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拓荒牛”開出一片“文藝綠洲” ——深圳文藝家座談改革開放40年深圳文藝發展

時間:2018年12月20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金濤
0

“拓荒牛”開出一片“文藝綠洲”

——深圳文藝家座談改革開放40年深圳文藝發展


藍色南山 劉伯良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改革開放40年來,我們以敢闖敢幹的勇氣和自我革新的擔當,闖出了一條新路、好路,實現了從“趕上時代”到“引領時代”的偉大跨越。

  改革開放40年來,深圳從一個邊陲小鎮躍升為國際化的大都市,這裏發生的故事引發全球關注。40年來,深圳文藝工作者篳路藍縷,奮力前行,以拓荒牛精神走過了一條波瀾壯闊的創新發展之路——

  《拓荒牛》 ,塑造了這座城市和一個時代的精神力量;

  《春天的故事》 《走進新時代》 《走向復興》 ,點燃時代激情的歌曲在這裏唱響;

  “設計之都”“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圖書館之城”“鋼琴之城”“博物館之城”是這裏閃亮的文化名片;

  文博會、讀書月、創意十二月,這裏的“城市文化菜單”月月有主題,全年都精彩;

  以文學工程、音樂工程、影視工程、美術工程為龍頭,各藝術門類的創造力競相迸發;

  騰訊、華強方特、華僑城、雅昌等文化領軍企業異軍突起,大芬村油畫産業基地、觀瀾版畫基地等創意産業迅速發展。2017年,深圳的文化創意産業實現增加值2000多億元,佔GDP比重超過10 %……

  改革開放40年到來之際, 2018年11月,中國藝術報社與深圳市文聯一同舉行了深圳文藝發展座談會。深圳市文聯黨組書記、主席李瑞琦表示,改革開放40年來,深圳市文聯作為黨和政府聯係文藝家的橋梁和紐帶,引導廣大文藝工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宣傳改革開放的偉大成就。改革開放40年來,深圳文聯緊抓人才建設,從協會的會員人數看,當時成立時僅有103人,發展到現在全市的會員已達到7494人,其中國家級會員849名,全市10個區有協會會員12900多人,在全市形成了朝氣蓬勃、人才薈萃的行業隊伍。在各文藝家協會、各藝術門類裏,深圳都有領軍人才。

  深圳市文聯名譽主席、美術家董小明認為,深圳文藝事業的發展是中國文藝事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40年來,深圳這塊“文化沙漠”已然成為中國文藝發展鬱鬱蔥蔥的綠洲。深圳曾經站在中國文藝事業發展改革探索的最前線,在改革開放40年之際回顧深圳文藝走過的歷程,更要思考在新時代怎樣有新作為,怎樣打開新局面,這是深圳文藝隊伍緊迫的任務。

  創新永遠在路上,正如蓮花山上鄧小平的塑像:昂首闊步,一往直前。鄧小平銅像的作者滕文金也來自深圳,這次在深圳市文聯舉行座談會,他坐著輪椅前來參加。滕文金為鄧小平雕像創作了兩稿,第一稿局限于南巡,停留在時代的記錄,雖然也比較成功,但是他感到缺少聯想的空間。滕文金前前後後又用了7年時間,創作了現在蓮花山上邁步向前的鄧小平塑像。他説,在20世紀有這樣一個偉人,帶領中國走向了改革開放,“我相信千年以後,他還在走” 。

1 “拓荒牛”的歷史使命

  銅雕《拓荒牛》是深圳最深入人心標志之一。 《拓荒牛》作者,著名雕塑家潘鶴説,深圳是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文化的試驗場,深圳文藝工作者肩負著“拓荒牛”的歷史使命。

  1979年,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一聲春雷在蛇口打響。1981年,“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的巨型標語牌在爭議中矗立在了蛇口工業區。1982年,位于蛇口的凱達玩具廠招來了第一批來深“打工妹” 。東西南北中,打工到廣東,一時間,百萬民工南下,深圳成為外來工聚集最早、最多的城市。在深圳這片神奇的土地上,逐漸産生了一個引起全國乃至世界關注的文化現象——打工文學。

  早在1984年,深圳市文聯主辦的《特區文學》就開始發表反映打工生活的文學作品。1985年,剛來深圳不久的文學評論家楊宏海第一次提出了“打工文學”概念,引發廣泛討論。

  巨變中的深圳在打工文學中留下鮮活印記。1991年,打工妹安子的《青春驛站》在《深圳特區報》連載。2006年,第26屆世界大運會徵集宣傳語,來自寶安的打工妹鄭惠琦提出的“深圳,與世界沒有距離”脫穎而出,後來成為深圳十大觀念之一。

  回顧打工文學這段歷程,深圳作協副主席、紀實文學作家陳秉安深有同感。當年他和楊宏海一同散步,看著成千上萬的工廠落戶寶安,他説,這可能預示著一個文學高潮要到來了。打工文學,讓人想起用淚水、汗水澆築的歷史,“如果沒有打工者的付出,深圳的道路鋪不開,高樓起不來, GDP上不去” 。

  在陳秉安看來,深圳不是捧出來的,是幹出來的。他的作品《大逃港》 《深圳史記》特別強調艱難創業。“大逃港”被稱為中國改革開放的催生針,紀實文學《大逃港》真實再現了這段“用血寫的歷史” ,找尋改革開放的直接動因。“寫深圳,一定要寫它的淚水,它成長的痛苦。我經常説深圳是出文學的地方,尤其是出報告文學、紀實文學的地方,這裏是富礦。 ”

  與打工文學一起出現的,還有打工群體首創的“大家樂”自娛廣場。1986年,以水泥砌成的簡易露天舞臺“大家樂”首創于深圳市青少年活動中心,得到百萬外來勞務工的歡迎。感動中國的深圳文藝志願者叢飛就經常出現在“大家樂”舞臺。

  “大家樂”是深圳特區創建初期,經濟迅速發展,人口急劇增長,文化娛樂設施一時難以滿足需求的産物。改革開放40年來,深圳文化場館建設經歷了華麗蝶變: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深圳市委、市政府勒緊褲腰帶建設深圳博物館(老館) 、深圳圖書館(老館) 、深圳大劇院等“八大文化設施” ; 90年代,在已有深圳美術館的基礎上,又建設了何香凝美術館、關山月美術館等文化場館; 2000年以來深圳進入文化場館建設的第二個高潮,以深圳書城、深圳文化中心(音樂館、新圖書館)等為代表的標志性文化設施拔地而起。發展到今天,深圳又逐步在前海新城市中心、後海深圳灣片區、深圳北站片區等區域規劃打造一批新的現代化國際化城市文化核心區,建設深圳歌劇院、改革開放展覽館、創意設計館、中國國家博物館·深圳館、深圳科技館、深圳海洋博物館、深圳自然博物館、深圳美術館新館等“新十大文化設施” ,使得深圳的文化場館更多樣,布局更合理。

2 創新是深圳文藝家共同的宿命

  “神話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跡般地聚起座座金山” ,這是《春天的故事》中人們熟悉的旋律。

  2006年,為迎接改革開放30周年,中國作協和深圳市委聯合開展了中國作家深圳行活動,啟動“改革開放文學創作工程” 。當幾十位知名作家站立在蓮花山頂鄧小平銅像之側,望向深南大道,大家被告知,這裏正見證著一天建起一座大樓的速度。這其中,就有當時剛剛落成的深圳新圖書館和正在建設的深圳音樂廳。

  作為深圳文化事業發展的親歷者,董小明親身參與了深圳90年代以來第二輪文化場館建設,見證了深圳由“文化沙漠”到“文化綠洲”的點點滴滴。對于深圳文藝所取得的成就,董小明認為,創新是關鍵,“創新是深圳文藝家共同的宿命” 。

  創新,首先體現在40年中深圳形成的文化觀念:“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空談誤國,實幹興邦”“來了就是深圳人” ……董小明認為,這些由深圳市民評選出來的“深圳最有影響力十大觀念”本身就是一種文化成果,成為文化發展的基礎。十大觀念中,“敢為天下先”“改革創新是深圳的根,深圳的魂”“鼓勵創新,寬容失敗” ,這三條更是明確指向深圳銳意改革、昂揚進取的創新精神。

  在推動文化産業發展方面,深圳率先探索“文化+科技”“文化+創意”“文化+金融”“文化+旅遊”等産業新模式,涌現出騰訊、華強方特等一批高成長型文化科技企業,形成了大芬油畫村、怡景動漫等十多個國家級文化産業示范基地和50多個文化創意産業園區。深圳市文聯黨組成員、專職副主席梁宇指出,深圳並不是泛泛的搞産業,而是注重藝術專業跟文化産業的結合。

  談到創新,深圳市劇協主席從容深有體會。十多年來,深圳市劇協打造了創意劇場、中國詩劇場、第一朗讀者等多個文化品牌。從容的名字更是經常和“第一朗讀者”一起出現。特區成立20周年時,深圳做了一臺獨特的紀念晚會“在共和國的窗口” 。晚會以詩歌為主,戲劇情節貫穿其中,調用了多種藝術形式。這個做法,成為當下流行的詩歌晚會的開創者。

  在十多年的探索中,從容的想法又往前走了一步:深圳是移民城市,以什麼樣的形式讓高雅藝術對接大眾?由此,一個全新的跨界品牌——第一朗讀者應運而生。第一朗讀者被稱為“高貴的堅持” ,其目的卻是要通過走進書城、學校、廣場、咖啡館、餐館等大眾場所,讓高雅藝術直接和大眾對話。如今,第一朗讀者已被譽為目前國內最具活力、人氣和先鋒精神的詩歌藝術現場。

3 本來只想去流浪卻在你那裏找到故鄉

  2018年11月,由唐躍生、方石、姚峰等詞曲作家聯袂創作的交響組歌《我們就是河流》在深圳大劇院首演。深圳市音協副主席、詞作家唐躍生説, 《我們就是河流》 《深南大道》 《偉大的深圳》等歌曲,飽含著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澎湃激情和對新時代美好生活的向往,他自己在創作中非常警惕使用“偉大”這樣的詞匯,但這次卻用了“偉大的深圳” ,因為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人從站起來富起來再到強起來,正如他在歌詞中所寫,“一座城市的偉大,不是歷史輝煌,不是地大物博,而是人心嘹亮。所有弱者都變得堅強,每個人活出自己的模樣” 。唐躍生説,創作的源泉,除了生活,還有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1979年,深圳常住人口僅有30多萬。改革開放40年,深圳已成為人口超千萬的國際大都市。“本來只想去流浪,卻在你那裏找到故鄉” ,唐躍生一首《親愛的深圳》道出了眾多來深圳尋夢者的心聲。開放包容,“來了就是深圳人” ,已被寫進這個城市的基因。

  深圳市曲藝家協會主席吳金富是第一代南下深圳的曲藝人。吳金富説,深圳曲藝比不了北京、天津,深圳曲藝不能拿自己的弱項碰別人的強項,而是要以傳統曲藝為基礎,融入當下流行的情景劇、小品、舞臺劇、話劇甚至踢踏舞、街舞等元素,形成深派曲藝獨有的特點。近年來,在各種文化的衝擊下,深圳曲藝不但沒受影響,反而更加蓬勃。

  2012年,寶安區實驗曲藝團團長王立海創作導演的四人快板《好人的故事》獲第七屆中國曲藝牡丹獎文學獎,填補了深圳曲藝國家大獎的空白; 2014年,青年演員趙梓琳再次拿下大獎,對口快板《招聘》獲第八屆中國曲藝牡丹獎新人獎;2018年,吳金富帶隊參加第十屆中國曲藝牡丹獎比賽, 3個參評節目均獲中國曲藝牡丹獎提名獎,深圳曲藝迎來新篇章。

  2017年,寶安區實驗曲藝團團長王立海意外去世,這個民營的曲藝團陷入困境。舉步維艱之際,深圳拓時代文化産業集團接手曲藝團,曲藝團重獲生機。在這片希望的土地上,夢想繼續起航。

  魔術家茹仙古麗是深圳市雜技家協會執行主席。1998年,茹仙古麗帶著一個皮箱和四只鴿子從新疆來到深圳。當時深圳華僑城建設歡樂谷,需要魔術演員,而深圳魔術界當時一片空白。那時的茹仙古麗已是獲得全國雜技比賽金獅獎、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國家一級演員。一開始她只是借調到深圳3年,沒想到卻在這裏一直待了下來。

  深圳歡樂谷從1998年開業,始終把魔術作為文化品牌。2005年,茹仙古麗作為聯絡協調人,推動亞洲魔術聯盟總部落戶歡樂谷,使這裏成為中國魔術的南方重鎮。深圳至今已舉辦三屆全國魔術比賽、十九屆深圳國際魔術節。深圳國際魔術節成為當前國際上保持時間最長的魔術節,並被納入深圳市“月月有主題,全年都精彩”的城市文化菜單之中。

  在深圳歡樂谷,大型主題魔術劇《夢幻深圳》每天上演,有句歌詞由唐躍生創作,茹仙古麗每次聽都被深深觸動:“看看大海,聽聽春潮,就決定一生在這裏落腳。 ”她説:“只要對深圳有一點感情的人,聽完這個歌詞你的心就會跟著顫抖。 ”

  深圳的文藝隊伍來自四面八方,這其中群眾基礎廣泛的攝影極具代表性。改革開放40年中,深圳攝影界涌現出不少在全國乃至世界有影響的攝影家。深圳市攝影家協會輪值主席秦軍校指出,來自廣東本土、從東北、河南以及從湖北武漢大學畢業的四個攝影人群體構成支撐深圳攝影的中堅力量。深圳市攝影家協會是深圳市文聯12個藝術門類裏最後成立的,但實力雄厚,因為集合了全國各地的攝影骨幹。秦軍校説:“我們都願意來深圳,深圳最包容,深圳最能和大家在一起交流,深圳的東西五彩繽紛。 ”

4 滿足市民文化需求

  2013年,深圳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授予“全球全民閱讀典范城市” 。從2000年開始,深圳已連續19年開展讀書月活動。早在2000年舉辦第一屆“深圳讀書月”時,活動主題被確定為“實現市民文化權利” ,後來這成為深圳十大觀念之一。

  自特區成立以來,深圳一直將實現市民文化權利當做未來城市戰略和文化戰略的重要內容。時至今日,一個人口超千萬的移民城市如何通過實現市民文化權利滿足市民、外來務工者的需求,成為深圳發展的一個重要課題。

  段鋼是深圳市南山區文聯主席。自2017年開始,南山區文聯連續舉辦了兩屆南山戲劇節,除深圳本地戲劇團體,還邀請北京、上海等國內城市,以及英國、法國、韓國、烏克蘭、美國等國家的團隊參與。相比北京、上海,深圳的戲劇傳統並不深厚。南山區文聯為什麼要堅持辦戲劇節?段鋼回答是,因為南山有非常好的市場基礎和條件,南山市民有這樣的文化需求。

  南山被稱為深圳最小資的地方,南山區有148家上市公司,是深圳市招商局、騰訊、深圳大學所在地。深圳大學是華南地區最早開設戲劇專業的院校, 22年來培養了大批戲劇人才。南山有著比較豐富的場地資源,大大小小成規模的劇場不少于20家。幾十年中,南山區涌現了一批優秀的戲劇作品。南山區委區政府把推動發展演出市場,特別是樹立城市戲劇作為文化戰略的品牌目標。此外,段鋼認為,一個城市現代化、國際化的重要文化標志是戲劇的繁榮程度。

  在深圳,由于專業文藝團體太少,很難發揮骨幹作用,因此南山戲劇節以小型話劇為主,演員最多不超過8個,講求背景簡潔,內容取勝,盡可能體現當代性、先鋒性。南山戲劇節還提出“人人都是戲劇+”的口號,模糊職業與非職業的界限,富士康生産線上的工人也可以參與戲劇活動。

  深圳沒有專業的話劇團,這是深圳戲劇人心中的痛。深圳市劇協主席從容有一個夢想,當自己退休時,深圳戲劇能有自己的職業劇團,未來會産生焦菊隱、老舍這樣的大師。因為從深圳當下活躍的戲劇活動,尤其是“深二代”戲劇人的崛起中,她看到了希望。從容説,深圳目前由深二代組建的劇團遍地開花,代表性劇團有荔枝劇團、甸甸巴士劇團、爪馬劇團等。這些孩子自幼接受良好的中西文化教育,英語好,視野開闊、思維活躍。他們從國內外學成歸來,開始反哺深圳。作為已經融入世界的國際大都市,從容相信深圳終有一天會産生自己的專業劇團,培養自己的戲劇隊伍,並從這裏走出大師。 5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在新的起點上

  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是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背景下,深圳文藝迎來新的歷史節點。

  2018年9月,第二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學發展峰會在深圳舉行。此前一年, 2017年12月,首屆粵港澳大灣區文學發展峰會在深圳舉行,首次提出“粵港澳大灣區文學”概念。一年來,粵港澳大灣區文學從理論建構到文化實踐兩個方面得到不斷發展和豐富。

  粵港澳大灣區同屬嶺南文化圈,都屬于海上絲綢之路重要節點,有著歷史悠久的海上文化氣質,有著天然的文化認同感和親切感。改革開放40年來,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上演著很多共同的故事,這些城市的發展世界矚目。

  在今年的粵港澳大灣區文學發展峰會上,深圳市作協主席李蘭妮宣讀了《粵港澳大灣區文學合作發展倡議書》 ,提出:粵港澳大灣區不僅是一個經濟共同體,而且是一個文化共同體,應該充分發揮粵港澳三地的綜合優勢,在文學藝術領域積極開展精誠互信、富有成效的友好交流與合作,為建設富有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貢獻智慧。

  在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背景下,各類相關文化活動漸次展開: 2018年4月,為期一個半月的第二屆“同心耀中華” ——深港澳青年文化交流藝術季舉行,深港澳三地21個青年團體近千人參與,深圳市音協副主席、深圳大劇院藝術節藝術總監徐霞説,希望用藝術搭起深港澳的情感之橋; 9月,深圳市作協同阿裏文學組織開展了首屆大灣區杯網絡文學大賽;在剛剛過去的2018深圳讀書月中,“人才·創新·青年發展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成為討論主題……

  座談會上,與會文藝家也談到了深圳文藝發展中存在的一些問題。深圳市曲協副主席劉昭指出,深圳正規的曲藝場地幾乎沒有,很希望能有一個陣地,把傳統的節目恢復起來;董小明指出,深圳這些年群眾文化、社會文化發展較快,而專業藝術相對較慢。深圳文藝這片綠洲水草豐美,出現了很多生機勃勃的叢林,但文藝的蒼天大樹還需要繼續培育。

  梁宇表示,深圳市文聯的改革方案獲得市裏批準通過之後,深圳市文聯將進行廣泛深入的基層調研、摸底,了解各文藝團體、協會、機構以及文藝家創作個體中存在的具體問題、需要解決的困難。將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要求,延伸工作手臂,更好地服務新文藝群體。

  李瑞琦表示,廣東省委對深圳文化提出了新的定位,要求把深圳建設成為全球區域文化中心城市和國際文化創新創意先鋒城市。特別是2018年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廣東時,對深圳的發展提出新的要求,要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作為推動中國改革開放的新舉措。在大灣區文化建設上,文學先行一步,接下來還將在文學工程、美術工程、音樂工程等方面,開拓更好的形式,整合資源,推動各個文藝門類在大灣區新一輪發展中作出文藝的貢獻。

  深圳,一座不曾老過的城市。深圳文藝,將繼續書寫中國人民偉大奮鬥的歷史新篇章!

(編輯:趙超)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