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熱點問答:TikTok為何起訴特朗普政府
2020-08-25 14:49:22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新華社洛杉磯8月24日電 熱點問答:TikTok為何起訴特朗普政府

  新華社記者黃恒 高山

  互聯網平臺TikTok24日正式提起訴訟,控告特朗普政府于8月6日發布的與TikTok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有關的行政令違法。TikTok為何要採取這一法律行動?TikTok的起訴內容和訴求是什麼?起訴是否能讓備受美國政府無端打壓的TikTok重獲生存空間?

  TikTok起訴原因是什麼

(國際)(1)TikTok就美國政府相關行政令正式提起訴訟

  這是8月24日在美國洛杉磯拍攝的加利福尼亞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 總部位于洛杉磯的互聯網科技公司TikTok24日向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遞交起訴書,正式控告美國政府日前發布的與該公司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有關的行政令違法,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新華社發

  TikTok24日在其官網説,對一家商業公司來説,這麼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該公司已別無選擇,只有採取法律行動才能維護企業、用戶和員工的合法權益。

  這一切源于特朗普政府近一年來不斷加緊對TikTok的“圍剿”。一些美國政客長期以來不斷指責這一廣受用戶歡迎的視頻軟件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同時以此為由要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字節跳動2017年收購Musical.ly展開調查。與此同時,臉書等美國互聯網公司為追求自身商業利益,也不斷通過遊説等方式,呼吁政府對TikTok實施制裁。

  在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啟動調查時,Musical.ly已經和字節跳動自研的TikTok合並,統一使用TikTok的名稱。TikTok始終不斷完善用戶數據管理、內容監管、公司治理結構等各方面的制度,並在調查過程中提供大量文件證明了TikTok軟件和數據的安全性。眾多獨立網絡安全機構,甚至美國中央情報局在評估後都認為,沒有證據顯示,TikTok存在指控中所謂的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的行為。

(國際)(2)TikTok就美國政府相關行政令正式提起訴訟

  這是8月21日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卡爾弗城拍攝的TikTok公司標志。 總部位于洛杉磯的互聯網科技公司TikTok24日向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遞交起訴書,正式控告美國政府日前發布的與該公司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有關的行政令違法,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新華社發

  但是,特朗普政府依然在8月6日和8月14日連續發布兩道行政令。前者規定,受美國司法管轄的任何人或企業與字節跳動及其子公司的任何交易都將在45天後被禁止,後者則勒令字節跳動在命令發布90天內剝離TikTok,而且必須將後者賣給一家美國公司,剝離和交易都需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審查批準。

  面對這一局面,TikTok選擇了起訴。該公司于22日發表聲明説:“近一年來,我們懷著真誠的態度,尋求跟美國政府溝通,針對其提出的顧慮提供解決方案。但美國政府罔顧事實,不遵循正當法律程序,甚至試圖強行介入商業公司談判。為確保法治不被摒棄,確保公司和用戶獲得公正的對待,我們宣布正式通過訴訟維護權益。”

  TikTok起訴理由是什麼

(國際)(5)TikTok就美國政府相關行政令正式提起訴訟

  這是8月21日拍攝的TikTok位于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縣卡爾弗城的辦公室。 總部位于洛杉磯的互聯網科技公司TikTok24日向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中區聯邦地區法院遞交起訴書,正式控告美國政府日前發布的與該公司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有關的行政令違法,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新華社發

  TikTok24日發起的訴訟,針對的是特朗普政府8月6日簽發的行政令。在起訴書中,TikTok指控這份行政令發布程序不合法,破壞了該公司本應享有的憲法權利,同時行政令稱其依據《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採取措施,也是對該法的濫用。

  盡管並不針對14日的行政令,但TikTok也在訴狀中列舉了該公司接受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調查時所採取的積極行動和後者在調查程序上的非法行為。TikTok説,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從未向TikTok表明,公司採取的各項安全措施無法解決牽涉國家安全方面的關切,而且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早在法定審查期結束之前便結束了與TikTok的聯係,拒絕與公司和代理律師溝通,拒絕考慮公司提出的各項建議,最後在審查期限到來前5分鐘通知説,確認合並案引起所謂國家安全風險。

  上述細節背後,TikTok很清楚,美國政府的行政令出于政治目的,此次對特朗普政府發起訴訟,挑戰的是美國政府無端對商業公司施加的不公正待遇。TikTok在訴狀中指出:“該行政令並非建立于真正的國家安全關切基礎之上。獨立的國家安全和信息安全專家已對這一行政令的政治化本質提出批評,並懷疑它所聲稱的國家安全目標是否源于初心。”TikTok還在訴狀中表示,美國大選日益臨近,美國政府發布該行政令的背景和時機充分表明,這只是打著維護國家安全的旗號為特朗普選戰中操弄反華議題造勢。

  TikTok起訴勝算幾何

  盡管TikTok在起訴書中詳細陳述了各方面的情況,但法律專家普遍認為,TikTok要在美國打贏這場官司的成功幾率不容樂觀,字節跳動最終能夠保住TikTok美國業務的可能性也不大。

  首先,本次訴訟僅針對8月6日的行政令,之所以不把8月14日的行政令列入,是因為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是聯邦級別的跨部門委員會,有權審查一切外國在美國投資,判斷其是否損害美國國家安全,依據的是對《1950年國防生産法》進行了修正的《埃克森-弗洛裏奧修正案》,其調查結果基本不受司法評估影響,因此很難通過法院推翻。此前類似案例中,法院支持原告主張的享有合法程序的權利,但並不改判結果。

  其次,外國政府和企業此前對于美國政府援引《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採取的行政令發起過很多挑戰,但一般只能在程序合法性方面得到支持,很難挑戰行政令與其法律依據之間的關係。正如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法學院教授史蒂文·達維多夫·所羅門24日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所説:“雖然特朗普似乎擴大了他行使緊急權力的法律邊界,但法官不太可能予以幹涉。”

  最後,8月6日行政令中的核心概念“交易”並沒有明確定義,還有待美國商務部在規定期限到達後予以解釋,所以目前TikTok只能等具體限制措施明確並評估其影響後,再去法院申請初步禁止令。在此期間,鑒于要求字節跳動剝離TikTok的行政令依然有效,而且幾乎不可能被法院更改,字節跳動只有兩個選擇,要麼關閉TikTok的美國公司,要麼將其出售給別的美國企業。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瘋狂打壓TikTok和字節跳動的真實意圖,是在全球范圍封殺TikTok,阻止字節跳動成為全球公司。正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24日所説,美國個別政客針對TikTok等特定企業的胡作非為,實質是對某一領域取得領先優勢的非美國企業採取有組織、係統性的經濟霸淩。“這些企業都是行業翹楚,是非常優秀的國際化公司。美國個別政客害怕非美國企業的強大和成功,因此不惜動用國家力量百般打壓。”在這種背景下,TikTok很難在美國法庭上完全贏得本屬于自己的權利。

  TikTok起訴意義何在

  既然這場官司很難打贏,既然最終結果很難更改,TikTok起訴是否是毫無意義之舉呢?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一方面,TikTok有可能通過法律行動,為自己贏得時間,從而使字節跳動即使最終被迫剝離TikTok美國業務,也能以一個比較好的價格或條件將其出售給一家合適的美國企業,從而盡量保護企業的投資回報。畢竟,中國企業在海外發展很不容易,打官司並不是為了賭氣,而是為了生存和發展。所羅門説:“TikTok可以努力説服法院推遲執行行政令,從而延長交易時間。這就是訴訟的意義:避免情急之下賤賣。”

  另一方面,字節跳動通過這一舉動也表達了面對特朗普政府打壓的態度,中國企業不可能、也不應該在面對美國某些政客的霸淩行徑時忍氣吞聲,更不會任其宰割;同時,TikTok也通過在起訴書中擺事實、講道理,向世人説明,該公司是負責任和講道理的,並沒有美國某些政客所污蔑的那些不良做法,這樣能夠向全球市場、企業家、投資人以及普通民眾傳遞信心。

  新聞鏈接:

  TikTok就美國政府相關行政令正式提起訴訟

  新華國際時評:用法律武器向經濟霸淩説“不”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加載更多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重慶仙女山機場正式開始校飛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武漢江漢方艙醫院正式關艙拆除
克什克騰風光
克什克騰風光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吉林琿春:邊境村發展特色鄉村旅遊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0570112641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