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戲劇>戲劇話題

把需要戲曲的人變成戲曲需要的人

時間:2018年09月03日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張璐
0

  “地方戲的本科教育應該加強力度。學了6年梆子戲的學生,因為沒有專門的梆子戲本科專業,進那些正規劇團又要求本科學歷,最後只能去考京劇,結果梆子戲也不會唱了,京劇也沒學好……”

  近年來,有關部門對戲曲傳承發展、戲曲教育工作的關注和支持力度持續加大,戲曲院團、院校在積極思考、實踐的同時,也發現了許多亟待解決的問題。

  近日,在第三屆“梨花杯”青少年戲曲教育成果展示活動暨“新形勢下加強戲曲教育工作方略研究”研討會上,與會專家圍繞“劇目驅動教學、演學結合、現代學徒制度等人才培養模式的研究與推廣”“制定戲曲專業教師資格標準”等議題展開研討。

  人才培養:動態調整

  校團合作訂單培養已經成為戲曲教育的重要辦學方式,如浙江藝術職業學院近年來先後與各戲曲院團合作,與浙江小百花越劇團合作了“浙越班”、與蕭山紹劇藝術中心合作了“蕭紹班”、與浙江昆劇團合作了“浙昆班”、與福建福鼎越劇團合作了“福鼎班”、與南京越劇團合作了“南京班”,目前已有10多個和院團合作開展的人才培養訂單班,從2007年開辦第一個現代學徒制訂單班以來,浙江藝術職業學院為多個戲曲院團成功探索出一條融合學校、院團優勢培養新時代戲曲表演人才的有效途徑。

  不過,在浙江藝術職業學院院長黃杭娟看來,學院獲得的院團需求鏈,仍然是狹窄而不暢通的,離開了地方政府部門的統籌協調,學院和專業院團之間的雙向合作存在著一定的偶然性。“盡管在點上滿足了某一特定劇團的需求,但是在面上,全省的計劃性明顯不足,動態調整機制還沒有建立起來。”

  黃杭娟表示,當前加強政府和院團合作人才培養的統籌規劃非常有必要,當地的主管部門要以地方戲曲的普查數據為依據,根據地方戲曲藝術傳承發展的規劃、戲曲事業發展的需求,組織研究編制戲曲人才需求的報告,梳理戲曲領域各類人才在不同層次院校的專業定位,結合藝術院校自身的優勢,進一步優化戲曲專業的結構布局,建立健全以地方戲曲行業需求為導向的專業機構的動態調整機制,打通戲曲表演人才培養的專升本通道,探索建立特殊培養模式。

  近年來,浙江藝術職業學院得到的藝術師資專項撥款從每年200萬元增加到300萬元,但是在黃杭娟看來,戲曲人才培養的成本頗高,相應標準應該更科學合理,“由于政府的支持,免學費政策實施得還比較順暢,但是戲曲人才培養的經費測算下來平均每人要達到4.21萬元,目前我們學校的在校生有170余位,需要的經費達到700多萬元,所撥經費還是有比較大的缺口。”黃杭娟希望進一步加大戲曲人才培養的資金扶持力度,“作為一個特殊教育的類型,在教育的投入上應該予以更多的支持”。

  師資力量:加強培訓

  “我們學校招一位研究生學歷的專業教師,還是學老生戲的,我説你唱完一段以後,把‘過門’念一念,他説我不會‘過門’,‘過門’是幹什麼用的?”河北藝術職業學院院長龐彥強表示,行當不齊全、老師學歷結構、知識結構不完善,成為戲曲人才培養鏈中需提升的瓶頸。

  龐彥強説,許多院校培養的學生專業能力欠佳,而去院團找老師,一方面有些院團常年不演出,所聘教師實踐經驗少,另一方面,院團老師很難進到教育係統來,“提升師資軟實力是重中之重,對師資培訓應該有相應的要求,也要盡早搭建起相應的平臺”。

  安徽藝術職業學院採用“3+2”的辦學人才培養模式,三年中專加上兩年大專,學校現在主打兩個專業,徽劇和黃梅戲,該校戲曲係負責人汪健介紹,目前學校重點建立校企合作模式,“通過校企合作,提高了學校特別是師資方面、課程建設方面的資源,對辦學有很大幫助。而且學校也引進了高素質專業教師,成立了一個大師工作室,改善了校企合作辦學的人才培養質量。”

  福州市藝術學校採用二元制戲曲人才培養模式,負責人王華介紹,“二元制包括二元主體,即通過培養模式創新教育理念,搭建職業院校和企業構成的二元人才培養體係;二元身份,即表演藝術專業的學生在校學習期間是學生,到院團是演員,我們真正能夠做的,是把需要工作的人,變成工作需要的人。”

  課程體係:走向融合

  人才培養,課程體係的合理配置很重要。“每個劇種都有各自的教學特色,特別是地方戲,在制定課程標準的時候,應該按照不同劇種的要求來制定。比如説徽劇,可以向京劇靠,但黃梅戲就完全不一樣了,標準在制定方面肯定要有所區別。”汪健説。

  “中專是基石,像蓋高樓大廈一樣,地基不牢,地動山搖。所以中專基礎太重要了,應該有一個統一的標準,比如中專應該什麼標準,本科應該什麼標準。”山東藝術學院戲曲學院院長王文清説,“發聲方法得建立起來,中專孩子沒變聲,方法建立不起來,變聲就很困難。有時候説好學生遇到好老師,等于投對了胎,中專決定孩子的一生,非常重要。中專教學一定要標準化。”

  “劇目課是核心。唱腔課,念白課,都是零件。到劇目課,把這些零件進行有機融合,形成一個有故事情節、有鮮活人物形象的教學工程。尖子人才是重點,一定要吃小灶,不吃小灶他們出不來,要是四五個一起教,肯定達不到高水平。”王文清認為,教學資源需要調整,不能太平均。重點的對象,讓他“吃飽”“消化好”,讓他更加健康地發展,“有的消化不了,就別給他太大負擔”。

  在中國戲曲學院院長巴圖看來,根據學校的情況,在學院的學科、專業、劇種、行當、流派等分層體係當中,能夠實現某種體現規律的關聯是很重要的。“京劇表演的學生要不要學一點鑼鼓經?戲曲導演的學生要不要學點唱?在這樣的體係當中,專業建設如何在保持自身傳統的內在規定性的基礎上能夠實現某種融合,而不是把這個豆腐塊越切越細、越切越碎、越切越缺少關聯,讓學生所學越來越單一,走上社會之後他的適應性可能會有問題。”巴圖認為,設置劇目教學和專業方向時嘗試某種融合,不僅對人才培養質量的提升有幫助,對專業建設的資源捕捉也有幫助。“現在文化口的資源配置和教育口的資源配置是不一樣的,那就是要在不同的軌道,先入軌,後加速,找機會。”

(編輯:劉青)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