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外媒稱多重威脅迫使以色列兩線作戰

2018年04月24日 15:49:37 來源: 參考消息網

    原標題:遏制伊朗還是反恐?外媒稱多重威脅迫使以色列兩線作戰

    英國《生存》雙月刊2-3月號刊登了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伊麗莎白·馬泰烏撰寫的題為《以色列與“聖戰”威脅》的文章,現摘譯如下:

    2015年10月23日,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首次以希伯來語播出了一段視頻,宣布針對以色列的“真正戰爭”“尚未打響”。在發布上述聲明兩年多後,“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建立的所謂“哈裏發國家”已經土崩瓦解,以色列在很大程度上並未受到恐怖威脅的損害。不過,恐怖主義對與敘利亞和伊拉克接壤的國家(尤其是土耳其、約旦和黎巴嫩)來説仍是長期憂慮。與“伊斯蘭國”組織和“基地”組織關係密切的團夥在戈蘭高地和西奈半島北部仍很活躍,盡管以色列基本沒有受到恐怖主義的影響,但仍然與這些組織有著事實上的共同邊界。

    文章稱,自2011年以來,以色列安全機構一直把包括“伊斯蘭國”在內的恐怖組織視為次要或附帶威脅。迄今為止,2014年11月宣誓效忠于“伊斯蘭國”組織的“西奈省”分支一直在襲擾埃及安全部隊,哈立德·瓦利德軍(敘利亞耶爾穆克山谷的一個親“伊斯蘭國”組織聯盟)則從未直接把以色列作為目標,而是更願意對抗敘利亞南部的其他反對派組織。在巴勒斯坦地區,加沙地帶的薩拉菲派組織的增加並未反轉與哈馬斯的力量對比,後者仍然控制著加沙地帶。與此同時,“伊斯蘭國”組織在西岸和耶路撒冷以及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當中只獲得了微弱支持。具體説,盡管近年來恐怖威脅在中東和北非空前抬頭,但與阿拉伯鄰國乃至法國、比利時、英國和西班牙等一些歐洲國家相比,以色列受到恐怖暴力活動的影響較小。這促使伊朗和真主黨傳播謠言和陰謀論,直指以色列和與“伊斯蘭國”組織和“基地”組織關係密切的團夥有著不尋常的關係。

    考慮到恐怖主義對以色列的國土安全影響有限,該國一直以來的地緣戰略都是把眾所周知的敵人放在中心位置,那就是德伊朗和伊斯蘭民族主義組織哈馬斯和真主黨。因此,2011年以來,以色列外交官和軍方官員的主要挑戰之一就是説服國際社會相信,與伊朗相比,“伊斯蘭國”組織並未對該地區構成生存威脅,因為伊朗在從海灣半島到地中海的區域內增強了影響力。例如,以色列國防部長摩西·亞阿隆2016年1月宣稱:“在敘利亞,如果要在伊朗和‘伊斯蘭國’組織之間加以選擇,我選擇‘伊斯蘭國’組織。他們不具備伊朗的實力。”

    不過,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問題始終在以色列的反恐思維當中佔據著特殊位置。巴勒斯坦被視作所謂“waqf”,也就是必須由穆斯林控制的一塊土地,而耶路撒冷則充滿了絕無僅有的宗教意義。戰略家穆罕默德·馬卡維對“基地”組織看待巴勒斯坦的態度做了如下總結:“巴勒斯坦事業是伊斯蘭世界跳動著的受傷心臟,無論誰在活動中觸及這項事業,都必須貼近伊斯蘭世界的感受。因此,打擊猶太人並鏟除他們的國家與伊斯蘭世界的變革和解放緊密相關。”該組織無數次發布讚美巴勒斯坦事業的文字、音頻和視頻信息,呼吁支持者“解放”耶路撒冷。“伊斯蘭國”組織領導人阿布·貝克爾·巴格達迪本人也曾在2015年12月26日發布的一段音頻中威脅以色列。他的聲明與解放耶路撒冷的現有原則一致,也與“伊斯蘭國”組織建立一個包含整個黎凡特地區的國家的願望一致。

    此外,正如內莉·拉胡德強調的那樣,巴勒斯坦“不僅是極端分子所説的所謂西方帝國主義侵犯穆斯林領土的典型例子,而且更關鍵的是,也是本國獨裁政府在腐敗和壓迫方面沆瀣一氣的典型例子”。在1995年發表的一篇題為《耶路撒冷之路穿過開羅》的文章中,當時擔任“基地”組織副手的艾曼·扎瓦希裏明確表示,“除非開羅本身被徵服”,否則耶路撒冷不會被徵服。因此,以色列被視作支持阿拉伯“背叛者”的“近敵”。

    盡管耶路撒冷並非“伊斯蘭國”組織的優先重點,打擊恐怖主義也不是以色列的優先重點,但靠近以色列邊界的恐怖組織興起,使得該國的戰略構想出現了明顯調整。盡管以色列的軍事和情報力量歷來專注于兩類目標,也就是阿拉伯國家以及非國家的伊斯蘭民族主義和阿拉伯民族主義武裝組織,但以色列決策者從2015年開始逐漸把預防恐怖威脅納入該國的反恐和情報戰略。如今,打擊伊斯蘭極端主義之戰依靠的是在以色列邊界(尤其是與敘利亞和埃及的邊界)沿線和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區同時實施的反恐政策。(編譯/葛雪蕾)

【糾錯】 [責任編輯: 丁鵬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578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