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新中國歷史形象的詩意書寫——《奮鬥吧 中華兒女》的史詩品格

時間:2019年10月09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馮雙白
0

《奮鬥吧 中華兒女》演出現場 郭幸福 攝

  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而創演的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奮鬥吧 中華兒女》自上演和播出以來,引起了全國上下的高度關注和廣泛熱議,反響強烈。這部大歌舞式的藝術作品,與國慶之日的大閱兵、國慶之夜的大聯歡,共同構架起一座宏闊的平臺,交相呼應地烘托著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從而將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慶賀活動推向高潮,席卷大江南北,風靡世界網絡,充分展示了全新的中國國家形象。

  從1949年新中國成立至今,在70年的藝術舞臺上,已經先後誕生多部以中國革命歷史為主題的大型歌舞作品。最早的一部是《人民勝利萬歲》,由華北大學三部(文藝學院)為慶祝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勝利召開及圓滿閉幕于1949年9月30日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演出,受到了毛主席等中央領導的讚賞。這部被稱作“大歌舞”的作品,有研究者稱其“不只是一部單純的藝術作品,更是一部涉及到在復雜的歷史語境中建構當代中國早期國族形象,也是涉及到新的國家意識形態的感性魅力。”1964年5月,一臺名為《在毛澤東旗幟下高歌猛進》的大歌舞吸引了第五屆“上海之春”的萬余觀眾,這個有八場十六景的音樂舞蹈史詩,是上海文藝界為慶祝上海解放15周年而創制。隨後,又有三部被稱作“音樂舞蹈史詩”的作品問世,分別是為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5周年、35周年、60周年而創演的《東方紅》《中國革命之歌》和《復興之路》。縱觀這些被稱作“史詩”的大型音樂舞蹈作品,它們都擁有以下特點:首先,以史為線,結構宏闊;其次,體量巨大,參與者眾;第三,音樂舞蹈,支撐主體;第四,舞美精心,場面壯觀;第五,組織復雜,動員力強。這些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動輒數千名演員,帶來了令人震撼的視覺衝擊,成為中國現代藝術史上的壯觀景象。

  《奮鬥吧 中華兒女》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誕生,可謂恰逢其時。它的問世,如同其他大型歌舞作品一樣,背後都有著某種巨大歷史變革的契機——全國各族人民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取得了政治、經濟、科技、軍事等等各領域翻天覆地之偉大成就。這一點,恰如克服了嚴重的經濟困難,在第三個“五年計劃”建設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偉大成績之後出現的《東方紅》,或如十一屆三中全會中國社會歷史巨變之後問世的《中國革命之歌》以及2008年北京奧運會之後升騰而起的中華世界地位之變帶來的《復興之路》。

  《奮鬥吧 中華兒女》繼承了前述各部大型音樂舞蹈作品在思想性、藝術性和政治性上的精湛品格,並在藝術品格上有所突破與創新。可以説,《奮鬥吧 中華兒女》在“史詩”品格上具有充足的自身完整性,集中體現在以下三點:

  信仰的莊嚴

  史詩,必有獨特的品格。縱觀古今中外被稱為史詩者,無不是創世的書寫。創世,必探索精神信仰的原點,必深入信仰的境地而用詩性的語言表達信仰的莊嚴。

  音樂舞蹈史詩的方式的核心,是用史詩進行國家形象的藝術抒寫和塑造,其根源何在?正在于歷史自身所貫穿的精神信仰,正在于用莊嚴的藝術來解讀和闡釋初心的力量,更加濃縮和精煉,更加直抵歷史的本質,更加直抵觀照歷史之人心!這大概就是“人心所向”吧,恰如《奮鬥吧 中華兒女》一開始所標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是近代以來中華民族最偉大的夢想。中國共産黨一經成立,就把實現共産主義作為黨的最高理想和最終目標,義無反顧肩負起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使命,團結帶領人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鬥爭,譜寫了氣吞山河的壯麗史詩。特別值得指出的是,晚會的四個篇章,均突出了奮鬥二字,比起歷史綜述性的結構方式,《奮鬥吧 中華兒女》的精神指向性極其鮮明、突出。晚會第一篇章,從《國際歌》入手,既是歷史真實的寫照,又是中國共産黨人精神信仰的藝術點睛之筆,宣示著極其重要的新中國精神原點。晚會的許多藝術形象,都具有強烈精神象徵意義,如井岡山上由無數火炬形成的“鐮刀斧頭” ,再如承接《東方紅》的意緒而出現的向陽葵花。當整個晚會表述黨的十八大以來之歷史進步時,用了十個大型復合型的音樂舞蹈詩歌朗誦作品,藝術地表現了諸如青山綠水、精準扶貧、強軍之治、人類命運共同體等重大歷史景觀,生動而精準地呈現了習近平總書記治國理政的深刻理念,以及這些理念背後的初心。在馬克思等先賢大哲們看來,史詩的品格一定是某種民族精神的結晶,史詩之所以是人類在特定時代創造的高不可及的藝術范本,就是因為它的精神價值內涵。《奮鬥吧 中華兒女》的史詩品格,恰恰在于它無比鮮明的精神價值取向。

  英雄的高貴

  史詩,必有獨特的品格。它必是英雄的讚歌,必導向叱吒風雲的高貴。

  音樂舞蹈史詩類型的文藝作品,當然與歷史有特殊關聯。但是,如果一個類似的史詩作品只是一個編年史式的實錄,缺少了存在于具體事件又超越歷史時空的藝術形象,就失去了史詩對歷史的特殊概括方式。深入探尋《奮鬥吧 中華兒女》的藝術表達,可以説,奮鬥,是晚會的表述主題詞;人民,是晚會的主角。歷史是人民創造的,人民是歷史的主人。《奮鬥吧 中華兒女》裏,我們如此清晰地看到了中國共産黨人帶領中國人民的奮鬥身姿,其中有中國工農紅軍的冷峻臉龐,有毛主席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偉岸身影,有騎著自行車在圓舞曲中意氣風發的時代青年,有抗擊洪水而不畏犧牲的普通士兵。晚會用巨大的、縱向豎立起來的、可以抽拉移動的平臺作為背景,用平臺上的集體塑像方式,在變化的燈光切割、肢體語言的聚散捭闔中,為歷史上的英雄們塑像。濃墨重彩,刀刻斧鑿,給人強烈的感染。人類歷史上得到千百年傳頌的史詩級別的文藝作品,一個最最重要的母題,就是英雄讚歌。無論是古希臘的《伊利亞特》《奧德賽》 、印度的《摩訶婆羅多》,還是中國的《格薩爾王傳》,英雄史詩是一定歷史時代裏人們生活的全景反映,更是人類歷史英雄業績和靈魂的昭示。當我們看到《赤子》的旋律響起時,于敏、李延年、黃旭華、申紀蘭、張富清、屠呦呦、孫家棟、袁隆平等共和國勳章的獲得者們的形象紛至沓來;當我們看到科學家郭永懷在飛機失事之前,和警衛員緊緊抱在一起,用兩個人的血肉之軀,保護裝有重要數據的公文包之時;當我們聽到《英雄讚歌》那句烽煙滾滾的歌詞之時,英雄的高貴品質,已然轉換為文藝作品的史詩品格。

  歷史的詩意

  史詩,必有獨特的品格,它必是歷史的集成,必容納無數口口相傳之心靈的詩意。

  每一個民族都有自己的抒情傳統。史詩,總是在歷史積累了足夠的藝術元素之後,經過口口相傳的淘汰、集合、濃縮、歷練之後,以最終的歷史記憶的形式出現,並且在歷史長河的奔流裏繼續升華。能夠被口口相傳,是因為其中有人類需要的詩意。詩和遠方是吸引人的,但是沒有詩意的遠方是迷茫和無趣的。濃縮的,當是詩意的精華。詩意,是《奮鬥吧 中華兒女》在歷史事件裏提煉出來的重要品格,它用一係列人民大眾耳熟能詳的音樂旋律,串聯起歷史記憶,將現、當代優秀音樂舞蹈作品納入到創作的有機構成中,繼承了大型音樂舞蹈史詩創作的基本方式,又給予了創新性發展。例如,整場演出是70余首經典歌曲和新創音樂的集萃,做到音樂上整合通融,需要很深的功力。迅速轉換的聲音旋律,怎樣擺脫過于急速變化而帶來的散亂之弊呢?《奮鬥吧 中華兒女》採用大型舞蹈的方式,整合多支歌曲的意象,從而達到詩意的完整。例如,主創團隊通過一組相當完整的舞蹈畫面,通過山翀等著名舞蹈家的有力表演,通過基本一致的集體形象,串聯起了《南泥灣》《延安頌》《怒吼吧黃河》《大刀進行曲》《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渡江渡江》等經典歌曲,濃墨重彩地塑造了民族解放道路上奔跑著的民族戰士形象。在此,音樂是經典的,詩意卻是通過貫穿性的舞蹈形象塑造和表達的。當《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出現時,觀眾無不為之動容。再如,我們的大歌舞,常常用多民族的歌舞暗喻中華大家庭的深刻理念。蒙古族、回族、藏族、苗族、彝族、高山族等少數民族民間舞蹈的串聯式展現方式,成為從《東方紅》之後各個大歌舞都採用的藝術范式。《奮鬥吧 中華兒女》也採用了這樣的歌舞組合,但它不是一個一個民族獨立出場,而是復合性更強,呈現出多民族融合的場景。《奮鬥吧 中華兒女》體現了政治文化力量借助“詩意”的話語建構共同認可的國家形象,從而表述著中國共産黨所領導的人民國家超越了地區性、單一民族性或族群性局限,真正獲得了國家形象的權威性塑造。從而,詩意的音樂舞蹈,轉換為有效的國家形象之美學話語。這不正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典中文藝作品最好的立象表意嗎?

  史詩是莊嚴的化身,它是歷史的背書,它是一個民族或國家之精神家園豐沃的大地,它是人類文化滔滔不絕的靈魂長河。《奮鬥吧 中華兒女》的史詩品格,給我們激情,給我們激勵,也給我們有益的藝術啟迪。

  (作者係中國舞協主席)

(編輯:單鳴)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