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跨越90年的追尋——1042名南昌起義參加者名錄誕生記

2017年07月31日 19:32:24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南昌7月31日電題:跨越90年的追尋——1042名南昌起義參加者名錄誕生記

    新華社記者樊永強、李天啟、余賢紅

    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新陳列大樓二樓,南昌起義參加者名錄墻新增了184個名字。這是英雄城紀念英雄的特殊方式。

    90年前,中國共産黨在南昌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南昌起義參加者共2萬余人,至今留下姓名者僅1042人,大多數人連名字都沒有留下就消失于歷史長河。

    銘記歷史,緬懷英烈。一場跨越90年的追尋,仍在繼續。

    不能把人民英雄遺忘在歷史角落

    1927年春夏之交,國民黨反動派悍然背叛革命,血腥屠殺共産黨人和革命群眾。危難關頭,中國共産黨毅然決定用武裝鬥爭回擊白色恐怖。

    1927年8月1日淩晨,三聲信號槍響劃破夜空,向駐扎在南昌城各處的起義軍發出戰鬥號令。經過激戰,起義部隊將南昌城內守軍全部肅清,殲敵3000余人!這是共産黨締造人民軍隊、獨立領導武裝鬥爭的偉大開端。

    “那一夜我和戰友們極其興奮地來往穿梭在各處戰場間,一邊做宣傳鼓動工作,一邊搶救傷員運送彈藥。”在回憶文章裏,19歲參加南昌起義的女兵彭猗蘭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

    八一起義紀念館陳列保管科科長肖燕燕説,南昌起義的參加者除了後來公眾耳熟能詳的開國將帥,還有眾多像彭猗蘭一樣的普通戰士。他們既有全國各地的有為志士,也有部分國際友人;既有軍隊士兵,也有年輕學生。2萬余名南昌起義參加者中,目前大部分都還不知道姓名。

    他們大多正值青春年華,卻義無反顧地參加起義,不少人還為革命、為信仰付出了生命。21歲的姚有光是一名青年黨員幹部,參加南昌起義後,于1927年11月初被捕,被國民黨反動派秘密槍殺。臨刑前,他慷慨高呼:“吾為共産主義而死,死吾一人便有千萬個共産黨人出現!”

    坐落在繁華地段的南昌八一起義紀念館,當年名為江西大旅社,90年前那一聲震撼世界的槍聲就從這裏響起。尋找到更多參加起義的“無名英雄”是八一起義紀念館幾代工作人員的夙願。

    “不能把人民英雄遺忘在歷史角落。”紀念館館長王小玲告訴記者,由于史料徵集工作難度較大,到1997年,只徵集到104位南昌起義參加者的線索。得益于社會各界的共同努力,最近20年史料徵集成果不斷擴大,目前有名有姓的起義者已增加到1042人。

    看著新鐫刻在大理石板上的南昌起義者名錄,肖燕燕輕聲説道:“這是對革命先輩的告慰,我們作為後人沒有忘記他們。”

    每個名字背後都是一段不同尋常的歷史

    從104人到1042人,這是一段跨越90年的歷史追尋。

    1987年,肖燕燕剛到八一起義紀念館工作時,恰逢籌備八一起義60周年陳列展,但起義部隊序列表因空缺太多而未能展出。八一起義紀念館工作人員只得從存檔的口述史等資料裏,搜尋蛛絲馬跡,梳理起義參加者出生、戰鬥、生活過的地方,並向當地黨史辦等雪片般地發函,請求協助查找。

    肖燕燕説,就是用這樣一些“笨辦法”,才逐漸填補了起義部隊序列表的空白信息。1997年,八一起義紀念館把新徵集到104位起義參加者的照片和簡歷首次展出,在社會上引起較大反響。

    徐先兆,江西鉛山人。1925年加入中國共産黨,次年被派回南昌從事政治宣傳工作。南昌起義後,他隨部隊南下,幾經輾轉後出國留學。1936年,徐先兆歸國從事教育。1997年,94歲高齡的徐先兆在家人攙扶下來到紀念館,看到自己當年的老照片,回憶起當年的崢嶸歲月,不禁熱淚縱橫。

    “每個名字背後都有一段不同尋常的歷史。”肖燕燕説,在考證起義參加者名錄過程中,作為後輩的追尋者們,也在一次次接受先輩大無畏革命精神和為民奮鬥情懷的熏陶。

    陳兆森是湖南桃源縣人,曾擔任過中共桃源縣委委員。國民黨反動派策劃反革命政變,陳兆森在賀龍的第二十軍軍部擔任機要秘書。起義軍失利後,陳兆森返回家鄉堅持鬥爭,犧牲時年僅25歲。

    對起義參加者名錄的考證工作十分繁雜,包括對參加起義起止時間的劃分,涉及收入名錄的標準,都要經過慎重的研究討論。有的人一生當中會先後使用兩個不同的名字,也有的人甚至使用多個不同的名字……

    八一起義紀念館工作人員之前曾在一些參加者的回憶中,發現有個姓名中帶有“劉純”二字的人,但始終未能搞清楚最後一個字。直到最近,劉純煜的家人在看過媒體報道後,給紀念館寄來了他的資料、照片和有關人士整理的回憶錄,這才最終確認劉純煜的起義參加者身份。

    “考證起義參加者名字本身就是敬畏歷史,就是對革命先輩的尊重。”江西省社科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湯水清説。

    沒有句號的追尋,永不落幕的紀念

    聽聞八一起義紀念館正在收集起義參加者名錄,不少人前來參觀咨詢。

    但對後來者而言,這注定是一場沒有句號的追尋。

    幾年前,八一起義紀念館發出的徵集函收到反饋,曾隨賀龍部參加起義的唐子奇、曾隨葉挺部參加起義的彭猗蘭兩位老人都還健在。“聽到這個消息,我們非常激動!”肖燕燕説。

    隨後,八一起義紀念館原館長法劍明帶著幾位工作人員,前往唐子奇、彭猗蘭兩位百歲老人的居住地北京看望,為南昌起義參加者名錄留下了寶貴的第一手材料。

    經過細致調查研究,像彭猗蘭這樣曾參加南昌起義的女兵共有30人左右,在起義中承擔宣傳、救護等工作,表現非常勇敢、毫不畏懼。她們的名字,如今絕大多數都刻寫在了南昌起義參加者名錄墻上。

    在南昌起義參加者名錄中,還出現了一些“洋名字”。蘇聯共産黨黨員莫·弗·庫馬寧就是其中一位。他曾擔任第二十軍軍事顧問,積極為起義出謀劃策、辛勤工作。對于庫馬寧的事跡,工作人員通過查閱文獻仔細研究,並設法托人從俄羅斯尋找有關原始檔案。

    “在南昌賀龍指揮部舊址,已經按照記載布置了庫馬寧的房間。只是很遺憾,至今還沒能找到庫馬寧本人的照片。”肖燕燕説,還有其他幾位蘇聯、朝鮮和越南人也參加了南昌起義,“他們為中國革命所做的貢獻我們是不會忘記的。”

    “八一起義我軍創始,青史豐碑千秋仰止。”1981年11月,在南昌起義時曾先後任第十一軍第24師8連指導員和4連連長的肖克,在參觀紀念館時留下這樣的題詞。

    “90年前的革命先輩選擇了為民奮鬥、英勇犧牲,作為後人,我們的職責就是要永遠紀念、不能遺忘。”王小玲説。

【糾錯】 [責任編輯: 蔡琳琳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相關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6689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