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産業>産業研究

文化經濟變革,金融投資機構應審視評估模型

時間:2019年11月15日 來源:《中國文化報》 作者:金 巍
0

  文化金融保障了文化産業在“新常態”時期保持中高速發展

  從廣闊視角上看,文化金融不僅推動了文化産業的發展,也推動了文化經濟的發展,同時文化經濟的變化也會深刻影響文化金融的發展。

  十年來,我國文化金融規模增長較快,在文化産業和文化經濟中的拉動作用明顯。進入“十三五”時期以來,文化金融發展呈現了一些新的特徵:一是進入制度供給頂層設計和基層執行績效並重的階段;二是進入創新發展和規范發展並重時期;三是發展目標調整,追求規模增長與高質量發展並重;四是産業關注點正在發生變化,純粹的內容産業與融合性産業並重發展;五是文化價值環節延伸,文化産品供給與文化消費並重。

  在新的時期,文化金融尤其要關注文化經濟變革,包括文化經濟結構的變化、文化經濟動力的變化、文化消費的變化等,這些都預示著一些深層次的變化,將對文化金融形成深刻的影響。

  從目前看,文化經濟形態變化體現在三個方面:版權經濟、創意經濟、數字文化産業。版權經濟能否成為一種可靠的法治經濟和契約經濟形態?創意經濟能否在工業化生産和個性化生産之間取得平衡?數字經濟是否將成為一種顛覆性的文化産業?這是擺在文化金融工作者面前的重要問題,會影響文化金融發展的走向。

  版權經濟是知識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版權經濟從另一角度體現了契約經濟與法治經濟屬性,這是金融市場的基礎。版權經濟在業態上有版權授權、版權衍生商品、版權運營中間商和平臺、知識付費、國際版權代理與服務等,圍繞著這些形態,國內正積極展開版權質押信貸、版權信托、版權融資租賃、版權證券化、版權保險、版權交易中心等金融探索。

  中國的創意産業和文化産業有橫向、縱向的多種聯係,也可以和社會學、經濟學廣泛交叉。在實踐中,文化創意産業融合性發展,並已形成了一個有別于國外創意産業概念的有中國特色的創意産業。但無論如何,創意階層與個性化生産依舊是不可忽視的文化創新模式,是文化動力的來源。在創意者們的視角下,金融與文化産業的距離非常遙遠。但事實上,國內正發展出一些資本介入推動的創意組織——一類是孵化器和加速器,它們試圖通過資本推動創意者創作;另一類是創意管理型企業,資本方面一般會認為處于良好創意管理過程的創意(版權化成果)將具有更高的估值。另外,一些融合性創意産業,如工藝設計行業,也被證明需要金融的參與。

  數字文化産業是以文化創意內容為核心,依托數字技術進行創作、生産、傳播和服務的新興業態。2018年,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31.3萬億元,佔GDP比重達34.8%,毫無疑問,數字經濟已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引擎。與數字經濟相關聯的還有智能經濟、平臺經濟、物聯經濟、分享經濟、長尾經濟、普惠經濟等。經過多年發展,如今,數字技術和數字基礎設施已成為許多文化企業的基本生産資料;數字技術成為一些企業的生産係統、經營係統和決策係統;基于互聯網技術、數字技術的新商業模式層出不窮;通過網絡消費改變了消費者習慣和消費決策模式……總之,數字技術改變了文化企業的資産形態,這需要金融機構或投資機構重新審視自己的評估模型。

  文化金融要推動文化生産、服務文化生産,也需要良好的制度環境、産業基礎,需要新的價值發現、優質的資産基礎。而當下正處于大變革中的文化經濟,無疑為文化金融的發展打開了新的視角,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作者係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文化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文化金融50人論壇”秘書長、社科文獻出版社《文化金融藍皮書》主編)

(編輯:王少傑)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