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文學>文學話題

2018年網絡文學:現象、問題、趨勢

時間:2019年02月20日 來源:文藝報 作者:肖驚鴻
0

  2018年網絡文學:現象、問題、趨勢

  這一年,網絡文學現象突出:類型多元化創新,更加注重品牌閱讀;現實題材熱點頻出,社會影響日益廣泛;玄幻和二次元創作增長,優秀作家作品備受關注;海外傳播持續升溫,創新模式不斷開拓。網絡文學問題仍然存在:優質內容壟斷性集中;現實題材創作尚在起步;新的盜版方式出現,盜版問題越發嚴重;人才仍是重中之重,人才缺失依然嚴重。

  2018年,是網絡文學發展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這一年,網絡文學現象突出:類型多元化創新,更加注重品牌閱讀;現實題材熱點頻出,社會影響日益廣泛;玄幻和二次元創作增長,優秀作家作品備受關注;海外傳播持續升溫,創新模式不斷開拓。網絡文學問題仍然存在:優質內容壟斷性集中;現實題材創作尚在起步;新的盜版方式出現,盜版問題越發嚴重;人才仍是重中之重,人才缺失依然嚴重。網絡文學趨勢明顯:堅定主流文化立場,堅持內容創新發展;IP聯動成為行業共識,網絡文學新生態逐漸形成;平臺探索免費模式,尋求多樣化發展。

  創新、增長、開拓的創作現象

  2018年,網絡文學創作全面多元化發展更為成熟。網絡創作從最先的幻想為王,走向更多分類。隨著全社會對網絡文學的關注度提高,更多的類型被開掘出來,經不完全統計,目前一級品類和二級品類統計有200余種。如閱文集團,男生作品一級品類主要包括玄幻、都市、奇幻、仙俠、現實、歷史、軍事、遊戲、體育、科幻、靈異、二次元12大品類;女生作品一級分類主要包括現代言情、古代言情、玄幻言情、浪漫青春、仙俠奇緣、懸疑靈異、科幻空間、遊戲競技8大品類。在男女生一級分類之下,有超過200個二級題材類型。據了解,閱文集團採取對創作創新扶持與補貼策略,從2016年開始品類化發展模式,2016-2017連續兩年都有10個以上品類增長超過100%。就現階段來看,玄幻、都市、言情(含古代現代)三個男女生品類讀者接受度最高,創作最為活躍。其他諸如現實題材、科幻、二次元等也體現出迅猛增長的態勢。

  在政策引領下,網絡文學平臺各顯神通,開創打造各種閱讀品牌。閱文集團推出“元氣閱讀”的二次元品牌和“紅袖讀書”,主打青年女性品質閱讀。阿裏文學推出“天貓讀書”和“妙讀”,打造電子書渠道和快速閱讀平臺,同時也為傳統圖書的網絡閱讀創造更大的可能性。這一年,新女性新言情開始升溫。比如中文在線重啟“四月天”網站;晉江開啟“關愛冷題材”功能,給內容質量較高但相對數據較差的題材以更多的推廣;閱文集團等大網站通過IP運營,打造樹立現實題材典型。

  各大網站紛紛開辟更加垂直細分類型。一些小分類開始崛起,創新題材層出不窮。以科普為特點的“學霸”題材、職業題材,如術小城《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學霸》、志鳥村《大醫淩然》;靈氣復蘇流炙手可熱,如會説話的肘子《大王饒命》;跨界融合題材一路走紅,如愛潛水的烏賊《詭秘之主》、咬火的《這裏有妖氣》;內容新穎以腦洞取勝,如我會修空調《我有一座冒險屋》。這些小説以不俗的品質和市場表現體現了創新價值。在創新風潮中,玄幻都市類仍然佔據創作主體。一批知名網絡作家不忘初心,努力提高藝術水準,不斷融進創新元素。如夢入神機的《點道為止》、烽火戲諸侯的《劍來》等,均可圈可點。

  在現實題材熱的帶動下,一大批現實題材作品以不俗的藝術表現力體現出鮮明的時代風貌。唐家三少在《為了你,我願意熱愛整個世界》之後,接連創作出《擁抱謊言擁抱你》《守護時光守護你》,給生命和生活一個向上的希望和美好的結局。驃騎的《山河血》聚焦革命歷史進程中的奮鬥與犧牲,展現了大無畏的英雄主義情懷。何常在的《浩蕩》以改革開放40年的宏偉社會生活為背景,書寫年輕一代的理想和追求。卓牧閒的《朝陽警事》塑造了基層幹警的新形象,向新時代的奉獻精神和高尚情懷致敬。吉祥夜的《寫給鼴鼠先生的情書》以溫暖的女性筆觸讚美了恪盡職守的平民英雄以及那閃耀青春光芒的愛情。郭宇、劉波的《網絡英雄傳》呈現了在互聯網時代我們的拼搏和我們的成就。這些作家勇于在創作實踐中對網絡文學現實題材做出有益的探索,貢獻出寶貴的經驗。此外,在這一年,更多的作者轉向現實題材創作。雖然這些作品中的大部分尚不盡如人意,理論評論上也亟需引導,創作需進一步提高質量,但逐漸被更多的讀者接受,産生了廣泛的影響。

  以東方神話為基礎的玄幻類小説穩定增長,同時以西方神話為基礎的幻想類創作有所回落。比如,唐家三少的《鬥羅大陸IV終極鬥羅》、辰東的《聖墟》、我吃西紅柿的《飛劍問道》、血紅的《開天錄》、貓膩的《大道朝天》等等,這些作品對中國傳統文化和經典作品的傳承,和東西方神話資源的融合,擴展了東方神話幻想世界的寬度,呈現出中華傳統經典神話的再生力和網絡作家的創造精神,彰顯了網絡作家人類命運共同體意識,同時,也造就了網絡文學創作的先鋒派。

  在多元文化的影響下,二次元文化在網絡文學中一路開挂。一方面在創作內容和形式上不斷有新意,另一方面,在當下網絡文學改編中日漸走紅,甚至出現二次元漫畫改編影視劇的新潮流。二次元文化對于網絡文學創作的影響更多地體現在創作手法上,如《夜旅人》的雙時空線設置。與二次元文化相關的是,小眾風格的網絡文學創作日見其盛。並隨著IP改編的相互促動,二次元文化潮流對網絡文學創作的影響將會進一步加大。

  2018年是網絡文學發展的一個重要時間節點。20余年,積淀了一大批優秀作品,也造就了一大批優秀作家。在“中國網絡文學20年20部作品”評選中,貓膩《間客》、痞子蔡《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今何在《悟空傳》、阿耐《大江東去》、蕭鼎《誅仙》、辛夷塢《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唐家三少《鬥羅大陸》、蕭潛 《飄邈之旅》、桐華《步步驚心》、酒徒《家園》、金宇澄《繁花》、月關《回到明朝當王爺》、天下霸唱《鬼吹燈》、wanglong《復興之路》、天蠶土豆《鬥破蒼穹》、血紅《巫神紀》、當年明月《明朝那些事兒》、我吃西紅柿《盤龍》、蝴蝶藍《全職高手》、辰東《神墓》名列其中。此外,跳舞、風淩天下、耳根、忘語、憤怒的香蕉、阿菩、流浪的軍刀、丁墨、吱吱、希行等等優秀的網絡作家,至今依然沉浸在創作的夢想之中。

  這一年,網絡文學和世界大眾文學的交流融合趨勢越發顯著。閱文集團海外品牌起點國際(webnovel)訪問用戶超2000萬。上線原創英文作品累計達10000余部,並與當地數字平臺達成合作、投資,輸出原創內容。其中最受歡迎的作品,多數帶有中國元素。中文在線的海外平臺Chapters,目前注冊用戶達500萬,是中國最大、全球 Top3的海外視覺小説平臺,開創了業態新模式。縱橫文學除熊貓看書增加聽書頻道外,還通過PandaReader閱讀産品在Google Play上線。掌閱海外版iReader支持14種語言,覆蓋40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用戶超過2000萬。

  都市題材和科幻玄幻作品依然是海外輸出的主要內容。比如中文在線開發了劉慈欣的英文敘事類IP並在美國上線,成績優異;雲起書院作者囧囧有妖創作的《許你萬丈光芒好》,將都市甜寵、復仇、娛樂圈、小包子助攻等大受歡迎的“火文”元素囊括其中,備受海內外讀者歡迎。

  2018年,網絡作者總數有望突破1500萬。截至6月,閱文集團駐站作者數量已突破730萬,作品已達1070萬部。中文在線作者超過370萬。各大網站訪問用戶即讀者累積數以億計。閱文集團平均月活躍用戶增長已達2.135億。網絡文學閱讀群體年輕化趨勢越發顯著。19歲—24歲群體佔比45.1%,與此相對應,“90後”作者佔據主流。在海外傳播領域,也體現了這一主流趨勢。

  中國網絡文學的足跡已經遍布亞洲主要國家以及美國、英國、法國、俄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隨著智能手機普及化和使用者的年輕化,特別是以網絡文學為源頭的全球文化傳播産業鏈的形成,為中國網絡文學海外傳播創造了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但是,對翻譯要求高、中外文化有差異、海外侵權盜版嚴重、盈利模式尚未成熟等問題,將制約網文出海增速。

  內容、盜版、人才的問題

  對于網絡文學而言,優質人才和優質內容仍然主要集中在閱文集團。一家獨大仍是行業的顯著特徵。2018年出現的優質作品閱文集團約佔90%,無論是新人創新題材還是名家新作,無論是內容質量還是讀者流量,在市場競爭中都佔有絕對優勢。客觀地看,這種格局利大于弊。一方面,不易于體現市場良性競爭,體現為行業發展格局失衡;另一方面,這種壟斷性集中對人才培養、內容沉淀提供了相對穩定的條件。雖有後起之秀,但畢竟網絡文學是要靠質量説話。對網絡文學內容生産和商業規律而言,壟斷性集中是網絡文學發展的客觀結果。

  現實題材創作尚在起步階段。在眾多的網絡小説類型中,與當下生活經驗相關的類型有都市、青春、校園、職場、婚戀、家庭等,應該都是現實題材創作的范疇。但一方面囿于作者的人生閱歷,對社會變革的認識不足,另一方面受限于網絡創作本質屬性和通用的寫作手法,已有的現實相關題材通常把現實當成背景,主人公缺乏對現實生活的經驗寫照,因此作品現實表現力匱乏,難以表現人物在現實中的成長軌跡,缺乏時代精神和人文觀照。如何創作出既帶有獨特的網絡屬性又具有鮮明的時代精神,同時又受讀者喜愛的現實題材作品,仍需廣大網絡作家付出更多的努力。值得欣慰的是,一些優秀的網絡作家已經走在探索的路上。

  由于自媒體平臺快速崛起,除原有的盜版網站和相關應用外,出現了自媒體平臺洗稿現象。經由自媒體平臺發布的小説相當一部分是洗稿、抄襲,據網站抽查,甚至相似度60%以上作品佔抽查樣本的多數。其次,海外盜版侵權問題也越發嚴重。隨著網絡文學的海外傳播,起點國際站和海外相關機構産生了版權糾紛、海外本土相關平臺之間也發生了版權糾紛問題。網絡原創的知識産權保護法不健全,催生了行業法務隊伍的膨脹,導致網文行業成本加大。基于網絡文學原創的稀缺性、傳播的即時性、IP轉化的市場性,使得網絡文學維權困難,一直得不到根本解決。這個問題仍然是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成為全行業的痛點。面對反盜版,北京互聯網法院于2018年成立,採用了新的訴訟審理方式處理此類案件。行業也採取了自救措施,如晉江文學城自主研發並上線了“防盜文”功能。然而,整個行業的盜版問題目前仍然無法解決。

  在網絡文學20余年的發展過程中,一批網絡作家成長起來。但相對于龐大的讀者體量,好作家永遠是稀缺資源。網絡作家的培養就成為網絡文學發展中的重中之重。而創作人才的培養是更為緩慢的過程,資本逐利與人才培養之間構成了一對不可調和的矛盾。必須説,網絡文學是乘科技東風得以迅猛發展的時代驕子,同時也是在市場環境中迅速膨脹起來的巨嬰。龐大的産業規模,將人才的缺失反襯得更為嚴重。除了創作人才的缺失,網站編輯也是人才的低洼地帶。

  主流創新、IP聯動、免費閱讀的趨勢

  自上而下的意識形態管理、引導和扶持,對推動網絡文學主流化發展起到決定性作用。堅定主流文化立場,成為各網絡文學平臺發展基調。網絡作家更加堅定文化自信,努力創作出更多更好的網絡文學作品。主流文化立場和內容創新成為發展金手指。行業逐漸擺脫了之前做大做強的畫大餅方式,做深做精成為發展的不二法則。內容為王,守正創新,質量取勝。新晉網絡文學企業擺脫了固有的模式,精心打造工作室即作品庫或可成為通用選擇。行業發展進入理性回歸。在資本嚴冬過後,期待內容創新帶來行業回暖。

  全行業的發展依然是以網絡文學為支點,為分化市場風險,IP開發方式發生轉變。各網站紛紛啟動IP內容一體化開發,建立IP垂直生態體係,通常是以原創內容+IP運營+影視+遊戲的模式。近年來,隨著政府對網絡文學的管理引導加強,對現實題材創作扶持力度加大,遊戲得以嚴控,歷史玄幻等網絡小説主體類型影視向改編走低,網站紛紛響應號召向現實題材創作加以傾斜。現實類題材成為IP改編的主流,各大網絡文學企業都增加了自身現實類題材的儲備。加之流量變現帶來的市場利好,一批知名網絡作家放棄以往成熟的類型創作,改寫現實題材。同時,二次元類型則延續了去年的良好勢頭,周邊産業開發成為熱點。IP價值重塑、IP聯動成為行業共識,網絡文學新生態正在形成。

  基于以上人才、內容的發展和局限,2018年免費模式的打開似乎勢在必行。掌閱開發“浩閱”推行免費閱讀;再如今日頭條,從最開始做免費到轉型收費到如今又推出今日頭條極速版、獨立運營的閱讀app再次轉向免費;如點眾、連尚讀書、追書神器、米讀、趣頭條、淘集集、子彈短信等,分別處于開發或運營免費閱讀産品的不同階段;閱文也正在籌備上線免費産品。其中,如連尚,推出了較為成熟的免費閱讀模式,與掌閱、中文在線、博易創為、網易、快看文學、磨鐵中文網、鳳凰網、阿裏文學、黑岩、吾裏文學、火星小書、逐浪網等進行了免費模式的合作,囊括玄幻、言情、都市、武俠、靈異、歷史、科幻、遊戲八大類的10萬冊體量。所謂免費閱讀,是指通過看廣告而獲得內容,但同時保留了免廣告按字付費閱讀的方式和會員模式。對于免費付費這兩種模式的選擇,簡單的理解是,有的讀者習慣進大書房,追求單一而純粹的閱讀快樂,而更多的讀者願意進大賣場,喜歡一邊看書一邊逛,然後買買買。雖然免費模式的探索成為當下行業發展的一大趨勢,但這種模式對原有的創作與接受之間的互動關係必將産生深層影響,給網絡文學帶來發展的不確定性。針對這種模式,還要進一步觀察研究。

(編輯:郭青劍)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