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多地狂犬疫苗一針難求 衛生部門呼吁加強動物管理
2020-06-09 13:44:4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住在河北石家莊的程媛今年第一次出遠門,是坐高鐵到北京,為的是打一針狂犬疫苗。

  程媛的事情並非個案。近日,河北、山西、陜西、雲南等多地狂犬疫苗都出現“斷貨”情況,不少人跑遍附近縣、市詢問接種點,狂犬疫苗“一苗難求”,上述多地發布“狂犬疫苗緊急”通知。

  在此情況下,衛生部門呼吁加強動物管理,按照犬類防疫有關規定辦理證件,並定期為犬注射獸用狂犬疫苗,建立犬只免疫屏障。

  6月6日,石家莊市疾控中心發布了公告稱狂犬疫苗供應緊張。截圖

  公眾跨市、跨省打狂犬疫苗

  5月26日晚,程媛被自家貓咪抓傷。程媛説,這只貓雖然曾經接受過驅蟲並打了疫苗,但她還是不放心,認為需打狂犬疫苗。

  當天,她咨詢了家附近的幾個疫苗接種點後發現,都沒有狂犬疫苗,“我從市問到各個縣城,都説疫苗斷貨了。”尋找了一整天疫苗未果,程媛打電話問了北京的醫院,對方回復“可以打”。27日一早,程媛坐高鐵到北京打了狂犬疫苗第一針,4天後又到北京打了第二針。

  河北衡水,劉元14歲的女兒被狗咬傷,為了保證女兒在24小時內接種到狂犬疫苗,劉元和愛人連夜開車到天津,才“追”到一針。

  情況不單單出現在河北。

  新京報記者梳理公開報道和微博求助信息發現,近日,雲南、山西、陜西、山東等多地都出現狂犬疫苗緊缺的情況。

  陜西藍田縣的喬鑫告訴新京報記者,5月2日他在老家被狗咬傷,先在縣城接種了狂犬疫苗第一針。從第二針開始,老家就沒有疫苗可打,他需開車2個多小時到西安市區打針。6月初到了他打第4針的時間,找了將近10個接種點才成功打到了第4針。

  5月29日,河北邯鄲市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員稱,“整個市幾乎都難找狂犬疫苗”,市民需自行聯係接種點,“一個一個找,完全碰運氣。”

  陜西西安一接種點的工作人員也證實,疫苗“斷貨”讓不少急需接種的人跨區、跨省找苗,“還有從山西坐著高鐵來打的。”

  多地發出“狂犬疫苗緊缺”通知

  6月2日,新京報記者根據石家莊市疾控中心官方公布的疫苗接種點,挨個聯係了包括石家莊市區、新樂市、趙縣、無極縣、高邑縣、正定縣等十幾家疫苗接種單位的電話,均被告知狂犬疫苗斷貨。情況最好的接種點,狂犬疫苗也從一周前開始“斷貨”。

  其中,趙縣疾控中心一名工作人員稱,趙縣從春節開始就沒有狂犬疫苗可打,有需求的市民只能去周邊縣市詢問。另一接種點工作人員稱,疫苗由上級部門調配,不定時會有少量疫苗到貨,但遠遠無法滿足來排隊等待接種的人。

  石家莊市12320衛生局熱線工作人員説,類似情況已持續半個月有余,每天會接到不少咨詢狂犬疫苗的電話,“前幾天每天(來電)都上千個了,邯鄲的、邢臺的,都來問。”其稱現狂犬疫苗處于“全國性的缺貨狀態”,並建議患者挨個撥打接種點電話咨詢。

  就此情況,石家莊市疾控中心也在6月6日發文稱,人用狂犬疫苗供應短期內仍不能有效緩解,部分區縣仍然處于斷貨狀態,多家狂犬疫苗接種門診無法正常提供接種服務。疾控中心要求各區縣指定1至2家接種門診負責狂犬疫苗的接種,做好重點保證供應工作。

  隨後,新京報記者根據陜西西安市疾控中心公布的疫苗接種電話,連續咨詢了西安市鳳城醫院、兵器工業五二一醫院、陜西省交通醫院等近10處接種點,其中9處接種點均“缺貨”。僅雁塔區中醫院工作人員稱可接種狂犬疫苗,但現有狂犬疫苗也是剛剛調到,庫存不多,如前幾次接種了非同一廠家的疫苗,需再詢問其他接種點。

  此外,河南平頂山市、山西太原市等地疾控中心直接發出“狂犬疫苗異常緊缺”的通知,提醒市民文明養犬。

  山西省太原一家接種點的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其所在接種點從2019年年底就有過“斷貨”情況,從今年4月份起,狂犬疫苗短缺的程度加重。

  生産企業減少造成市場總産能降低

  狂犬疫苗為何會緊缺?

  河北衡水市衛健委6月1日回復市民稱,疫苗斷供是狂犬病疫苗生産企業産能不足,及新冠疫情影響造成的。

  6月7日,河北省疾控中心工作人員回復新京報記者稱,總體來説,目前河北省採購的狂犬疫苗可基本滿足公眾接種需求,但處于供應緊張狀態。

  各地採購疫苗數量不平衡,“有的地方多,有的地方少,沒有疫苗的地方,就要到鄰近的地方去接種,不是太方便。”上述工作人員稱,目前河北省疾控正在積極協調生産廠家,增加疫苗供應量,在努力滿足公眾接種需求的基礎上,方便公眾接種。

  河北省疾控中心也提醒市民,要按照犬類防疫有關規定辦理證件,並定期為犬注射獸用狂犬疫苗,建立犬只免疫屏障。個人要注意保護自己和家人,以免被抓傷咬傷。

  就狂犬疫苗“斷貨”的情況,6月5日,記者聯係多家狂犬疫苗生産企業。

  遼寧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銷售部一工作人員介紹,公司的産量並未減少,目前市場總體處于疫苗短缺的狀態,“我們公司的生産一直是穩定的,各省市疾控部門、藥監部門經過招投標案來決定是否採購我們的疫苗,然後再由我們配貨。”

  林偉供職于國內另外一家主要生産狂犬疫苗的企業,他從業超10年,目前是區域銷售負責人。他説近幾年,疫苗企業在嚴格的質量管控下被大浪淘沙一樣的洗牌,現在全國有狂犬疫苗生産資質的公司只剩7家。包括他所在公司在內,所有企業的産量都沒有降低,反從2018年以來,不斷改進技術提高生産,但仍難以填平由生産企業減少帶來的總量短缺。“可以説2019年下半年以前,各地都在消耗庫存。後來庫存見底,新藥量滿足不了市場需求,就出現斷貨情況。”

  這樣的狀況並非沒有預兆。林偉説,總産能跟不上用藥速度,庫存越來越少,當時他已經有了缺貨的擔憂,“疫情減少人們的外出和流動,一定程度上抑制了疫苗的需求,但現在已經6月份,狂犬疫苗需求旺季來了。”

  一位不願具名的北京某高校免疫學專家向新京報表示,因國外狂犬疫苗不符合我國的標準,無法進入我國的疫苗市場作為補充,因此,應對當下疫苗困境的一個方法,避免與可存在隱患的動物接觸,飼養人也應加強對動物的管理。

  他提示,狂犬病確實是感染後致死率極高的一種疾病,不可有僥幸心理,一定要盡快去找疫苗。

  根據致傷後狂犬病發病風險高低,致傷動物分為高風險、低風險和無風險三類。高風險動物如犬、貓、蝙蝠等。低風險動物如牛、羊、馬、豬等家畜,兔、鼠等嚙齒動物。無風險動物即所有哺乳動物以外的動物,均不傳播狂犬病,如龜、魚、鳥類等,被其致傷後屬于無暴露風險,無需進行狂犬病暴露後處置。

  此外,從長遠角度看,上述專家認為,農業部門加強提升動物用狂犬疫苗的生産和管理是更為必要的,“提高動物打疫苗後的免疫性,減少人用疫苗的使用,這是最理想的狀態。”

  文中程媛、劉元、喬鑫、林偉均為化名

  新京報記者 張靜姝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志強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北京消費季 繁榮“夜經濟”
芒種時節麥收忙
芒種時節麥收忙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探秘徽墨傳統制作工藝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四川滎經:修復茶馬古道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6191126092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