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他永遠是衝在最前面的人”——追記木裏縣林草局局長楊達瓦
2019-04-03 12:20:2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成都4月3日電(記者吳光于)3月30日發生在四川涼山木裏的一場大火,奪去了30條鮮活的生命。年僅48歲的木裏縣林業和草原局局長楊達瓦長眠在他熱愛的密林中。

  在藏語裏,“達瓦”是月亮的意思。4月2日的夜晚,木裏的天空挂滿繁星,卻似乎不見月亮的蹤影。但從楊達瓦生前同事、朋友的講述中,這位藏族漢子的輪廓逐漸清晰。

  “他永遠是那個衝在最前面的人”

  “達瓦哥,一路走好!我們將懷念、繼承和發揚您忘我工作、勇于擔當的精神,守護好這片原始森林,守護好我們的家園……”4月2日,木裏縣林草局副局長劉興林在朋友圈裏寫下這樣的話。

  在他發出的照片中,楊瓦達和同事們在密林裏席地而坐,吃著方便面,雖然有些疲倦,卻面帶微笑——那是三周前他們在野外勘察時留下的工作照。

  當天,楊達瓦帶著劉興林和兩位林勘院的技術人員,徒步走了6個小時的山路,劉興林和兩個小夥子都走不動了,楊達瓦搶過他們帶的東西,左肩背幹糧,右肩背設備,走在了最前面……

  “他永遠都是那個走在最前面的人。”木裏縣司法局局長偏初翁傑與楊達瓦相識多年,記憶中的他總是事事衝在前。

  今年2月10日,三桷椏鄉發生森林火災,楊達瓦帶人前往火場,歸來時已經是5天後,一雙黃膠鞋連鞋底都磨穿了,腳也磨爛了。

  劉興林最後一次見楊達瓦是3月29日。他頭一天連夜整理完生態扶貧的項目申報材料,早上8點半和楊達瓦一起討論、修改。

  “達瓦局長本來周日還要趕到西昌去開會,結果因為火災耽誤了。”3月31日晚上10點多,楊達瓦行色匆匆奔赴雅礱江鎮的火場。

  沒有人料到,這一走,便是永別。

  4月1日下午,得知楊達瓦犧牲的消息,劉興林在辦公室大哭一場。“木裏森林面積廣,這個季節火災易發,沒有想到這一次他一去不回。”

  “他的恩,我永遠無法再報答”

  木裏是四川森林蓄積量第一的縣,蓄積量佔全國的百分之一。楊達瓦畢業于西昌林業技校,畢業後到木裏縣林業局(現更名為林草局)參加工作。此後,他的命運就與森林緊緊係在一起。

  2008年,楊達瓦從縣林業局調到麥日鄉任武裝部長。麥日鄉是木裏的森林大鄉,森林防火任務非常繁重。從木裏林草局專業撲火隊隊員李龍忠的講述中,能窺見一些森林撲火工作的日常——每當起火,撲火隊和當地的幹部就要第一時間奔赴火場,在離火場約80米的地方砍出隔離帶。隔離帶有的長達幾千米,寬度達到25至80米。執行完任務,大夥累得站著都能睡著。有一次,他們在火場上奮戰了五天五夜,大火撲滅後跳到河溝裏洗澡,把河溝都洗黑了。而當年的楊達瓦,在鄉裏分管森林防火工作,一有火情,就要和撲火隊一起衝到前面。

  因為工作出色,楊達瓦之後被調到李子坪鄉任鄉長。偏初翁傑説,自己還在擔任縣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時候,每次和楊達瓦談心談話,都能感覺他給自己壓了很重的擔子。“不管在什麼崗位上,他責任心特別強。”

  4月2日,李子坪鄉白草坪村村支部書記何楊清在接受採訪時數次哽咽。“昨天消息傳到村上,老百姓哭成一片。”

  “沒有他,就沒有我們這裏的通組路。現在村裏變化大了,我經常給他打電話想讓他回來看看,可他太忙了。”何楊清説。

  李子坪鄉是一個彝族、藏族、蒙古族、苗族聚居的多民族鄉。“達瓦鄉長從來都是一碗水端平。不管是誰去找他,他都會站起身,沒有半點官架子,客客氣氣的。”彝族村民何拉體説。

  何拉體因為孩子患有強直性脊柱炎,家中生活困難。楊達瓦在鄉裏工作的那些年,新農合的報銷不像現在這麼方便,他先後資助過何拉體好幾千元。

  “那時候他的工資一個月也就2000多,他的恩,我永遠都沒法再報答。”説到這,何拉體已經泣不成聲。

  無法再歸來的“藏族家的好兒子”

  2015年,楊達瓦調回了縣林業局,擔任森林防火指揮部辦公室主任。兩年前因為工作出色,他被提拔為林業局局長。

  “在大家的眼裏,他就像一位大哥,從來不擺架子。”劉興林説。

  今年春節前,他們一起去慰問退休職工。“達瓦,我們藏族家的好兒子。”老人們都這樣叫他。

  劉興林去年7月從四川省林草局下派到木裏工作。“縣城巴掌大的地方,連酒店都很難找,沒想到我們4個下派幹部一到,縣局已經提前給我們安排好了住處。達瓦局長太細心,細到連這麼小的事情都想得那麼周到。”

  到木裏工作9個月,劉興林和幾個單身漢若是下班後還留在辦公室,總能看見楊達瓦的辦公室亮著燈,他白天總在下鄉,只有晚上可以處理文件。

  有一次,楊達瓦和劉興林正討論著工作,楊達瓦妻子打來電話,商量送孩子去外地上學的事。劉興林聽見他説:“實在走不開啊,都這麼大的小夥子了,讓他自己去吧。”劉興林勸他,孩子是第一次出遠門,當父親的應該盡盡責。“後來得知他向縣裏請了三天假,可是臨到出發前,又因為工作下鄉去了。”

  他總是那麼忙,過去,不管回家再晚,80多歲的老父親總會坐在客廳裏撥弄著念珠、轉著經筒等他。而這一次,他再也等不到兒子回家了。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一橋飛架珠江口 南沙大橋通車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江蘇泰州:千垛菜花引客來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外國友人“穿漢服 賞春色”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貴州余慶:搶採“明前茶”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271124322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