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粳(jing)米變geng米 這些字詞拼音改得科學嗎?
2019-02-20 07:12:43 來源: 中國新聞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19日,一篇名為《注意!這些字詞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在朋友圈刷屏。

  文章提到,“不少網友查字典發現,許多讀書時期的‘規范讀音’現如今竟悄悄變成了‘錯誤讀音’;經常讀錯的字音,現在已經成為了對的……”

圖片來源:網絡截圖

  比如——

  “説客”的“説”原來讀“shuì”,但現在規定讀“shuō”,另外還有説(shuō)服;

  “粳米”的“粳”原來讀“jīng”,但現在要讀“gěng”;

  原來是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cuī),現在衰為(shuāi);

  原來是一騎(jì)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荔枝來,現在騎讀(qí)……

  很多網友紛紛感慨,“怕自己上了個假學”,“這是在向‘讀錯字的惡勢力’低頭”,“難道因為讀錯的人多就要改為錯的嗎?”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圖片來源:微博截圖

  對此,中新網記者聯係採訪了《咬文嚼字》主編黃安靖。黃安靖直言:“這是條假新聞,請不要擔心。”

  他告訴記者,這則“假新聞”中的大部分內容來自國家語委2016年6月6日發布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稿)>徵求意見稿》,但是至今尚未正式發布。

  “今後正式發布的《審音表》應該不完全和《徵求意見稿》一樣,也許擔心的‘讀音改動’根本就不會出現在正式發布的《審音表》中,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異讀≠錯讀

  由于方言等問題,長久以來很多字在民間都有不同的讀法。黃安靖強調,需要分清楚“錯讀”和“異讀”兩個概念。

  “錯讀是完全不按規律讀,異讀是雖然和發音標準不一樣,但有規律可循,而且大家不可能錯讀得那麼一致。”黃安靖介紹稱,語言會隨著生活發生變化,到一定階段會出現異讀現象,“一些異讀往往有生命力,隨著時間的推移,接受度越來越高,因此需要國家標準來確認發音”。

  1985年,國家發布《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對一些異讀詞進行了修訂。2016發布的《<普通話異讀詞審音表(修訂稿)>徵求意見稿》又對一些讀音進行了新的修訂,並發布在教育部網站上徵求意見。

圖片來源:教育部官網截圖

  例如,説(shuō)服、説(shuì)客、遊説(shuì),蕁(qián)麻則統一為蕁(xún)麻;除“地殼、金蟬脫殼”中的“殼”讀qiào外,其余讀為ké等。

  普通話審音標準是什麼?

  在黃安靖看來,《徵求意見稿》確實有許多地方是值得“議論”。比如“粳米”的“粳”本讀“jīng”,絕大部分人也是這樣讀的,但《徵求意見稿》中卻統讀為“gěng”。

  記者注意到,官方在修訂原則裏提到,以北京語音係統為審音依據,在充分考慮北京語音發展趨勢,同時適當參考在官話及其他方言區中的通行程度。

  黃安靖認為,普通話語音係統的確立雖然以北京語音係統為基礎,但通過幾十年的推廣,已經成為一個有別于任何方言的博大精深的係統,語音、詞匯、語法都按照自己的內部規律發展演變。

  “對普通話進行審音,還堅持‘北京人讀啥音就審定為啥音’,是否合理?我問過很多不同地方的人,不少南方人都表示讀粳(jīng)米。這是學術問題,意見可能還不統一,大家可以商榷。”(記者 張曦)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火樹銀花迎元宵
火樹銀花迎元宵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燈
北京:正月十五雪打燈
老牛灣雪景
老牛灣雪景
新疆天池:冬季旅遊持續增溫
新疆天池:冬季旅遊持續增溫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4137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