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高校教學“只打分不批改,只講課不答疑” 學生質疑
2018-08-05 14:46:21 來源: 工人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原標題:高校教學出現“只打分不批改,只講課不答疑”現象

  “老師,我想要的不只是分數”

  暑期正值出國申請高峰期,不少畢業生和即將升入畢業年級的高校在校生開始拿著成績單辦手續,不過,許多人看著成績單卻多了這樣一個問題,幾年大學生活,除了這些數字,為什麼自己從來沒有見過老師的批改?

  如今,大多數文科類專業課程的考核方式都是以期末課程論文為主,老師根據學生上交的課程論文評定成績。據浙江大學一位老師介紹,老師批改後的作業會上交學院存檔,隨時接受學校的檢查,因此關于論文的批注不能反饋給學生,學生看到的,往往只有分數和績點。事實上,學生只是在學校係統內查到分數,從來不知自己“得失在何處”,在許多高校都是普遍現象。

  缺少反饋令學生失去興趣

  不論是在申請獎學金和保研資格,還是申請海外院校所需的在校績點,成績都是不可或缺的。但是,看不到成績單,難免會讓學生對于教師所判分數的公正性持質疑態度,特別是當這門課程以人為判分因素較大的論文考核方式進行評分時。

  某在京985院校法學2016級學生田芳,在一門以論文為考核的課程中得了80分的成績,這嚴重拖累了平均分。“當時挺想去找老師問問,也就是向老師提出復議。但是大家都傳言去找老師復議,老師會把分數調得更低,我也就放棄了。”

  也有的學生是希望通過教師的批改得到提高。浙江大學廣播電視學2016級的一名學生,大一時寫了一篇自認為還不錯的論文,老師給的成績和自己的心理預期差距不大,但是因為對論文主題感興趣便想找老師探討一下。“我的目的是想了解論文存在的問題,但是老師還沒清楚我來意就説了一句‘你得了90分還嫌低嗎’,瞬間讓我失去了探究問題的興趣。其實我很想説,老師,念大學,我想要的不只是分數本身。”

  事實上,除卻了考試批改,對于學生的日常問題,大學老師的回答,似乎也並不積極。浙江大學的林同學,曾在一門專業課程期間就相關問題向老師提出疑問,但並沒有得到反饋:“在微信上問過老師兩個問題,他都沒有回復我,以後再有問題我也不問了。”

  “沒有給學生反饋,主要還是因為課程容量大,也缺乏聯係學生的渠道。”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邱戈副教授回應。這一觀點也得到了其他老師的印證,“老師一般會對學生上交的紙質文件打分、點評。如果先返還給學生再重新回收不僅費時費力,肯定還會丟失。如果老師與每個同學個別交談,像我這樣一門課160人以上參加,逐一反饋根本沒法操作。”

  大班制導致聯係機會缺失

  浙江大學思想政治理論教學科研部的潘于旭副教授,教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他會閱讀每位學生發來的論文初稿並給出建議,最後的成績根據學生修改後的最終版評定。之所以採取這一方式,潘于旭表示,如果學生交了論文後只能看到成績,卻不知道論文的成績如何給出,也無法從寫論文過程中有意識地提高自己的水平、鍛煉自己的寫作能力。

  “如果是小班級的課程容量,大論文的考核方式,我相信老師們都會給同學反饋論文意見。”潘于旭坦言,自己的論文反饋方式雖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也給自己增加了很大的壓力。

  “這是管理制度導致的,大班教學、從體制上缺少聯係渠道,讓反饋成了老師的個人行為。”邱戈説。

  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蘇振華副教授表示,反饋的必要性更多建立在作業質量上。他經常為國內外刊物評審論文,“這些論文都是作者精心研究後的成果,對有質量的論文要進行嚴肅的反饋,每篇論文我都會花很多時間進行評審,以確信我的判斷是合理的。但是學生的課程論文中有質量的不多,那麼老師也只能相對給分。”在實際操作中,也真的有學生拿著抄襲的作業去質疑老師給分低。

  不過,在蘇振華看來,學生完成論文作業依然有必要性。“寫論文其實就是做研究,需要長期艱苦的訓練。”

  在一些海外知名高校,對于學生論文批改是有相應辦法的,比如上百人的大課多由助教批改和反饋,小班課則由教授親自上陣,另外,在評分係統內,也要有教師的反饋。不過,這樣的反饋質量,有時也參差不齊因人而異。(記者 鄒倜然 實習生 王曉晴)

+1
【糾錯】 責任編輯: 聶晨靜
相關新聞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法國首只大熊貓寶寶周歲慶生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高溫“烤”驗四大洲 熱“火”還要燒多久
魚“戀”花
魚“戀”花
密林中的精靈——秦嶺金絲猴
密林中的精靈——秦嶺金絲猴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225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