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人文地理

三位攝影師作品展現“風景旋渦”

時間:2019年09月16日 來源:中國文藝網 作者:范雪嬌
0

  9月7日,“風景旋渦——當代風景攝影展”在北京開幕。王濤、李東翰、吳為三位攝影師帶來的風格迥異的影像作品,對“風景”進行了多樣化的解讀與表達。

  王濤的作品《山水寂》以黑、白、灰建構的抽象思維來觀看自然,對樹、石、水的簡約提煉,既有以“紀實”的手法,觀察、等待、抓取瞬間,凸顯寂靜自然中生命的綻放的作品;也有採用長時間曝光、凸顯靜寂山石的魅力的作品。吳為拍攝的《塔院小區》展現植物在四季中的生長變化,拍攝人們按季節變化而展開的生活內容,拍攝四季冷暖中人的樣子,讓人産生好像正走在自家小區的路上的感受。李東翰的作品《十三號》拍攝的是北京地鐵13號線沿線的“風景”——夜色中的都市空間,大橋下,大廣告牌,大煙囪、大柵欄以及大片的共享單車集散地,經由數字感光後計算而轉換出的色彩,呈現出一種獨特的表現力。

  本次展覽策展人、北京電影學院副教授朱炯介紹,不同的觀看視野與思考維度,使不同的“風景”匯聚。三位攝影師的作品聯展,也許能給大家帶來一次關于“風景”的頭腦風暴。據悉,展覽將持續至10月5日。

  攝影師自述:

  王濤《山水寂》

《山水寂》 攝影 王濤

《山水寂》 攝影 王濤

《山水寂》 攝影 王濤

《山水寂》 攝影 王濤

  “山水寂”出自于吳敏樹的《君山月夜泛舟記》中:“夜來月下,山水寂然”,這或許就是一切景語皆情語。那些年我喜歡獨來獨往于山水間,對所見景觀似乎常常會有即興呼應,作為拍攝理由,留下那瞬間的影像;也會刻意對景觀加以主觀幹預,遵循內心的想法進行拼裝組合,來滿足個人的觀看。

  直面那些山水,試圖借助對景象的“涅槃重生”來完成對自我語境的構建。在這樣的狀態下往往會比較直觀地傾向于風景的時間截取和空間組序,由此帶來視覺到精神的疊加是如此強烈,也許這時,山不再是山,水不再是水。

  吳為《塔院小區》

《塔院小區》 攝影 吳為

《塔院小區》 攝影 吳為

《塔院小區》 攝影 吳為

  我生活在塔院小區裏,不到一年的時間,説是居住其中,常常睡個覺醒來,就又去學校了。即便如此,也把塔院小區,當做了自己的家。

  有一晚拍照時遇到塔院小區最老的住戶,他説這個小區的名字是因為這裏曾是尼姑和尚死後的碑林,遍地是塔,于是稱作塔院小區。

  現如今,蕓蕓眾生,一年四季,帶著七情六欲生活在這裏。

  塔院小區有四個院,分別是迎春、消夏、朗秋和晴冬。閒散自由地行走其中,是課余最輕松的調劑。不知不覺,有了這些照片,都是些日常真實面貌的紀實景象,匯總在一起,就變成了我的生活。也恰好記載了這個時代這座城市這個小區的居民,以怎樣的方式和態度在度過他們的時光。

  陽光雨露,皆是恩賜。但願這些照片,能夠代表這個時代的他們,和這個階段的我。

  李東翰《十三號》

《十三號》 攝影 李東翰

《十三號》 攝影 李東翰

《十三號》 攝影 李東翰

  就在2017年從麗水駕車回到北京的那天,經歷十九個小時的駕駛,滿身疲憊,當看見西直門邊的那三個大鞋墊時精神頓時放松了下來,終于回來了。

  回到家中打開窗戶,恰巧一輛城鐵列車飛馳而過,這就是北京城鐵十三號線。

  起初對這條城鐵痛恨無比,每次有列車經過就會有巨響傳來,常常在晚上睡覺的時候被其吵醒。伴隨著時間的流逝,我慢慢適應了城鐵發出的聲響,也就漸漸忽略了它的存在。

  直到長途歸來,恰巧一輛列車從我腳下駛過,才想起自己對這條身邊的城市鐵路並不熟悉,或者説熟悉的僅僅是這條城鐵的某些站臺。我決定要好好看看它,也看看這條路上沿途的風景。于是便有了這場旅程。

  從那年冬天,但凡不用加班,我便帶上相機沿著這條鐵路行走。當然鐵路是上不去的,我只能始終圍繞著它,但即便是這樣,這場旅程依然充滿樂趣,因為這使我看到了從未在意過的北京風景。

  在安靜的夜幕下沿著十三號線行走,在淩冽的寒風中觀看沉思,北京的確是個難以貼上純粹標簽的城市。她有繁華,也有冷漠;在充滿金屬質感的城市建築之外,更有著很多柔軟的市井的氣息;這座城市充滿了樸實,也同樣充斥著無數超現實的奇幻景象;多種文化在表象呈現在多變的夜色之中,許許多多的事物存在其中無法用言語形容,我貪婪地觀看,貪婪地按下快門,貪婪地記錄下這個時代迷人的印記。

(編輯:李哲)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