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以色列反恐有絕招?英媒:強調先發制人

2018年04月27日 10:08:10 來源: 參考消息網

    原標題:以色列反恐有絕招?英媒:嚴密監控威脅 強調先發制人

    英國《生存》雙月刊2-3月號刊登了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伊麗莎白·馬泰烏撰寫的題為《以色列與聖戰威脅》的文章,現將文章中有關以色列情報安全機構和反恐政策的內容編譯如下:

    為了監控西岸、耶路撒冷以及其他城市的安全形勢,以色列要依仗以色列安全局(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辛貝特”)。該局按地區分為3個部門:中部(耶路撒冷和西岸)、南部(加沙和內蓋夫)以及北部(阿什杜德到黎巴嫩邊界)。該局架構的不同尋常之處在于,它並不遵循反恐和反間諜部門的傳統劃分方式,而是遵循了源自阿拉伯-穆斯林世界的威脅以及源自世界其他地區的威脅的地緣戰略區別而設立部門。

    文章稱,在約旦河西岸地區,以色列與巴勒斯坦情報機構緊密協作。盡管和平進程充滿艱辛,但這種合作在過去的10年裏有所加強。以色列有兩個優勢:較強的技術實力,尤其是在網絡防禦、數字情報和電話錄音方面;還有它對巴勒斯坦領土極其徹底的人員了解,原因是數十年的佔領以及自1967年以來監禁過多達40%的巴勒斯坦男子。因此,以色列安全機構在約旦河西岸地區運作的安全網絡(包括一大批線人)卓有成效。在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許可和支持下,以色列通過各種方式在西岸展開幹預。它在A區(理應由巴勒斯坦警察掌控)的行動往往是秘密的,僅限于在必要時進入。它在B區和C區的活動比較公開。巴勒斯坦總統馬哈茂德·阿巴斯像以色列一樣擔心武裝暴力活動可能導致他的政權不穩。從這個意義上講,恐怖主義活動乃至同情態度都受到了巴勒斯坦安全機構的嚴厲鎮壓,後者會因為年輕人在臉書或者推特上的活動而把他們短期囚禁起來。

    由于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在2000年被趕出了耶路撒冷,所以這座城市完全處于以色列警察和情報機構的控制之下。以色列要依仗線人等資源以及對當地激進組織的固有了解。在該市各地,邊防警察、情報官、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的聯絡和協調人員、警察以及私人保安公司攜手保障了安全。

    除了做出相應的司法裁決之外,以色列當局很少公開談論“本土恐怖主義”。以色列的專家、記者和官員有的認為這個威脅是一種受到嚴密監控的現象,也有的認為它是一枚最終將爆發為嚴重暴力活動的定時炸彈。無論如何,耶路撒冷仍然是恐怖主義宣傳的核心。在以色列,迄今為止,大規模襲擊很罕見,但孤立和不可預測的暴力行動在增加,比如持刀或衝撞襲擊。盡管此類襲擊大多是耶路撒冷和約旦河西岸(尤其是希伯倫周邊)的巴勒斯坦人所為,但也有一些以色列阿拉伯人牽涉其中。此類“獨狼”襲擊與恐怖主義組織沒有任何正式聯係,但仍然非常值得憂慮,尤其是因為情報機構無法提前獲知。

    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領土超過40年的佔領顯然未能加強以色列對無法預料的暴力行動的防范能力。相反,長期佔領造成的社會和政治不滿加劇了民眾的失望情緒。巴勒斯坦民族主義的失敗和當地政治制度的薄弱也鼓勵了一些個人自己動手解決問題。巴勒斯坦暴力活動導致以色列人死亡的事件依然頻繁發生,這個事實對以色列的政治生活和國家安全決策有著持續性的影響。

    為了對抗恐怖主義威脅,以色列謀求控制和限制的不光是已知恐怖分子的活動,甚至還有與恐怖主義沒有任何關聯的伊斯蘭組織的活動。例如,2015年底,以色列決定取締以色列伊斯蘭運動的北部分支。此類取締行動可能適得其反,因為該運動富有魅力的領導人拉伊德·薩拉赫受到許多不再信任傳統民族主義政黨的以色列阿拉伯人的崇拜。他保衛耶路撒冷阿克薩清真寺的行為提高了他的聲望。同樣,如果以色列試圖鎮壓與穆兄會有聯係的組織,考慮到這些組織顯而易見的恢復能力,以色列將會面臨更嚴重的風險。此類組織的成員通常有著牢固的社會和慈善網絡,幾乎是有組織地擴大了它們的勢力范圍。該組織可能也是薩拉菲派的長期和可持續的替代性政治選擇,因為後者與巴勒斯坦人的政治和社會經濟需求不太一致。

    以色列具有對抗恐怖主義的悠久歷史。以色列的安全部隊快速、靈活、適應力強,其軍事情報局(軍事情報)、摩薩德(國外情報)和辛貝特(國內情報)等情報機構能夠有效合作。負責協調情報搜集和評估的情報部門首腦委員會促進了這種合作。以色列實行強制兵役,確保武裝部隊較世界其他國家相比,與廣大社會具有更多關聯。就連以色列警察部隊都具有高度軍事化的特徵。此外,武器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平民當中大量流通。武裝部隊的成員在不執勤的時候有權攜帶武器。由于不受控制地使用火器導致意外事故高發,所以這種做法被禁止了15年,然後于2015年10月被再度恢復。對大多數以色列決策者而言,當前攜帶武器是應對“個體恐怖主義”抬頭的妥善對策。

    盡管以色列仍然集中關注其主要敵人伊朗,但該國沒有忽視恐怖威脅。以色列軍隊和情報機構謀求以強調先發制人的行動、監控、與埃及和約旦緊密協作(強調尚存的強大合作夥伴的重要性,保持穩定的安全警戒線)以及在必要時主動出擊的政策對抗恐怖主義。與此同時,以色列高度關注其國民以及外國(尤其是歐洲)猶太公民的安全。就以色列的安全而言,與歐洲情報機構的合作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葛雪蕾/譯)

【糾錯】 [責任編輯: 邵紫暉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606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