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中國駐比利時大使曲星就G20杭州峰會接受國際臺記者專訪

2016年09月08日 17:40:00 來源: 國際在線

圖片默認標題

  中國駐比利時大使曲星9月6日就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接受國際臺記者專訪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杭州峰會于9月5日閉幕。在一天半的時間裏,與會領導人圍繞會議主題和重點議題進行了熱烈而富有成果的討論,並達成許多重要共識。作為著名國際問題專家,中國駐比利時大使曲星一直關注著杭州峰會。當地時間9月6日下午,曲星大使接受了中國國際廣播電臺駐布魯塞爾記者史靖洪的專訪。以下為採訪實錄:

  記者:中方在會前曾多次表示,將與各方一道,力爭打造杭州峰會取得多項成果。目前杭州峰會剛剛落下帷幕,請問曲星大使,從世界經濟的角度來看,您認為這次峰會取得的主要成果有哪幾項?為什麼?

  曲星大使:從我的理解看,最重要的成果有這幾個方面:一個是創新增長。為什麼創新增長非常重要,這要從目前發生的經濟危機説起。發生經濟危機的根源是在原來非全球經濟的背景下,西方主導了世界經濟格局,他們利用廉價的勞動力、廉價的市場原料,利用這種不平等的經濟關係,超額佔有了發展中國家人民的原料和市場。這種情況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行不通了。現在發展中國家要向前發展,要過更好的日子,全球化的機制又可以使各國擁有其它渠道,比如投資可以繞開西方國家,直接進行投資,所以,原來那種不合理的國際經濟秩序沒有辦法再運行下去。

  現在要改變這個狀況的出路在哪裏呢?傳統的出路是增加經濟要素,比如大量增加投資,這有可能直接引出的問題就是産能過剩、大量地消耗原料,這樣就路子越走越窄,解決不了根本的問題。所以真正的辦法是要創新發展,要在同等經濟要素,甚至是更少的經濟要素下,要從供給側進行改革,繼而維持一定的市場需求,同時更加高質量地供給。那這些怎麼來實現呢?其實就是創新,通過創新,實現新的經濟增長。所以我覺得在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上,非常明確地向全世界發出這個信息,而這個信息得到了二十國集團所有成員和國際組織的一致讚同,所以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成果,也是中國對目前世界經濟的病症開出的卓有成效的藥方。

  第二點我覺得非常重要的是二十國集團將繼續強調體係的改革,比如金融體係的改革。金融體係要更加完備,治理需要進一步的改革,這也是切中了目前國際經濟的一些要害。自從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大家都在説國際金融制度需要進行改革,發展中國家的份額要得到與事實相吻合的體現,但都沒有落到實處。在這次峰會上,大家再次重申,而且一致地讚同,也制定了一些具體的指標。

  第三項成果是關于發展問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在進行會議總結時專門説了一句,即在二十國集團的歷史上,把發展作為會議的主題,這是第一次。現在世界上許多問題實際上是由發展的問題引出來的。世界上為什麼有許多地方動蕩、不穩定,説到底是老百姓沒辦法過好日子。當老百姓沒辦法獲得基本的生活需求時,社會就不穩定,就容易出問題。所以中國把發展作為一個明確的主題提出來,讓二十國集團明確地對發展問題做出莊嚴的承諾,這是非常重要的成果,所以得到國際社會一致高度評價。

  第四個成果就是峰會再次強調投資和貿易的便利化、自由化。發達國家過去一直打著便利化、自由化的旗號,在金融危機發生以後,由于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他們逐步地感覺到他們的競爭力是在下降的。他們一方面感到競爭力在下降,一方面又要維持高消費的生活水平,那當然就會出問題了,所以他們由過去推崇自由貿易變為現在的實際上搞形形色色的貿易保護主義。這次二十國集團峰會上非常鮮明地提出來繼續推動貿易和投資的便利化,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也是切中了目前世界經濟的一個要害。

  目前世界范圍內有很多排他性的區域集團,比如説TTP、TTIP,這實際上都是排他性的,要搞小圈子,這與全球化的潮流是相違背的。這樣下去的話,會使整個世界經濟受到拖累,多敗俱傷。所以中國明確地提出來要推進貿易的便利化和投資的自由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成果。

  總之,我覺得這些是看得見、摸得著的,對世界經濟切中要害的一些成果,它一定會逐步推動世界經濟向更健康的、可持續發展的方向發展。這次峰會是在二十國集團歷史上規模最大、影響最大、成果最多、參加國家最多,而且代表性最廣的一次會議,更多的聲音被傾聽,更多的關切被考慮,這是這次峰會最大的成果。

  記者:杭州峰會是中國首次主辦二十國集團峰會,中國對這次峰會也是非常重視,那麼這次峰會在哪些方面打上了中國烙印?或者説,這次峰會的成果對中國今後的發展有什麼重要意義?

  曲星大使:給中國帶來的變化可以分為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

  從宏觀層面上來講,二十國集團這麼高水平的、這麼大規模的會議能在中國成功舉辦,這本身就是中國國力、治理能力的體現。中國提出的各種政策主張在會議上獲得了充分的體現,它會給中國經濟的未來發展帶來的新的空間。這次會議還展示了中國的形象,杭州的山水風景等方方面面都給大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所以,凡是過去參加過二十國集團峰會的其他國家領導人一定會‘能不憶杭州’嗎?今後他一説起二十國集團峰會,就沒有辦法不想起杭州,因為在二十國集團的歷史上,還沒有哪個國家能把峰會辦到這個程度,它讓全世界了解了中國。

  那麼在相對微觀的層面也有許多具體的好處。我剛才講到杭州峰會取得四大成就,比如創新,目前中國經濟的出路就在創新。中國對研發的投資越來越多,到2020年要達到2.5%,這樣中國就會進入研發創新型國家的行列。中國發展的大趨勢和G20確定的世界發展的大趨勢是吻合的,這樣中國和其他國家之間將會有很多高科技合作、創新型合作的機會。

  再比如繼續推動全球金融治理秩序的改革。由于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權不夠,所以這次G20會議大家再次予以重申,並立下具體的目標,要進一步解決代表權的問題。其實,解決代表權的問題,實際上就是增加發展中國家的表決權,而發展中國家中最核心的是要增加中國的代表權,這對中國將來在國際金融治理方面如何增加自己的發言權,是非常務實的問題。

  第三個是發展問題。這也是發展中國家的再工業化,或者是發展中國家的工業化問題。發展中國家的工業還處于前工業時期,沒有形成完備的工業體係,而中國目前有一個産業合作的問題。産業轉移是國際經濟發展的一個常態。中國改革開放之初,很多生産線是從國外引進的,其實是其它國家當時想替代的産能,而對中國當時的發展水平來説,還是非常適用的,對促進中國經濟發展,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目前,産業轉移這一規律還是存在的,所以發展中國家要工業化,就為中國和這些國家進行産能合作提供了巨大的機遇,這是雙贏的。

  中國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貨物貿易型國家,所以中國的産品在世界上非常具有競爭力。很多國家放棄了自由貿易的承諾,搞貿易保護主義。但貿易保護主義實際上對本國人民來説不是好事,因為它保護落後産能,消費者被迫用更多的錢去購買本國産品,但未必是最好的東西。從經濟發展的規律上來説,它不是鼓勵經濟向前、科技向前發展。所以在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上通過的進一步促進貿易投資的便利化,進一步反對貿易保護主義,對中國進一步開展貿易合作,意義也是顯而易見的。

  當然,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在中國召開,它對中國社會的管理,對軟硬件的要求,對空氣環境的治理,都提出了新的要求,是一種倒逼的機制。也就是説要達到國際水平,你就得這麼辦。

  記者:從本質上説,二十國集團還屬于非正式論壇,當年是為了應對國際金融危機而興起的。那麼,從目前的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看,您如何預測二十國集團的發展方向?

  曲星大使: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講話中表示,二十國集團應知行合一,採取務實行動。“我們應該讓二十國集團成為行動隊,而不是清談館。”這也就是説G20要向更加務實的治理平臺發展,不能只是清談館。當然論壇也是有好處的,為了最高層級的“論”,有很多機制在下面運行,但是畢竟它還不是一個具有約束力、可操作的一種機制。二十國集團下一步怎麼發展,在這次峰會的公報裏也説得很清楚,就是要推動它向一個持久的治理機制發展。應該説,杭州峰會就是在這麼一個關鍵時候召開的,它在很多方面提出了一些具體的成果,它有利于二十國集團向長久存在的治理平臺發展。當然它能不能這樣發展,還取決于各方能不能將二十國集團達成的這些共識、這些綱要、這些路徑轉化為世界經濟的正能量。當然從目前看,還沒有一個機制可以取代二十國集團這個機制。

  記者:那麼,G20有可能在將來取代G7嗎?

  曲星大使:G7目前是西方發達國家的一個溝通機制,他們之間就一些重大問題進行溝通,拿出共同的看法,從而維護他們的利益。在過去的時代,他們佔據了世界經濟的絕對主體,他們説了這個問題怎麼辦,世界經濟就只能這麼辦,所以那個時候,它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而現在的情況發生了變化。正是因為他們所説的不能變成世界經濟的現實,所以才出現了G20。所以説,目前世界經濟的治理機制在更多地從七國向二十國轉移。七國集團仍然可以存在,只要願意,他們內部可以開會溝通,但真正要解決問題,還得二十國共同行動。

  這種職能的轉移反映的是世界經濟發生的變化,是國際社會發生的變化。所以,歐洲國家、西方國家雖然不願意G7的重要性被“稀釋”,但因為G7已經解決不了世界經濟的問題,所以才接受了G20這樣一個新的機制。相關國家平等地坐到會議桌前,大家平等地來討論,這反映了世界經濟和國際社會深刻的歷史演變,必須是二十國討論來解決問題,這也是二十國集團的生命力之所在。(記者 史靖洪)

點擊查看專題
點擊查看專題

【糾錯】 [責任編輯: 余申芳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99431292743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