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文化·文保會客廳】張俊:長城小站明確定位助力長城保護

長城小站明確定位助力長城保護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台灣圖片視頻娛樂時尚體育汽車科技食品
近日,長城小站創始人張俊做客新華網文化頻道與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共同打造的高端文化訪談欄目——《文保會客廳》,與新華網文化頻道主編袁思陶博士進行了一場多維度的對話,介紹作為民間社會力量的長城小站,如何助力文物保護事業。
精彩觀點
1
張俊
長城小站探索長城保護之路

我到北京念大學前對長城充滿嚮往。大一時,班裏組織我們去參觀八達嶺長城。當時因為人流擁擠,觀感不是特別好,我就有些失望。直到我大二時,認識了一位同學,她也是我現在的夫人。我夫人是北京孩子,她在中學時就和一些同學探訪過北京的長城。在她那裏,我看到一些照片,在懸崖峭壁上有一道人工修建的殘墻。她告訴我這是長城。我印象中長城是雄偉壯觀、人流擁擠的。但她説這確實是真正的長城。後來,我和同學去探訪了北京司馬&長城,北京的長城才真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畢業後留在了北京,也經常和我夫人一起探訪北京長城。這個過程中有些小插曲。那時候沒有電子地圖,信息非常不完善,容易發生戶外風險。我曾經從一個小短崖上掉下去過,好在人沒事。我當時就在想,如果有人想探訪這些地方,但是沒有充分的準備條件,就有可能出事故。像長城這麼美好的地方,應該讓更多人了解它,所以要想辦法避免風險。

1998、1999年恰好是互聯網興起的時候。那時候我在互聯網&&工作,就想把長城的美好路線分享出來,讓人們了解長城。1999年5月,“長城小站”在網絡上誕生了,剛誕生的時候還是戶外小群體。當時是一個免費網站,用的是免費論壇之類的程序組合拼湊出來的。不過,小站很快聚集來了很多朋友,起初大多是像我一樣,到訪過一些未開放的長城的人。大家都特別喜歡長城,也想為長城做點事。

在探訪長城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長城雖然非常壯觀,但也非常脆弱。因為我們很多以長城攝影為主的朋友每週三會分享長城照片。我們發現每隔幾個月去長城拍攝回來的照片,和之前的照片對比,兩者之間已發生了輕微變化。有的是磚脫落了,有的是部件丟失了。我們遂意識到我們心中雄偉壯觀的長城,已經“垂垂老矣”,需要更多人想辦法保護它。當然我們自己的能力很有限,但網絡是很好的&&,能夠把更多的人連接在一起。我們就想如何通過小站的&&讓人們更多地參與到長城保護中來。

2003年,北京市頒布了《北京市長城保護管理辦法》,這個“辦法”當中有一系列的約束,不能隨便組織去未開放的長城。這對我們來説也是一個轉型的時機。我們自“辦法”頒布之日起,就把周末組織上長城的活動都停了,從此完全轉型到對長城的保護工作上來。我們當時做了很多探索,思考我們這些純民間的愛好者該怎樣幫助長城。

我們當時的工作涉及了幾方面。首先是整理長城資料,我們現在看到的、記錄下來的長城現狀可能到下星期、下個月就會有變化,記錄當下那一刻的情況就是最寶貴的資料,我們把這些資料整理起來做成數據庫放到網上,就形成了長城的電子檔案。我們也把這個想法做了策劃案,提交給當時的一些組織機構,包括中國長城學會等,希望他們一起呼籲大家做數字保存工作。此外,我們也在尋找社會力量參與的機會,包括我們組織網友去金山嶺進行萬人徒步長城現場做長城保護宣傳活動等。

長城是一個國家尺度的大型線性遺産,具有多管理主體、複雜環境特徵等保護難度,面對這樣一個保護對象,僅依靠政府主導、社會組織和小部分愛好者的參與是不夠的,還要調動屬地居民的積極性。2004年,一次意外的發現讓我意識到,如果能讓住在長城邊的老百姓了解到長城的重要性,就會自覺保護長城。所以,我們就商量著到學校宣傳。我們&&了烏龍溝中學,得到老師們的支持。我們籌集了一些關於長城保護的圖書和視頻,通過學校組織,給孩子們上“長城課”,讓他們意識到在長城邊抓蝎子去賣會對長城造成破壞,還和學校組織了一次主題為《我的家鄉烏龍溝長城》的作文比賽。孩子們寫出了非常好的文字,我們把這些文字電子化,摘了金句,打印後挂到當地的長城垛口裏面。通過這樣的分享,讓長城邊長大的孩子轉化為長城的守護人。

從此,我們也認識到長城沿線需要進行長城保護的宣傳。這裡面還有一個小插曲,就是明代修長城時,為了和歷史上的暴政撇開關係,往往只説修的是邊墻。因此,世居在長城邊的當年戍守長城人的後代,根據前輩留下的説法,認為身後都是邊墻,而不是長城。所以,直到現代,很多長城邊的鄉親見到我們都會説“我們這邊沒有長城,長城在北京呢,你們怎麼跑到這邊來了?我們這邊只有邊墻、土龍。”我們意識到這個概唸有特別大的偏差,他們因此不會意識到身邊的土龍、石墻需要保護。於是,我們做了很多嘗試,包括給鄉民拍照,把照片和小禮物送給他們,再和他們溝通,告訴他們“這些土龍、石墻就是長城的一部分,你們只要保護它,就會有遊客住到你們家,會給你們帶來收入”。但是這樣做的效率比較低,畢竟通過旅遊的説法去做工作,波及面很小。後來我們反思,發現學校才是宣傳保護效率最高的地方。從2006年起,我們把精力徹底轉移到去長城邊的小學“助學”上了,給學校帶去物資,幫助學校解決問題,換取進入學校給孩子們講長城保護、文物保護課程的機會。這樣,我們每年都會去一所新學校,同時把“老”學校也要維護好。現在,我們大概在長城沿線助學了20多所學校,希望最終把這些都串聯起來,形成一條保護長城的“珍珠鏈”。

長城小站在做“家住長城邊”項目的過程中,很多家長帶著孩子一起來參與,他們向我們反映城裏的孩子也需要有人給他們講長城的故事。於是,我們針對城裏的中小學生,設計了一整套從學前到高二的長城保護課程。通過家委會推薦,我們長城公益課堂走進了北京市幾十所學校的課堂。我們還組建了一支長城志願者講師團,從志願者中選拔一些表達能力好、形象氣質佳的志願者擔任志願者講師,周末還會幫助一些學校的家委會組織孩子們到長城景區實際體驗。

1
張俊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為社會力量提供更多參與機會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給長城小站這樣的社會組織的支持是非常給力的。從我的角度看:

第一,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能“看得見”民間文物保護力量的存在。他們組織社會力量舉辦文物保護論壇。通過論壇,我們結識了全國幾十家民間文物保護組織,知道了原來我們並不孤獨。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把這些組織連接在一起後,我們能從很多優秀組織身上學到經驗。

第二,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能“聽得見”我們關於長城保護、文物保護的意見。我們和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溝通的時候,他們都會聽進去,並且給我們合理的建議,還提供很好的參考標準讓我們學習和借鑒。

第三,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提供有力支持。像我們針對長城保護員提出“長城保護員加油包”的想法時,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特別贊成,設立專項,幫助我們&&騰訊公益基金,通過公募籌集資金,幾年時間籌集了近60萬資金,幫助我們在河北、山西、內蒙等九地落實長城保護員的培訓、裝備以及保險工作,這個項目目前持續進行。

“長城保護員加油包”項目緣起于2000年代初,我們的網友在行走長城的過程中逐漸接觸到長城邊的一個角色——“長城保護員”。除了長城保護員,還有護林防火員,這些人很多都是長城邊的鄉民。其中有很多優秀的人,一直在保護長城,比如延慶石峽的梅景田。

2006年,國務院發布《長城保護條例》,這是國內第一個面向特定文物的保護條例。條例也把長城保護員這一角色固化了下來。2016年,國家文物局正式頒布了《長城保護員管理辦法》,使長城保護員進入到一個有序化的軌道。

但是,我們發現很多地區長城保護員的經費解決不了。為此,我們做了一些探索。

首先,我們深入到長城保護員家中,把發現的一批優秀保護員的故事拍攝出來,通過新媒體、視頻傳播出去。經由我們的一系列宣傳,讓大家知道長城現在是什麼狀態。像八達嶺、金山嶺這樣巍峨壯觀的磚石長城,只佔全國長城總數的不到4%,保存好的更少,大部分是土長城、石長城,人們到了它旁邊可能都不認為它是長城,可是這些長城更需要受到保護,而保護它們的人正面臨經費不足的問題。我們通過宣傳,讓大家知道長城需要有長城保護員這麼一個角色,並且已經有這麼一群人——長城保護員存在著。

第二,我們要解決長城保護員生存的問題。以前他是一個農民,他保護長城是志願行為。他可以打工回來後巡查一下長城,有問題再去匯報,沒問題就出去打工。但是,有了長城保護員身份後,按規定是要定期巡查,一個月至少巡查四次,這還能出門打工嗎?而且巡查長城也是很危險的事情。這些問題如何解決?如何讓保護員安心留在本地做長城保護?我們也做了很多嘗試。比如我們把綠色産品包裝出來,幫他們銷售,甚至給一些長城保護員提供投資,把他們家改成民宿。這樣確實有一些小的成功案例,但是我們發現靠民間力量難以為繼。後來,我們和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交流了這個問題。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提出展開公募,為長城保護員尋找資金支持,並且將長城保護員納入針對文保人員因病致困專項基金的申請範圍。

此外,一些好的長城保護員也被我們推薦去參加評選。他們的故事如果不為人知,將非常可惜。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讓長城保護員的形象被更多的公眾所了解。我們還在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的支持下設計了長城保護員能力培訓體系。通過這個培訓體系,和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長城保護員加油包”的資金進行組合,為沿線長城保護員開展培訓。今年我們剛剛給內蒙古阿拉善地區的長城保護員進行了培訓,目前全國共有6000多個長城保護員,我們已經對1/10以上的保護員進行了培訓。

總之,通過這一系列組合拳,讓長城保護員更好地盡保護職責,産生價值。以前,因為基層保護力量中人很少,沒有能力盡快了解到長城的變化,現在通過對長城保護員的培訓,基層變得“耳聰目明”,保護力度就形成了正向的螺旋式上升。

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和長城小站還共同推進了“點亮長城邊”的公益項目,來幫助長城邊的村落,包括在物理上裝夜間照明設備,以及在文化設備上進行點亮,我們在村落裏面建設圖書館、村史館,民俗館,通過這種方式在文化上“點亮”長城邊的村落。目前我們已落實了河北土安村的案例,效果非常好。當地由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支持的烏字號長城保護站,保護員叫李勇,他被評為全國最美文物安全守護人。

事實上,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為社會力量提供了很多參與的機會,我們相信在這些國字號機構的幫助下,我們社會力量一定能在文物保護工作中發揮更大的作用。伴隨國家發展的進程,大家一起攜手前行,持續長久地為文物保護工作付出努力。

1
張俊
長城小站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發展壯大

長城小站大量的工作都是通過網絡來組織的。早期小站有一個論壇,大家可以在上面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我們也會組織線下每週三的聚會,和大家分享長城照片,那時候照片還需要洗出來分享。我們也在線下商量一些具體的工作計劃。但隨著時代的發展,我們逐漸感覺到原來的形式可能難以為繼。這時,很多優秀的志願者都站出來,開始參與整個組織的運轉,譬如網友“好人無用”主動擔任了的財務負責人,網友“吾睡吾睡”提出了小站的宗旨“熱愛長城、熱愛生活”。通過網友自發地連接在一起,“長城小站”越做越大,開始主辦沙龍、影展等。

後來,在朋友的推薦下,我們在“志願北京”&&上註冊了我們的志願者項目,通過“志願北京”的&&,開始招募志願者開展志願活動。多年來,我們也在積極地解決資金來源和身份的問題。2016年我們發起的“人人能為長城做的五件事”活動,就得到了30多家機構,包括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長城保護公益專項基金、中國文物報,乃至國家文物局的支持。

2019年,我們在社會各界的幫助下,在延慶註冊成立了北京市延慶區長城小站文化傳播中心。我們就此有了一個組織志願者的&&,也有了一個合法身份。今年10月,北京市延慶區長城小站文化傳播中心還被延慶區民政局評為4A級社會組織,這也算對我們工作的官方認可,我們將會繼續努力,爭取有一天能夠做到達到5A的標準。

長城小站也得到了包括國家文物局、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等眾多單位的嘉獎和鼓勵。2017年,長城小站被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評選為“薪火相傳——尋找中國文物故事傑出傳播者”之“講好中國文物故事傑出團隊”。長城小站還被北京市義工聯評為“最美慈善義工十大榜樣團體”、中國文物報評選為年度社會力量團體等。這些都是對我們工作的認可和鼓勵,也是對志願者,乃至社會力量的認可和鼓勵。我們只要努力去做,社會各界就會給我們一些無聲的支持和鼓勵,伴隨我們一起往前走。

我認為,社會力量參與文物保護,首先一定要清楚自己的定位。因為我們國家做什麼事情都是有框架體系的。社會力量需要和文物保護單位作為夥伴一起參與文物和文化的保護工作。

第二,我們做文物保護一定要有一個持久、持續的耐心。我們現在所能看到的無論是長城也好、運河也好,身邊的文化都是靠日積月累不斷建設和完善起來的,對它們的保護工作也需要持之以恒、不能抱著出風頭的想法去做。如果你熱愛它,就必須要全身心投入,這個過程中不能求什麼回報。文化是與我們緊密相關的事情,不僅涉及到你我他,還有我們的孩子。做文化是需要久久為功的事情。

第三,仍然是定位問題。文物保護要做的事情非常多,無論政府、機構、企業、研究單位都會有一個明確的職責或方向,而在這之外就是社會力量要去補充的地方。簡而言之,政府來不及做、機構沒有精力去做、企業沒興趣做的事情,就是我們社會力量可以去補充和完善的地方。

未來,長城小站一方面會和合作夥伴(包括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騰訊公益基金會、中國文化遺産研究院等)一起,繼續推進我們的既有項目。像中國長城建築與地理信息數據庫等十多個線上長城基礎信息數據庫,這些基礎工程的項目也會繼續完善。我們小站每五年會有一個規劃,會按照五年規劃持續推進。另一方面,我們也會把我們的成功經驗分享出去,像2023年12月長城小站就參加了國際論壇,把長城小站的組織經驗進行了分享。

中國的文物特別多、文化特別厚,這些工作都需要更多人參與。中國文物保護基金會有一句話是“文物保護社會參與,保護成果全民共享”。實際上,每個人都是有機會參與進來的。我們身邊很多事情,都是可以隨手做起的,例如做一個短視頻,把對文物的保護分享出來。這樣,參與文物保護的社會力量就會越來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