見,坐在廿二樓靠近窗前,他俯頭看著街導下,很自然的説,“95年,我就主在對面的東方歌舞團,四個人一齊住,當時從來沒有仰望過 這間酒店,沒想過現在卻可以住在酒店裏。”十九歲的他,在重慶做服務員,家裏太貧窮,三兄弟和父母,一家五口住在一百三十呎的房間。“我們要睡在走道上。”

  借六十元報名

  那時的他,年輕嘛!生活上一點都不覺得苦,可是天氣呢,一年到晚霧鎖重慶,難得見到陽光,陳坤決定單人匹馬來到了首都,他還清清楚楚的記得,“那天是六月四號,陽光特別好。”

  他考入東方歌舞團,四個人同住在小房問。“年輕人的夢想很簡單,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都不會恐懼,因為未來什麼都可能發生,什麼都快樂。”在不同的角度上審視,他來到北京,好比重生,過new life。“我在東方歌舞團一年,有個人拉我一齊考北京電影學院表演係,我當時沒帶錢,那六十元還是他借我的,結果他沒考上。”當時每月才二百元工資,六十元的報名費,對陳坤而言已是不少的錢了。“我是最後一個報名,卻考取了,九六年開始,進去四年。”

  畢業後他開始接拍電視劇,一直拍一直心裏翻騰,覺得自己不適合當演員。曾經學過畫畫的他,“夢想是做個室內設計師,”他考取了斯德哥爾摩的設計學院,“由于北歐不允許打工,朋友勸我走之前先賺一些,在那裏學費不用錢,總是要生活的,”他又如願以償的接了另一部電視劇。“我把錢一半給了家人,剩下一半給自己。”後來又有人問他,要不要再接一部戲,他又接了《巴爾札克的小裁縫》,簽了約後,電影挪後開拍,他去不了歐洲。剛巧電視劇開始播映,有人注意到,提出了邀約,他就一直留下來拍戲。“年輕的時候,那種出名所帶來的極大的虛心,特別容易被點燃。”

  怕自己死得早

  陳坤覺得自己是被機遇眷顧的人,開始出名後,生活條件也緊接變好,能夠買得起房子,把一家人接來北京住。“他們的生活都有新的開始,很幸運,都可以在另一 個城市快樂的活下來。”但生活上突如其來的改變,讓陳坤內心深處有些措手不及。“也許是以前生活的水平太低了,突然名利都有了,變成好像暴發戶,怕自己承 擔不了,死得特別早。”自從有了這個奇怪的觀念後,“我把銀行的密碼都寫給了父母,弟弟,也告訴他們我巴錢借了給誰。”有時候他正在開車,也會想到自己會出車禍。不過正是有了這份心,他之後的一舉一動都相對謹慎。並不斷地告訴自己,所擁有的一切都是觀眾給他的,他更應該主動的回饋給他人。

  他陸續的拍,在這之後的十年中,差不多拍了二十三部電視劇,二十多部電影。他很虔誠的信佛,在虛榮中仍懂得覺察自己的內心,看到自己心裏的起伏,他開始想:“偉大的事情偉大過了,享受過了,接受成績,然後就要把心放平,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嘛。”職業也給他修行的機會,尤其在生活上,“就算有快樂也不要執著。每個人都追求快樂、高興,不要痛苦,都想轉換痛苦到快樂。”陳坤鈿經把自己放在框框內,他 努遵守佛教的戒律,他不吃牛肉,可以每周做三天八關齋戒,練瑜伽,八年時間把自己繃得緊緊的,“後來把框架融化了,跟人多聊天、多説話,分外自在,反而更有定的力量。

  沒必要恐懼活著

  他喜歡一個人獨處,空閒時他愛一個人呆著,運動也是一個人,不倚仗外力,譬如打球,需要因緣和合,一來一往,不如一個人時練習吐納,練習呼吸。“練呼吸也是運動之一,不復雜。”日本東北大地震,在人性的角度,人與人的關愛,陳坤為一切受苦眾生祈禱,但在這事件之中,陳坤也引證了世間無常的事實,他是從這個角度來看世界。“在未有 核輻射災難之前,日本出口的食物,是多麼的受到消費者的歡迎。現在轉過頭來,大家都怕了,魚生不敢吃、豐盛的水果,大家碰都不敢碰,以前是旅遊的勝地,都 沒幾個人敢去冒險。”他就問自己:“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是牢靠的?財富可以一下子崩塌,一向的追求變成背棄,堅定變成懷疑。”

  我問他,相不相信2012世界末日的傳言,他很簡單的回答,“相信與不相信沒有用,只要知道無常是存在的就夠了,沒必要恐懼活著。”他堅信在這末世時代,佛教給這個娑婆世界會帶來正面的能量。

    我看過一些有關陳坤的報導,他成名之後,做了很多的善事,捐了不少善款,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後,他用了九個月的時間來計劃和推動一個名為《行走的力量》的公益活動。陳坤這麼解釋他發起這個活動的初衷:“行走是一種本能,但我認為它是一種經歴,我們現在的人,生活在都市裏,每天面對著高樓大廈,面對著工作,承 擔著不同的壓力,我希望號召大家走出去,了解我們從互聯網上不能了解的世界。一定要腳踏實地的走出去,親身去接觸不一樣的人,親眼看到不一樣的世界,你才會新的感受和認知。”

    發起這個活動,是源自于一個很小的細節。兩年前,陳坤去一個小地方做動,演出的地方來回約八小時的車程,有一位剛畢業的年輕女孩子,因為要接待兩批人,前後坐了十六小時的車,突然她就在車上號啕大哭,完全陷于崩潰的狀態,一副無法忍受的樣子。當時在車上的陳坤目睹這一幕後,特別震驚。“那個年輕的女孩子當時也許除了工作壓力外,同時也面臨了其他壓力,我真的希望年表人心力的力量變得綿長,有耐抗性、有彈性,心靈的力量變得強大。”因此,去年他成立自己的公司後,第一件事,便是策劃和推動“行走的力量”。他希望用自己的能屍提供大家一個嘗的平臺,“我打算一直做下去,讓它變成一個係列 的活動,以自己的精力、財力、能力來幫助一些年輕人,讓他們慢慢得到鍛煉。”

  問粉絲簡單問題

  大學生是社會的棟梁,他希望年青人不要忘記這個本能,于是他發動這個行走的力量,從大學生開始。“行走不單只是外在的力量,而且是心裏的力量,不容易被惡 劣環境、工作壓力及懶惰影響。”這個活動,五月十六號在清華大學發布,他計劃找十個學生,再帶一些朋友,往西藏出發。“我們到藏族人的家裏住,還有幾天的 徒步,給城市們的孩子一個考題。雖然我組織的只有十個大學生,卻希望能夠影響到更多的人,關注這種積極的生活方式。”

  為了喚醒年輕人的注意,他在有四百五十多萬粉絲的微博上問大家一條簡單的問題:“行走的意思是什麼?”短短一天內,得到了將五千條的回復。“大家對于行走有不同的理解,但是基本上,大家都知道,這個行為是積極的、正面的。”陳坤説他自己就經常採用行走的方式來沉淀和思考。當他心情浮躁時,他試過什麼都不想,就這樣走幾小時,“心就自然的平靜下來了,而且行走是最環保的,最簡單的。”

  這個活動,陳坤説他會全程參與,用自己的力量盡可能推廣,一些導演、圈內圈外的好友周迅、那英、范冰冰 、桂綸鎂(微博)、閭丘露薇、陳曉楠等都用行動表示支持。 “徐克導演在拿到金像獎後,剛剛回到北京,正在趕做《龍門飛甲》的後期,但他也抽空幫我的活動題字,讓我特別感動。我有信心憑著這個項目,喚醒大家的本能。

《讓子彈飛》劇照


(編輯:競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