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1/ 26 17:13:36
來源:新華網

美槍支暴力案件創新高凸顯政治失能

字體:

  新華社華盛頓1月26日電 (國際觀察)美槍支暴力案件創新高凸顯政治失能

  新華社記者鄧仙來

  美國非營利組織“槍支暴力檔案”網站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2021年美國“一次死傷4人以上”的惡性槍支暴力案件數量達693起,創有可比數據以來的最高紀錄。

  分析人士指出,疫情持續肆虐、社會矛盾空前加劇導致越來越多民眾選擇“擁槍自保”、美國國會兩黨在控槍問題上分歧尖銳、代表槍支制造商利益的遊説團體具有強大政治影響力等因素,造成美國槍支暴力頑疾難除且愈加陷入惡性循環中,凸顯美國政治管理體係的失能。

  2021年4月13日,四萬朵白色絹花被擺放在美國國會大廈與華盛頓紀念碑之間的國家廣場草坪上,以紀念在全美槍擊事件中喪生的人們。(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槍支暴力創紀錄

  據“槍支暴力檔案”網站統計,2021年全年,美國“一次死傷4人以上”的惡性槍支暴力事件共發生693起;包括自殺在內的各類涉槍命案共造成44875人死亡,其中20785人在槍擊事件中被殺,1549名死者年齡不滿18歲,另有40527人受傷。這些數據均為該網站2013年開始進行相關統計以來的最高值。

  尤其是去年年底美國進入感恩節、聖誕節假期,芝加哥、洛杉磯等治安狀況惡劣的大城市“經歷傷亡最慘重的周末”等新聞標題頻繁見諸美國媒體,令民眾不寒而栗。進入2022年,美國槍支暴力事件數量繼續居高不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數據顯示,截至1月26日淩晨,2022年美國已有2970人死于各類涉槍命案。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依據全美警察局數據計算得出,2021年全美人口數量排名前40位的大城市中,有超過三分之二的城市他殺案件數量較上一年有所上升,而相關案件大多為槍擊案。其中,10個城市他殺案件數量創歷史紀錄。以洛杉磯市和紐約市為例,兩市當年他殺案件數量較上一年分別上漲12%和4%。

  2021年5月27日,人們手舉“停止槍支暴力”的標語在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何塞市政廳廣場參加儀式,悼念該市前一天發生的嚴重槍擊事件中的死者。新華社記者吳曉淩攝)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統計發現,美國槍擊事件自2014年起呈持續上升態勢。數據顯示,槍擊事件喪生者數量最多的是非洲裔美國人,是排名第二的印第安人後裔的近兩倍。少數族裔受槍支暴力影響之大,也顯現出美國社會嚴重的種族問題。

  美國公共衛生協會執行主任喬治斯·本傑明表示,在美國,槍支暴力不僅體現為殺戮和犯罪,而且已滲透到美國文化的各個方面。“許多美國人已感到麻木,認為自己隨時可能被槍殺。”

  無解的惡性循環

  槍支泛濫是美國社會長期存在的問題,由此導致的槍支暴力事件頻發已成為社會頑疾。近年來,由于美國政府防疫不力,新冠疫情持續肆虐導致民眾心態焦躁以致情緒失控。同時,弗洛伊德案等暴力執法事件再次激化種族矛盾。隨著民眾對立情緒不斷上升、社會撕裂程度進一步加大,許多人選擇“擁槍自保”,控槍因而變得難上加難。

  美國《內科學紀事》雜志去年12月發布報告説,從2019年1月1日至2021年4月26日,美國首次購槍者人數約為750萬,佔美國成年人總數的2.9%。新購槍者中半數為女性,約兩成為非洲裔。這表明美國社會治安狀況惡化導致弱勢群體擁槍意願更加強烈。

  槍支泛濫的惡果如此嚴重,但美國政界長期以來在控槍問題上幾乎毫無作為,共和、民主兩黨分歧嚴重且看不到任何彌合分歧的希望。

  2021年3月,兩項加強購槍背景調查的法案在民主黨掌控的國會眾議院獲得通過,但在兩黨各佔50個席位的參議院未獲通過。一個月後,總統拜登簽署多項行政令以加強槍支管制、減少槍支暴力,但其效力不及國會立法,能否得到有效執行也存在變數。

  2017年10月4日,在美國拉斯維加斯的一家槍械商店,一名店員為顧客展示槍支。(新華社記者王迎攝)

  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已有20多年未通過重要控槍法律,與槍支買賣相關的金錢利益也起到了關鍵作用。作為眾多倡導擁槍權組織中的“龍頭老大”, 美國全國步槍協會擁有超過500萬會員和大量資金,其影響力深入滲透到美國選舉政治的各層級和各方面。據美國追蹤政治獻金的網站“公開的秘密”統計,該協會2020年僅用于聯邦選舉的支出就超過2900萬美元。

  近年來,全國步槍協會醜聞頻發,並于2020年8月被指控其高層存在挪用經費、內部交易等行為。全國步槍協會于2021年1月申請破産保護,以期避免解散,但遭聯邦破産法院駁回。

  美國《洛杉磯時報》去年11月發表評論文章指出,全國步槍協會仍能通過更換管理層和改變組織架構避免解散。即便該組織遭到解散,也無法改變美國槍支泛濫、槍支暴力犯罪猖獗的亂局。

  文章説,即使全國步槍協會不復存在,持槍者仍有能力動員政治運動。一方面,民主黨在國會的優勢地位過于微弱,難以憑借一黨之力實現控槍立法。另一方面,過去數十年中,全國步槍協會支持者及受該組織影響的選民在阻止國會共和黨人支持控槍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其影響力將長期存在。

【糾錯】 【責任編輯:成嵐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30300000000000000011199511128303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