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青年”與古籍修復的“化學反應”-新華網
新華網 > 文化 > 正文
2024 04/24 09:05:01
來源:新華網

“理工青年”與古籍修復的“化學反應”

字體:

  高學淼在實驗室內通過添加顯色劑準備檢測紙張纖維數據值(4月18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實驗室內調配顯色劑,準備後續實驗使用(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實驗室內將紙樣放置于載玻片上,準備通過儀器檢測紙張纖維數據值(4月18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實驗室內通過實驗儀器檢測紙張纖維數據值(4月18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通過儀器測量紙樣白度數值並記錄(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實驗室內清洗實驗用燒杯器具(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紙庫中尋找適合修復的用紙材料,準備取樣後運往實驗室進行檢測(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實驗室內對不同紙樣進行挑選(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在天津圖書館古籍修復室,高學淼(右)在一名實習生修復古籍時駐足觀看,並不時指導(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天津圖書館的古籍修復師用補紙在古籍背面進行修復作業(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這是在天津圖書館古籍修復室拍攝的一本等待修復的清代古籍,右側擺放著已匹配好的補紙(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在古籍修復室內對一本修復完成的古籍進行裝訂(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這是4月22日拍攝的天津圖書館古籍修復室內景。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pagebreak

  高學淼(左三)和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部分同事合影(4月22日攝)。

  在天津圖書館天津市古籍保護中心,高學淼穿著工裝,在實驗室內的儀器設備間忙碌著,對不同的紙樣樣本進行數據檢測。“這是古籍修復的‘前奏’,目的是尋找最接近古籍用紙的材料,以便達到最佳的修書效果。”高學淼説。

  今年38歲的高學淼是天津圖書館古籍文獻部古籍修復組組長,也是該館1978年古籍修復室成立以來的第一位學習化學專業的“古籍修書人”。

  今天的古籍修復越來越成為一門交叉學科,化學和生物方法的引入,讓古籍修復更加科學。“古籍修復工作在開始前需要對古籍用紙酸鹼度、紙張纖維、白度等數據值進行化學檢測,每本書也要根據實際的破損程度制定一書一議的修復計劃。”高學淼説。根據為每本古籍“量身定制”的方案,高學淼和他的同事們接下來就可以有針對性地採用傳統技藝展開修復工作。

  在高學淼看來,通過現代科學手段輔助修復的同時,更要堅持流傳下來的非遺技藝,傳承好前人留下的紙質文物,把古籍保護好。

  天津圖書館是首批12家“國家級古籍修復中心”之一,現有館藏古籍59萬冊,古籍修復工作已持續70余年。

  新華社記者 孫凡越 攝

【糾錯】 【責任編輯:常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