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聯要聞

“我們的中國夢”——文藝進萬家中國劇協文藝志願服務小分隊走進河北平山

時間:2018年01月12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怡 夢

  “離老鄉那麼近,內心很充實”

  ——“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中國劇協文藝志願服務小分隊走進河北平山

  1月9日,零下1攝氏度,西風6級。

  “在這個氣溫裏唱‘打虎上山’感覺才對。”京劇演員淩珂只穿著單衣,一聲“穿林海,跨雪原”唱得豪氣幹雲。

  “鄉親們肯定比我還冷”“我必須再來一段”,京劇表演藝術家裴艷玲一身利落短打,唱完了《翠屏山》,在臺下觀眾的歡呼聲中又來了一段《一捧雪》。

  “我們的中國夢”——文化進萬家中國劇協文藝志願服務小分隊踐行“扎根生活沃土 服務基層群眾”慰問演出,走進河北省石家莊市平山縣崗南鎮武家莊村,在村委會小院裏,為村民和與武家莊村共建的空軍某部隊官兵獻上了一絲不茍的表演。

  考慮到河北地區群眾的喜好,這支小分隊由裴艷玲、于蘭、淩珂、谷文月、袁淑梅、劉玉玲等京劇、評劇、河北梆子梅花獎演員組成,吳京安、韓延文等話劇、歌劇梅花獎演員也來助陣。其中,三次梅花獎獲得者裴艷玲、首屆梅花獎獲得者谷文月、兩次梅花獎獲得者劉玉玲3位老藝術家都已年逾古稀。京劇《杜鵑山》、評劇《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花為媒》、河北梆子《清風頌》、獨唱《我的祖國》……小分隊雖小,可是演員不顧發燒感冒、大風嗆住嗓子,每人奉獻了兩三個選段和節目,臺下掌聲不絕,小院外的雞也不時引吭,為演出助興。演出結束後,小分隊為村民和村委會送上了十幾幅火紅的福字。

  平山縣是革命老區、國家級重點貧困縣,下轄崗南鎮武家莊村共91戶327人,建檔立卡貧困戶52戶171人,2016年脫貧48戶166人,2017年脫貧3戶4人。低保戶8戶20人、五保戶1戶1人。當地的扶貧工作,是從工作組人員通過微信朋友圈為鄉親推廣土雞蛋做起的,幾年來這裏有了合作社、微工坊,出産的農副産品有了自己的品牌,香油、麻醬等銷售情況良好。小分隊藝術家聆聽了當地扶貧工作的介紹,看望了貧困戶和老黨員,為貧困戶送去了米、面、油等生活用品,為老黨員送上了《共産黨員時刻聽從黨召喚》《梨花頌》等節目,並趕赴西柏坡中共中央舊址,重溫了入黨誓詞。

  話劇演員吳京安十幾年來跟隨中國劇協梅花獎藝術團“送歡樂下基層”,幾乎走遍了全國各地,他還是一名有著41年軍齡的部隊文藝工作者。他説,習近平總書記倡導的“紅色文藝輕騎兵”精神,過去、現在、將來都會在文藝工作者中延續。“演出是給最普通的觀眾看的,他們是真正決定作品成功的關鍵,我們把文藝以老百姓喜聞樂見的形式展示給他們,讓他們對文藝有探問之心、好奇之心,就達到了目的。”作為最近熱播的電視劇《天下糧田》的主演,吳京安受到鄉親們的熱烈歡迎。他半開玩笑地説,下基層演出不是最苦的,“像我這個形象,常演一些比較堅韌、代表中華民族吃苦耐勞精神的人物,去過很多偏僻的地方,今天的農村跟從前不一樣,條件好了,但依然是我們汲取創作營養的地方”。“有一個觀眾看了《天下糧田》,對我提出了批評,他問我去沒去過劇中寫到的山東諸城,吃沒吃過諸城的大蔥,知道那兒的話怎麼説嗎,知道那兒的人什麼習慣嗎,這觸及了生活與藝術的關係問題,他批評得很好,演員有根基,作品才能接地氣,這其實是一個簡單的道理。”

  京劇演員淩珂從天津乘火車趕到北京,又和小分隊一起乘四五個小時的汽車趕到武家莊村。他説:“無論大舞臺,還是小舞臺,嚴寒還是炎熱,為觀眾演出我都義不容辭。”作為80後梅花獎獲得者,趕赴演出的路上,淩珂在手機上看熱播電視劇《虎嘯龍吟》。“《虎嘯龍吟》這段空城計,運用了舞臺的表現手段,把人物拎到獨立空間,進行一段對話,讓情節更好看了。而京劇對這一段的表現則濃墨重彩,司馬懿唱一段、諸葛亮唱一段,深入挖掘人物的內心世界本是京劇所長。”淩珂説,“如果戲曲演員不在挖掘人物心理上好好下功夫,只不過你唱一段、我唱一段,就要輸給其他藝術形式,淪為演唱會了。”演出間隙不輟思考的同時,淩珂還表示,演出中有一位老鄉,聽到宣傳十九大精神的新創評劇《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時流淚了,“我面對面感受到老鄉樸素的情感,收獲很大,真正體會到我們是在為人民服務,走到老鄉中間演出,離他們那麼近,內心很充實”。

  “天很冷,藝術家的心是熱的。”中國劇協分黨組成員、秘書長崔偉説,“來到西柏坡為老區人民演出,是文藝工作者的光榮,我們作為文藝輕騎兵,以小分隊的形式到老百姓家中、院子裏演出,更加深切地感受到文藝離不開人民、人民需要文藝,更加明確文藝工作者應該為人民奉獻什麼、應該堅持什麼。這是文藝工作者真正能獲得創作源泉和動力的地方,希望用我們的作品為扶貧攻堅、為父老鄉親的精神文化生活送上一份厚禮”。

(編輯:秦蘭珺)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