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用本子記下給誰打招呼,以後怎麼還人情”教授自曝科研項目人才評審亂象
2018-06-26 08:54:32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不打招呼就覺得是不重視、不尊敬”“甚至要用本子記下給誰打招呼,以後怎麼還人情”“會做工作、溝通能力強現在是一個正面評價”……半月談記者在國內知名高校採訪時,一些專家教授和從事人才工作的學者對當前科研項目和人才評審中的不良風氣表達了憤慨,呼吁加強監督,完善懲戒,凈化科研評審環境。

  打招呼、做工作,滋長“人情評審”歪風

  時值年中,不少科研項目和人才評審陸續啟動。半月談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一些科研項目和人才評審中打招呼拉票、做工作等現象屢禁不止。

  “評審打招呼、做工作成了自保的方式,別人打了招呼你不打,就覺得你不重視。而且普通人打招呼還不行,往往得單位一把手如校長、書記出面才行。”一位在知名高校擔任學院院長的教授説,現在人才計劃、項目評審都會打招呼,作為學院領導,他深感無奈。

  “人情評審”風氣盛行之下,不僅本院的人才引進和項目申報會找該教授去幫忙做工作,一些校外學術圈的朋友也會找到他。“每個月請求幫忙打招呼的短信、電話少則幾個,多則十幾個。作為院長,我甚至要用本子記下跟誰打過招呼,考慮以後怎麼還這人情。”他無奈地表示。

  這位教授幾年前回國,他説,“作為學術項目領頭人,現在申報項目,除了考慮學術水平,還要看關係網有多廣,把通訊錄拉出來看看”。

  和他有同感的一位高校從事人才工作的學者告訴半月談記者,去年他們學校引進人才參與國家的人才項目評審,函評結果非常不錯,因為提交的文章、科研成果等書面材料很過硬,但面審淘汰的比例卻出人意料地高。“我們的注意力主要放在學術方面了,因此吃了大虧。”

  不僅在做人才工作參與評審過程中遭遇了拉票尷尬,該學者自己申報國家人才項目時也親歷了拉票歪風。他説,評委工作一般分評審前工作和評審中工作。評審前,申報人和所在單位得知評審專家信息後,要及時去“拜門子”。一般來説,申報者會通過四種方式來做工作:一是自己本人給評委發短信或打電話,請求關照。二是所在單位的領導出面給評委做工作。三是請業界知名的老專家、院士出面做工作。四是知名老專家、院士帶著申請人一道上門向評委匯報工作。

  評審中,則需要有更大的公關力度。有的申請人所在單位會出面做工作,要麼派專人找評審做工作,要麼單位主要負責人到評審賓館駐點做工作。如果評審組織特別嚴密,還會有人專門蹲守在評審點捕捉評委信息,甚至拍照回傳給後方,再去查找評委關係繼而做工作。

  “逢到重要的項目和人才評審,可能申請人和所在機構很長一段時間都在忙著做工作,跑公關。”他説。

  數字政績衝動,一些高校爭戴人才帽

  接受採訪的科研學者坦言,這幾年一些科研評審中的拉關係、打招呼風氣有愈演愈烈的苗頭,令人憤怒,讓人擔心。

  “一旦到了評審集中期,根本沒法幹正事兒。”他們表示,誰不做工作誰就會吃虧,最後被歪風綁架,浪費大量精力去做和學術無關的事情。

  受訪的一位學者向半月談記者展示了他在朋友圈所發的上述感嘆,短短幾十字的吐槽收獲了近百條學術同行的點讚和評論。有人留言説,現在評審不打招呼是對評審的不尊敬;還有人打趣道,現在科研人員會做工作、溝通能力強已經成為一個正面的評價。

  在這些學者看來,科研項目和人才評審中出現的打招呼、拉票問題,一方面是因為競爭激烈、僧多粥少的緣故;另一方面,還緣于科研GDP、人才政績驅動下,有項目、有人才帽子,才意味著個人和單位有資源、有地位,才能活下去。

  以高校為例,去年教育部搞“雙一流”評估,標志著高等教育新的轉折。為了適應“雙一流”要求,不少高校急需有大的科研項目和“戴帽子”的高級人才支撐。在這種情況下,一些學術水平或者整體實力一般的院校機構,為了生存發展,往往會舉全校、全機構之力去確保重要科研項目和人才評審過關。學術帽子有它的合理性,但是應該按照學術標準來公平、公正、公開地評價。

  “打開高校科研機構的網站,如果遮住校名看簡介,模式都差不多,論文數、科研項目數、擁有‘戴帽子’的高級人才數等。”上述從事人才工作的學者指出,在數字指標導向和一些領導的政績驅動下,評審人、申請人、用人單位、學術圈都被綁架了。

  一位受訪者説,評審中的上述亂象讓他們深感憤怒,十分擔心。憤怒是因為這種人情公關歪風的滋長讓科研和人才的評價標準扭曲,讓好的科研成果和好的人才得不到公正評價。擔心的是這種風氣污染了學術圈,大家被裹挾著在互相打招呼中漸漸成了利益和資源交換共同體,影響國家的科研水平。

  消除灰色地帶,劃出科研項目人才評審高壓線

  受訪的科研人員告訴半月談記者,現在打招呼公關已經發展到必須是相當級別的學術權威或者負責人,因為他們參加的評審多,可以互相交換評委資源,互相支持。

  “説實話,絕大部分評委都是好人,但是有時人心裏的‘秤’也是容易被打招呼影響的,特別是有的打招呼者對評委來説是領導、朋友或是恩人時,難免有還人情的思想。難免因‘感情’因素造成優秀的人和項目被PK掉。”受訪者深感無力。

  科研人員表示,一些評審拉票公關的現象就像皇帝的新衣,沒有人敢喊。一喊就破壞了規則,大家以後肯定就不帶你玩了。但是不喊,就必須跟隨在裏面隨波逐流,如果只是埋頭做學問,就會吃虧甚至很難存活。“做科研要無欲無求,保守初心才能做得好。如果只想著求名頭被欲望綁架,勢必會造成學術風氣的敗壞,也造成科研水平的下降。”

  受訪學者認為,現在幹部拉票賄選都有嚴格的處罰措施,而學術評審拉票卻還處于灰色地帶,這是不對的。他們建議,應該出臺相應的懲罰舉措,增加學術評審中拉票公關等行為的違規成本,比如將評審列為保密項目,一旦有接受公關説情的行為就視為違反保密條例等,給予相應懲戒,讓科研人員和管理者有所敬畏。對參與説情公關的雙方,列入黑名單,或者予以曝光,限制其參加科研學術活動,或給予失信認定,通過這些舉措凈化評審環境,真正做到學術優先,不拼關係、不拼圈子。(楊玉華)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樵蘇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鳥瞰福建寧德美麗茶山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甘肅戈壁濕地公園上演旗袍秀展示傳統美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徐州微山湖畔向日葵花海絢爛綻放引萬千遊人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乘風破浪 我們的徵途是大海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5701123035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