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直播答題終結野蠻生長
2018-03-01 07:49:16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一共12道題,每道題10秒鐘作答時間,全部答對者可平分一定數目的獎金。今年年初,一種直播答題贏獎金的互聯網新玩法火了起來,吸引大量用戶參與。

  然而,迅速爆紅的背後卻是問題叢生。有的平臺不具備法定的視聽節目直播資質,內容審核機制不健全,出現導向偏差;有的平臺單純追逐流量和點擊率,以低俗內容吸引眼球;而各類輔助作弊軟件的出現,也飽受網友詬病。

  2月14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下發《加強網絡直播答題節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對網絡視聽直播答題活動加強管理,進一步規范網上傳播秩序,防范社會風險。監管部門重拳出手,成為直播答題結束野蠻生長、逐漸走向規范的拐點。

  題目存硬傷 監管成真空

  考知識變考廣告

  “肉夾饃是哪個省的代表小吃?”在某場直播答題中,大部分參與者在選擇陜西省之後,卻發現平臺給出的答案是江蘇省。雖然該平臺及時道歉並給予補償,但如此低級的錯誤還是讓不少網友大呼“失望”。

  在動輒上百萬人參與的情況下,直播答題平臺應承擔起向社會傳遞有效知識和核心價值觀的責任。然而事實上,大部分直播答題平臺都缺乏嚴格的內容審核機制,不僅在題幹和答案的設置上出現事實性錯誤,還把明星的隱私八卦作為“知識點”提問。

  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説:“把明星的個人生活設置成題幹,容易讓缺乏辨析能力的年輕人誤將八卦視為知識能力,引發拜金、低俗、惡搞等損害社會公德和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情況發生。”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通知》中要求,網絡直播答題的內容要堅持正確導向,傳播健康有益的知識,不得傳播國家法律法規禁止的內容,不得傳播格調品位低下的內容,不得宣揚拜金主義和奢靡之風。

  中國傳媒大學新媒體研究院院長趙子忠説:“對直播答題內容的設定,不僅平臺要擔起主體責任,有關部門也要及時進行監管。”

  此外,題幹中頻現的廣告植入,也讓參與者質疑這到底是知識問答還是廣告問答。“為什麼某企業會把研發基地選在美國?”“某品牌外賣送達時為什麼還是熱的?”原本以傳播知識為初衷的直播答題,逐漸變成了廣告商們廝殺的戰場。

  有媒體調查顯示,某日四個直播平臺推出的31場在線答題中,10場為廣告專場,比例達30%,且大部分集中于“黃金時段”。

  “我國《廣告法》《互聯網廣告暫行管理辦法》明確規定,任何互聯網廣告形式都必須標明‘廣告’的字樣。但在網絡直播答題中,很多直播平臺在廣告專場‘偷梁換柱’地轉換廣告與題目,根本沒有任何廣告標注”,朱巍説,直播答題的廣告形式特殊,存在文化部門、工商部門和網信部門多頭管理,導致監管有真空或交叉,讓違法廣告鑽了空子。

  答題有貓膩 軟件能作弊

  拼能力成拼搜索

  “答題輔助軟件出售,需要的速加QQ。”在某直播答題平臺的貼吧裏,記者看到了這樣的內容。在淘寶上搜索“直播答題輔助”等關鍵詞,出現不少售賣輔助軟件的店鋪,價格從幾元到幾十元不等,月銷量最多的一家達100多筆。

  據了解,輔助軟件可以將手機屏幕一分為二,上面一部分是答題界面,下面一部分是檢索界面。而不少互聯網平臺也借著直播答題的東風,對自家快速搜索的技術進行推廣。

  “輔助類軟件,説到底都是通過抓取搜索的方式快速獲得答案。同時,也不能排除一些輔助軟件本身就是黑客工具。用戶用它答題時,黑客就很容易盜取他的個人信息。”朱巍説。

  輔助作弊類軟件的出現,不僅讓答題過程喪失公平性,損害參與者的利益,同時也破壞了直播答題平臺的合理規則。近日,某直播答題平臺的共同舉辦方和運營方將某輸入法訴至北京海淀法院,認為該輸入法遮擋答題頁面並自動顯示題目答案,存在不正當競爭行為。目前該案件還在進一步審理中。

  還有不少用戶質疑直播答題平臺在參與人數及獲獎人數上注水,以達到稀釋獎金的目的。比如在某場直播答題中,顯示在線人數是122萬人,但參與答題的人數卻是140多萬人。最後的通關名單中,一些昵稱為無意義的字母排列、粉絲為零的賬號,也被網友懷疑是平臺或廣告商注冊的僵屍賬號。

  有專家建議,未來直播平臺要想走得更遠,應提高答題過程的透明度、公開度,特別是涉及獎金分配、用戶參與的環節,需設置相應渠道,更好接受外界監督。(記者 董絲雨)

+1
【糾錯】 責任編輯: 薛濤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火樹銀花迎元宵
火樹銀花迎元宵
天津音樂學院藝考開考
天津音樂學院藝考開考
紅梅綻放滿眼春
紅梅綻放滿眼春
貴州松桃:苗鄉滾龍鬧元宵
貴州松桃:苗鄉滾龍鬧元宵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301122468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