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在音樂事業繁榮發展的“高原”上再起“高峰”

時間:2019年06月21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 悅
0

在音樂事業繁榮發展的“高原”上再起“高峰”

——第12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全國選拔賽觀察

  對于每一個從事音樂的人來説,尤其是正在全國各大音樂院校學藝以及各大藝術院團工作的音樂新秀來説,參加一次中國音樂金鐘獎全國比賽,不僅是其自身音樂生涯中一次重要的經歷,甚至可以被看作是一次往專業、事業高峰衝擊和攀爬的難得機遇。選手們之間全身心地備賽以及激烈地競爭,更是從本屆中國音樂金鐘獎選拔階段就開始了。

  由中國文聯、中國音協主辦,山東省文聯、山東藝術學院、山東省音協承辦的第12屆中國音樂金鐘獎聲樂全國選拔賽于6月14日至17日在山東藝術學院舉辦。這是中國音樂金鐘獎為深入貫徹落實中央和中國文聯關于全國性文藝評獎改革要求,進一步完善評選機制、凸顯公開公正的原則而實行的首次現場選拔。截至6月1日,來自全國各地的432名聲樂選手參加了本次現場選拔賽,其中民族組217人、美聲組215人。經過激烈評比,6月17日公布了選拔賽結果,最終評選出的各70名聲樂民族組選手和聲樂美聲組選手與直進選手一同進入將于10月19日至28日在四川成都舉辦的決賽階段比賽。

  評委庫·盲聽·全身心評選

  “自2001年創辦以來,中國音樂金鐘獎受眾面不斷擴大,評審機制不斷完善,社會影響越來越大,已成為中國音樂界最具權威性和導向性的國家級專業大獎,亦成為我國音樂藝術良好發展生態的表徵。尤其在確保評審‘公平、公正、公開’的前提下,在提升‘專業’和‘權威’兩個方面下大力氣、做大文章,取得了良好的社會反響。”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音協主席葉小鋼表示,從第10屆到今年舉辦的第12屆金鐘獎,根據國家全面深化改革的大形勢,中國文聯、中國音協對金鐘獎進行了優化設計,在組織籌備、獎項設置等方面做了一些改革。為了確保公平公正,按照國家獎評獎回避制的要求,本屆金鐘獎聲樂選拔賽、復賽採取拉幕盲聽的方式進行評審,選拔賽、復賽不直接亮分。選手先抽好比賽場次,到比賽現場再抽取出場順序。評委進入賽場前必須上交手機等通訊設備。

  這次在濟南舉行的金鐘獎聲樂全國選拔賽的3天賽期安排得很緊,除上午安排參賽選手走臺外,每天下午和晚上都安排了滿滿的賽程,往往要到晚上將近12點才結束。值得一提的是,本次金鐘獎聲樂全國選拔賽評委的推薦渠道也與之前有很多不同。中國音協分黨組成員、副秘書長王宏介紹,首先是委托全國11家專業音樂院校推薦,其次委托37家團體會員單位推薦,另外還有中國音協第八屆主席團推薦和委托著名音樂家推薦。經過這四個渠道的認真推薦,並按照評委庫人員數量達到現場評委3倍的原則形成評委庫,其中聲樂民族組評委庫50人、聲樂美聲組評委庫50人,然後從相應評委庫中分別抽出11名評委作為本次選拔賽聲樂民族組和聲樂美聲組的評委。

  這些專家評委都是業內的“大咖”和名家,他們接到中國音協的邀請後,立刻放下手頭的繁忙事務撥冗參與,助力金鐘獎。著名歌唱家閻維文、迪裏拜爾分別擔任本次聲樂全國選拔賽民族組和美聲組的評委會主任。閻維文和迪裏拜爾都表示,金鐘獎在選拔和獎掖優秀音樂人才方面確實很有吸引力,不愧是具有很高權威性和較強導向性的專業大獎。

  據了解,不少高校和院團在濟南選拔賽前就已經進行了至少三輪評選,才進入到此次現場選拔。通過選拔賽的選手還要參加復賽、半決賽和決賽。“金鐘獎是中國音樂界唯一的國家級大獎,也是中國音樂事業的‘龍頭工程’,而這樣的賽事規則在國外也不多見,或者説也沒有這麼嚴格。”迪裏拜爾説。

  觀摩者·選手·全力以赴

  由于此次舉行的金鐘獎現場選拔賽是第一次嘗試,現場開放了兩個賽場,分別設在山東藝術學院藝術劇場的大劇場和音樂廳以及若幹休息室和琴房。沒想到選拔賽場,除了參賽選手之外,還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許多自發的觀摩者,有的下了火車直接拉著行李箱就來觀摩,現場一票難求,十分火爆。“我抽簽結果是選拔賽的第一場,但我唱完後準備接下來也要把所有場次都看完,收獲太大了。”參賽選手、西藏拉薩歌舞團的次仁拉姆説,這是難得的一次學習機會。

  而本屆金鐘獎聲樂全國選拔賽比賽曲目的選擇,既考慮到不同年齡階段選手的特點,又確保在比賽中有一定的技術發揮空間。由于選拔賽是盲聽,這讓第一次來參加金鐘獎的武漢市歌舞劇院的朱瑾有點“小小的失落”,由于選手看不到評委、評委也看不到選手,一些有舞臺表演優勢的演員選手便不再佔優勢,“但這是真正展示實力的時候,也就是要用你的聲音表達力去傳達,這也讓我們更關注音樂本體。以前我也參加過一些湖北省內的音樂比賽,此次來金鐘獎參賽和觀摩還是讓我學習到很多,水平非常高。這次選拔賽聲樂美聲組選手要求唱一首西方歌劇的咏嘆調、一首藝術歌曲,還是能夠充分顯示選手實力的。如果走到半決賽、決賽階段,要準備6首必唱曲目,尤其是要演唱近年來的新作品,真的是能夠全面展現選手水平,可謂優中選優。”

  除了不少新選手,還有一些是參加過歷屆金鐘獎比賽的老選手,如代表上海音樂學院參賽的聲樂民族組選手李佳蔚可以説是“身經百戰”,在第11屆中國音樂金鐘獎決賽階段她曾獲得優秀獎。由于對選手年齡有要求,這次也是她最後一次代表上音參賽,在聽了選拔賽的比賽後,她由衷地感慨:“真是很喜歡比賽的舞臺,心無旁騖、全力以赴地投入其中,還是希望能夠在這一屆再拼一把,力爭取得更大收獲。”

  為進一步提升金鐘獎的引領性和輻射效應,不斷提升金鐘獎的新境界、新格局,第12屆中國音樂金鐘獎決賽階段的地點將從以往的廣州移師成都。“大家不要以為這種改革只是一個舉辦地點的變化,而是要從深處、從大局來理解,這樣的改革是通過引入競爭機制,不斷輸入新鮮血液,為金鐘獎注入活力,實現這一權威獎項品牌的可持續發展。我想,這樣的改革,完全可視為在音樂事業繁榮發展的‘高原’上再起‘高峰’。”葉小鋼説。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