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王牌”武器設計師本京:“投入全部激情才能持續前進”
2020-12-11 10:37:39 來源: 解放軍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S-300防空導彈係統。

    晚年時期的本京。資料照片

    “俄軍得到了可抵禦高超音速導彈的保護手段。”前不久,俄羅斯《消息報》稱,俄軍S-300V4防空導彈係統完成了綜合性測試。該係統防禦空中打擊范圍是傳統S-300的2-3倍,可摧毀包括巡航導彈和戰術戰役導彈在內的各種目標。

    披上“新裝”的S-300再度引起世人關注。S-300誕生可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在S-300剛剛立項時,總設計師拉斯普列京辭世,S-300項目失去了主心骨,幾近夭折。

    蘇聯武器設計師鮑裏斯·瓦西裏耶維奇·本京接手老師拉斯普列京的未竟事業,帶領團隊將設計目標逐一分解,展開集智攻關,最終打造出具有全空域作戰能力、高機動和強電子對抗能力的S-300防空導彈係統。

    隨後,本京又帶領團隊設計出S-300PM、S-300PM1等多款明星武器。如今,當S-300的作戰效能被屢屢讚揚時,人們依然會記起這位“王牌”武器設計師。

    啟蒙導師頻頻助力,“拉式粉絲”成長為型號總師

    1950年的一個夏日,蘇聯一名軍方高層被斯大林召見。斯大林翻閱著沙發上的文件,意味深長地説:“一架敵機曾于1942年7月10日飛越莫斯科上空,那是一架偵察機,想象一下如果那不是偵察機而是原子彈運載工具。這意味著我們需要一個全新的防空係統,即使在大規模突襲中也不能讓一架飛機通過……”

    當年8月,蘇聯政府通過了一項秘密法令——在莫斯科市周圍部署薩姆-1防空導彈係統,蘇聯當局擬定了一份30人的專家名單,畢業僅3年的年輕工程師本京赫然在列。

    1947年,本京以優異的成績獲得莫斯科航空學院碩士學位,畢業後入職第108研究所,從事雷達探測係統的設計和研究工作。當時,第108研究所負責人正是本京的偶像——著名的導彈設計師拉斯普列京。

    當年,政府決定組建國防工業部第一特種設計局,拉斯普列京奉命調入,擔任副總設計師。之後,拉斯普列京從第108研究所調走時,帶上了年輕富有才華的本京。沒過多久,本京成為了拉斯普列京的助手,負責研制防空導彈制導雷達。

    當時,蘇聯高層要求:新研制防空導彈係統要能從各個方位擊落敵機。想要達到這樣的目標,必須配備上千個單通道雷達,難度極大,制導雷達研制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為了盡快研制出新型防空武器係統,拉斯普列京將自己研制的SNAR-1地炮偵察雷達係統資料,全部交給本京用于學習參考。為了提高制導雷達精度,他還經常帶領本京在茹科夫斯基飛行試驗研究所,測試防空雷達捕捉飛機目標的效果,並根據數據不斷調整和優化制導雷達的性能。

    1951年,在導師拉斯普列京幫帶下,本京成功研制出首個多通道雷達B-200,這款雷達具備目標指定功能和單個導彈制導功能,在當時屬于世界先進水平。2年後,搭載B-200雷達的薩姆-1首次試射,成功擊落了一架圖-4改裝的戰鬥機。

    其實,在B-200立項之初,本京已經開始琢磨如何在莫斯科周邊部署雷達係統。當時,有人對這項“超前”工作並不看好。

    但拉斯普列京給了本京莫大支持。有了導師的強有力“助攻”,本京的工作成效明顯。他先在實驗室裏根據地圖繪制雷達站分布圖,再拿著地圖、指南針,對城市重要設施進行精確標定。

    回憶起這段時光,本京説:“我幾乎每天都在瘋狂奔跑,就像在戰爭中一樣,但我的能力水平得到很大提升……”

    有了先前積累的經驗,本京的雷達部署工作變得得心應手。他通過巧妙計算,在距莫斯科市中心80公裏和170公裏的位置,部署了2條環形雷達監視帶,整個係統僅用56臺雷達。從此,一度肆無忌憚的北約高空偵察機再也不敢來襲,薩姆-1保衛了莫斯科領空30年的安寧。

    薩姆-1出現後,美軍開始採用高空偵察手段。本京配合拉斯普列京,對薩姆-1進行改進,將新的雷達制導係統安裝在重型牽引車上,研制出具有野戰機動能力的防空導彈係統薩姆-2。

    1960年,薩姆-2首次擊落美軍U-2高空偵察機,美軍不得不停止對蘇聯的高空偵察活動。憑借這次精彩表現,本京成為拉斯普列京的得力幹將,開始協助拉斯普列京研制多用途多通道的防空導彈係統。

    然而,世事無常。1967年,積勞成疾的拉斯普列京不幸辭世,本京接過接力棒,正式擔任S-300總設計師,開始了蘇聯第三代防空導彈係統的研制任務。

    力排眾議走新路,打造長空“鐵拳”

    1989年11月7日,S-300PM1防空導彈係統首次亮相莫斯科紅場。這款武器的設計者本京遠遠望去,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本京接手研制S-300時,蘇聯防空導彈係統大多採用老式晶體管電路,能耗高、體積大,運算性能受到限制,無法滿足對新一代飛機、導彈目標的跟蹤和攔截打擊要求。本京意識到,新一代防空導彈係統要想大幅縮小係統體積、減輕導彈重量,就必須使用全新的半導體電子技術。

    但是,設計局一名副總設計師提出反對意見。他認為新係統採用過多不成熟的技術,很可能降低係統的可靠性與穩定性。

    “甩不開老路子,終將被淘汰。”本京力排眾議果斷採用新型半導體電子技術。當時,蘇聯的電子技術並不發達,從模擬電路到數字電路的跨越並非易事,本京帶領團隊將設計目標逐一分解,集智攻關,各個擊破。

    20世紀60年代末,世界空軍戰略進攻與防禦戰術發生了重大變化。美軍將空襲戰術從高空高速突進拓展為低空突防。主要負責高空攔截的S-200係統已經不能適應新的作戰需求。

    面對戰術更加刁鑽的對手,本京意識到,新係統必須能同時應對多個來襲目標,避免因敵方襲擊兵力過多,導致係統無法應付而“自我崩潰”。

    為了提高雷達的低空截獲性能,本京首次採用了I-J波段的相控陣導引雷達,這款雷達不僅可以鎖定並引導導彈攻擊巡航導彈和低空突防的轟炸機,還可以引導6枚導彈同時攻擊3個目標,目標殺傷率高達95%。

    1980年,新型防空導彈係統S-300P開始服役。得益于大規模採用半導體電子技術,S-300P的運輸和戰鬥狀態轉換便利了很多,從布設陣地到發射僅需5分鐘;垂直發射方式,使導彈具有全方位快速射擊能力。

    本京並不滿足于此。S-300P服役不到4年,本京又著手開發S-300P的升級版——S-300PM。

    這款係統,本京引進了殺傷力更大的5V55R導彈,並將引導方式改進為主動跟蹤。這一改進使得導彈可以有效對抗電子幹擾,而且制導精度更高。

    本京曾這樣説:“我想克服更多技術問題,投入全部激情才能持續前進。”

    時至今日,S-300已成為俄羅斯防空與末段反導一體化的現代化防空反導係統。本京用盡畢生心血,打造的長空“鐵拳”,被蘇聯和俄羅斯視為最值得驕傲的軍工産品之一。

    揚長避短、適當取舍,就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本京在研制薩姆-1期間,一直力求生産一款性能超強的單通道雷達。受制于當時蘇聯電子工業技術薄弱,研制工作進展緩慢。有一天,他向拉斯普列京提及此事,拉斯普列京給出建議:“你可以嘗試把性能並不算高的部件,組合成主戰性能突出、綜合技戰術較高的武器係統。”

    老師的建議給本京靈感。他隨即將能夠接收多種偏振信號的雷達組合起來,研制出了一款新型雷達。這款雷達在蘇聯服役了近30年。

    拉斯普列京的設計理念,深深影響到了本京。他意識到,設計過程中適當取舍,反而能獲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本京接手S-300研制工作之初,發現S-300防空係統設計異常復雜,如果想按時完成任務,需要兩家企業合作,並行開發工作。

    一開始,這個提議遭到設計局內部人員的反對,他們認為設計局的事業蒸蒸日上,誰也不願意讓其他企業分得手中的“蛋糕”。

    當時,北約國家已經開始研制第三代戰機和新型對地導彈,S-300的研制任務十分緊迫。本京綜合分析了設計局的研發能力後,堅持向軍方高層提議,將生産任務“一分為二”。

    軍方高層最終採納了他的意見,將能夠攔截彈道導彈的“子型號”S-300V交由安泰聯合體負責開發。金剛石設計局由本京牽頭,負責研制針對飛機類目標的“子型號”S-300P。

    這個建議使設計局壓力大大減小,本京也有足夠精力研發綜合性能更強的S-300P。

    作為設計師,本京不以技術指標作為首要考慮對象。20世紀80年代,美國實施“戰略防禦計劃”,研制出具有直接碰撞功能的KKV彈,這種導彈能夠借助高速飛行時所具有的巨大動能,通過直接碰撞摧毀目標。

    本京調查發現,定向破片殺傷與KKV彈的碰撞殺傷效果相近。于是,他們在設計S-400攔截導彈時,果斷採用了定向破片殺傷方式來摧毀目標,這一改進使導彈研制成本大幅降低。

    1998年,本京從金剛石設計局退休後,依然會為設計局提供獨到的見解。當時,美軍升級了“愛國者”導彈,其先進的APC-3係統可以攔截不同距離的飛行目標。

    本京向設計人員提出建議:要揚長避短,充分發揮俄羅斯飛行體設計和發動機技術的優勢。經過反復試驗,設計局研制出了9M96中短程、48N6DM中遠程、40N6超遠程3種類型導彈,可以有效應對各種作戰飛機、空中預警機、戰役戰術導彈及其他精確制導武器。

    本京一生遵從拉斯普列京的“拉式金科玉律”,也是這一金科玉律的忠實追隨者:用係統理念,在各種性能之間進行權衡取舍,抓住主要指標,解決主要矛盾。

    本京一生獲譽無數,曾兩次獲得社會主義勞動英雄的榮譽稱號,還被授予列寧獎章。

    2007年5月22日,本京因病去世。在他的墓地上,矗立著俄國防部和金剛石設計局聯合鑄造的金屬墓碑。墓碑的金屬材料來自于被S-300導彈擊落的靶機,這無疑是對這位設計師的最好紀念。(石峰 候永朋 王旭)

【糾錯】 責任編輯: 丁鵬
加載更多
國際·一周看天下
國際·一周看天下
初冬時節景如畫
初冬時節景如畫
賞雪
賞雪
長春:“凍城”美景
長春:“凍城”美景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926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