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美術>美術獎項

約翰·莫爾繪畫獎如何助力當代藝術研究

時間:2018年03月13日 來源:美術報 作者:趙麗莎

  約翰·莫爾繪畫獎是1957年創辦于英國的專注于繪畫的獎項,每兩年舉辦一屆,迄今已連續舉辦29屆,2018年迎來了英國賽區的第30屆賽事。2010年,約翰·莫爾繪畫獎與上海美術學院合作,進入中國,迄今已成功舉辦4屆。

  2018年1月,曾參加過約翰·莫爾繪畫獎(中國)第2屆評選的藝術家劉小東赴英國參加了2018年約翰·莫爾繪畫獎(英國)第30屆的初評工作。無論是在中國本土,還是在英國賽區,越來越多的中國當代藝術家接受邀請並介入到約翰·莫爾繪畫獎的評選工作。僅在中國賽區,參加過評選工作的中國當代藝術家就有:第1屆的曾梵志、谷文達;第2屆的劉小東、丁乙;第3屆的張恩利、王興偉;第4屆的楊詰蒼、劉韡;到今年第5屆的葉永青、毛焰。可以説,他們作為中國當代藝術的中堅力量,本身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生態最為了解,他們介入約翰·莫爾繪畫獎評選的智囊團隊伍,在大賽本身“匿名”評選機制的設置基礎上,不僅助力並提高了大獎評選的專業度,同時還為大獎的産生以及學院收藏的分量注入了新鮮的血液。

  3月4日,第5屆約翰·莫爾繪畫獎(中國)的二輪評選工作在上海美術學院美術館完成,經過多次討論後,評委們從復選的197件作品(陳列展示于上海美術學院美術館)中,評出最終包含5個大獎在內的103件入圍作品。其中1位約翰·莫爾繪畫大獎與4位約翰·莫爾繪畫優秀獎將于4月10日在上海民生現代美術館正式揭曉,包括5個獎項在內的103件入圍作品屆時將一並亮相。

  從3319張(第5屆投稿數量)作品中評選出5個獎項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評委們不斷用苛刻的標準確認、判斷自己認可的藝術家。第5屆約翰·莫爾繪畫獎(中國)評委除了中國藝術家葉永青、毛焰,還有3位國際評委,分別是英國畫家、版畫家伊麗莎白·麥吉爾,1999年約翰·莫爾獎一等獎、2000年透納獎獲得者邁克爾雷·德克爾,英國聖像美術館館長喬納森·沃金斯,並由英國皇家美術與人文學院院長胡安·克魯茲擔任本屆評委會主席。評委會主席在整個評選過程中無疑是一個重要的角色,他既要民主集中,又要富有智慧,能平衡5位評委的不同意見。綜合看來,第5屆評選中評委們更關注的是,作者的創造性與作品的生命力。盡管他們對藝術風格的表現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對畫面呈現出的創造力、生命力的表現,實際上他們都有著共識。

  什麼是優秀的藝術?中國為什麼要把英國的獎項引進來?藝術評審工作怎麼進行?約翰·莫爾繪畫獎給中國的藝術家帶來何種改變與影響?這是自獎項進入中國賽區之後即引人關注、討論的話題。隨著獎項每兩年一屆的評選、累積與深入,約翰·莫爾繪畫獎在未來的經營和發展也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關注,同時大家也賦予了這個獎項更多的期待,如約翰·莫爾繪畫獎如何為當代藝術的研究提供新的視角和資源,再如約翰·莫爾繪畫獎如何豐富美術學院的當代收藏等。可見這個獎項不僅給獲獎藝術家帶來影響,對于中國當代藝術的推動、收藏、研究都提出了新的命題。正如上海美術學院執行院長汪大偉所談到的:“約翰·莫爾繪畫獎(中國)真正最大的獲益者是與之合作的上海美術學院。按照大賽規定,由上海美術學院收藏約翰·莫爾繪畫獎(中國)每屆一等獎的作品,這種收藏看似只收藏了一張畫,但它卻記錄了整個過程,並且凝聚了評委們的一種學術觀點和他們對于變化著的事物的判斷,以及對藝術價值取向的讚同,可以説,學院收藏即收藏了評委們學術的價值取向和判斷。”

  如今,從第1屆到第5屆,中國賽區參加投稿到參賽者的年齡梯隊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40到70後”、“80後”、“90後”各佔了投稿人數的1/3,“90後”後續力量更是來勢兇猛。

  相比2016年中國賽區藝術家在技巧、顏色等技術層面上,有不太喜歡運用顏色的整體印象,評委們對此屆的反應則是“很強的國際感”,中國的藝術家們正在觀察、了解這個世界上的其他地方發生的事情,這對于年輕的藝術家來講是一個非常健康的過程。正如評委們所言,中國的繪畫漸漸趨向平民主義、草根精神,有些作品不局限于地域性,在非常全球化的面貌下,約翰·莫爾繪畫獎(中國)接下來如何助力于當代藝術研究的一係列問題,或許將是評獎進一步帶給我們的思考。

(編輯:段冉)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