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預計2019年幼兒普惠園將佔八成 幼教業面臨新風口
2018-12-19 07:51:26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資料圖:幼兒園。 殷立勤 攝

  “孩子該進幼兒園了,可進什麼幼兒園?一家人愁死了:私立貴族園價格太高,我們這種工薪族負擔不起!普惠園錢少點,又擔心師資力量太差。”12月10日,家住重慶上清寺的劉弘女士不無憂慮地對《工人日報》記者説。

  近年來中國幼兒教育市場保持較快發展,有數據顯示,2012年我國學前教育的市場規模為820億元,2017年達到1900億元,預計2019年我國幼兒教育市場規模年均復合增長率將超過15%,達到2300億元,普惠園將佔到八成左右。

  面對高速發展的幼教事業,劉女士們的“入園難”並非矯情。民辦幼兒園雖然在數量上增長迅速,但是在硬件條件、環境創設、教學質量、師資隊伍培養等各方面較公辦體係仍有較大差距,特別是在欠發達地區,有特色、有品質的中高端幼兒園屈指可數,市場整體有效供給不足,存在較大發展潛力。隨著國家對公辦幼兒園的持續投入,未來幼兒園市場勢必會呈現二元制結構,公辦幼兒園更多提供的是普惠式教育,解決社會“入園難”的問題;而民辦幼兒園一定要辦出各自的教育特色,走市場化的路線,滿足特殊人群的中高端需求。

  民辦幼兒園如何破局

  普惠園政策再加上近年資本的入局,連鎖幼兒園集團快速並購整合,使單體民辦幼兒園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有分析認為,普惠園政策對高端園的影響不大。

  國家為解決“入園貴”難題而大力推廣的普惠園,已經成為大略方針,政府也會有意識地對一些民辦幼兒園進行收編,其中意見明確提出有5種推進普惠園的方式:

  “一是將重點發展普惠性幼兒園,逐年安排新建、改擴建一批幼兒園,支持企事業單位和集體辦園,擴大公辦資源;二是理順學前教育管理體制和辦園體制,建立健全”國務院領導,省地(市)統籌,以縣為主的學前教育管理體制;三是健全學前教育成本分擔機制,各地按照非義務教育成本分擔的要求,建立起與管理體制相適應的生均撥款、收費、資助一體化的學前教育經費投入機制,保障幼兒園正常運轉和穩定發展;四是構建幼兒園教師隊伍建設支持體係,根據普及學前三年教育的要求,確定高等學校、中等師范學校學前教育專業的培養規模和層次,加大本專科層次幼兒園教師的培養力度;五是加強幼兒園質量監管和業務指導,根據教育部制定的幼兒園保教質量評估指南,各省(區、市)應建立完善幼兒園質量評估體係,將各類幼兒園全部納入評估范圍。”

  隨著産業的發展成熟,家長教育觀念的不斷更新,未來各家機構的核心競爭力勢必要回歸教育本質,配套教育産品變得尤為重要。未來,民辦幼兒園的出路有3個:在不被收購的情況下找到資本依靠;作為投資人,如果在當地有2所以上的幼兒園,完全就可以自己做本地化的區域加盟、合夥人,成為其他弱小民辦園的“教學、管理、運營”服務商;升級培訓提供者。

  現在,無論民辦幼兒園還是公辦幼兒園,最缺的就是保育員、師資。統計數字顯示,到2020年,我國幼教保育員、師資缺口將達到300萬。這是一個很龐大的市場,也為民辦幼兒園轉型提供一種可能。

  幼教行業大洗牌勢在必行

  面對市場和政策的雙重變化,幼教行業面臨著新一輪洗牌。

  2016年11月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于修改的決定》,民辦教育産業的教育資産被劃歸為經營性資産,從而為民辦教育資本市場證券化掃除了法律障礙。不少幼教資産看到了資本化的前景,紛紛跑馬圈地,收購、並購熱情空前高漲。

  去年5月,教育部公布了《關于實施第三期學前教育行動計劃的意見》。意見提出,全國學前三年毛入園率達到85%,普惠性幼兒園覆蓋率達到80%左右。這意味著將有12萬民辦幼兒園被定性成普惠園。

  重慶兩江新區的一位幼兒園園長表示:“得到有關普惠園的消息時,我的第一反應是,老師留不住了。原本每個孩子每月收費5000元,如今只允許收費1000多,即使再補貼2000元,我依舊處于虧損狀態。”

  重慶一位幼教投資者項前説:“現在,整個行業都處于焦慮中。大集團在思考如何可持續發展,如何變革基因擁抱互聯網;中小機構面臨著選擇登記成普惠園,還是營利性幼兒園的難題;小型幼兒園更是一個小舢板,在變革中求生存。”

  近日,重慶市教委發文公布了《關于實施教育扶貧攻堅三年行動的意見》,提出將通過精準資助貧困學生、擴大農村普惠性學前教育資源、加強鄉村小規模學校建設等十大舉措,以補齊教育短板為突破口,構建全方位的教育精準扶貧體係。

  政府文件中已經明確指出,未來普惠園的覆蓋率將達到 80%。因而,幼教行業中出現了這樣一個共識——未來的幼教市場將逐漸形成“高端+普惠”二八分成格局。

  九鼎投資幼教産業整合基金總經理謝萬彬讚同這樣的觀點,認為從中短期范圍內來看,確實是會存在“二八分成”的格局。因此,整個行業即將進入一場由大資本和大監管雙重力量交錯下的行業洗牌,而二八分成背後,其實是幼教行業在加速分層。

  何為分層?“其實就是該營利的營利,該普惠的普惠,做內容的就做內容,做市場的就做市場,做平臺的就做平臺,專業人幹專業的事兒。”項前如是説。

  找準定位,教育行業的風口還在

  近年來,無論是面向投資人還是面向家長,教育行業始終堅信一個觀點:“教育行業科學的模式必然是線上線下的深度融合。”

  重慶師范大學著名教育專家王芹教授認為,教育行業是一個科技主義加人文情懷的行業,是個良心活,因此企業需要充滿耐心和匠心,以及投入大量的資金到教研和內容研發中。因此,只要找準定位,教育行業的風口仍在。

  智課教育聯合創始人、USKid中美雙師學堂事業部總裁翟少成表示,當幼兒教育沒有中央廚房的時候,擴張就容易出現教學質量的下滑與稀釋。因此小而美沒有錯,不甘于小而美,而且還並沒有標準化的體係和大後臺,才是滯後發展的主要原因。所以,中央廚房要線上、線下的服務都可以進行。

  藍象資本合夥人寧柏宇認為,2013年到2022年是教育創投的黃金十年,但是在2018年這個五年之際,教育創投黃金十年進入了下半場,具體來看主要有三個顯著的特徵:政策落地、資本避險、人才輩出。

  人口紅利、消費升級、科技、政策,是教育領域中可能發生變化的四個要素,任何一個要素發生劇烈變化,都會帶來新的市場機遇。

  “轉型成為普惠園?還是提高價格搶佔20%的營利性民辦園市場?這成為了擺在諸多幼教從業者面前的一道選擇題。”面對幼教從業者的憂慮,重慶掌上教子CEO張策認為,要想在這場大洗牌中存活下來,幼兒園一定要根據自身的情況找好定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探訪杭州“未來酒店”
探訪杭州“未來酒店”
魚躍人歡冬捕忙
魚躍人歡冬捕忙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濟青高鐵開通在即
夜捕
夜捕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61123872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