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吳鳳花:固執地堅守這份奢侈

時間:2015年12月07日來源:人民日報作者:李亞鴿

  舞臺上鑼鼓響起,武戲正打得激烈,吳鳳花手拿兵器,扔到半空中,再穩穩落下,好像有一種魔力,總能把武器吸引在手中。她出身農村、扎根基層,作為紹興小百花藝術中心的原生代演員,從藝30多年,塑造了諸多越劇舞臺角色。

  吳鳳花的戲,得到了觀眾的追捧、行家的認可,先後獲得了梅花獎、白玉蘭獎等多個獎項。今年,她又獲得第四屆“全國中青年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稱號。

  1983年,13歲的吳鳳花踏進浙江省紹興縣戲曲藝術職業學校的大門,從此和戲曲結緣。她清楚地記得,離家時,在家鄉農田邊,父親説:“如果你沒唱好,就回來跟我繼續種地。”這句話,吳鳳花一直沉淀在心裏,成為一個信念:“我,一定要唱好!”從家鄉的田野啟程,她艱難而堅定地在演藝路上走了32年。

  《狸貓換太子》帷幕一拉開,扮演三宮總監的吳鳳花甩袖亮相,劇情伊始當她得知一宮女欲救太子時,先用幹脆利落的語調道白:“好,快隨我帶了太子去見萬歲。”隨即一轉身,彳亍不前,唱道:“滿朝文武人人自危,你我乃小小內侍,如何管得?實在是飛蛾撲火白白送死啊。”目光流轉,畏縮謹慎,轉瞬改為細碎步伐,但最後,被宮女感動,嘆道:“為保大宋千秋業,陳琳我拼一死也要救太子出宮門!”激昂情緒,唱詞直觸人心,就這幾分鐘的翻雲覆雨間,迎來臺下“炸窩”般的喝彩。

  但是,由于多年的舞臺演出,吳鳳花臉部汞中毒,臉色變黑,嚴重的時候連眉毛都因腐蝕掉光了。每當面對鏡頭時,吳鳳花都會玩笑道:“這樣拍我的臉,太殘忍了。”她跑遍各大醫院,醫生給的回答都是,不再化裝再配合治療。“如果不化裝,不就意味著得離開舞臺?!”同事經常問吳鳳花,準備唱到什麼時候,她總是説:“只要不影響舞臺藝術效果,就會繼續唱下去。”

  家人的支持是她走下去的最大動力。吳鳳花的丈夫在看待這張永遠“沒卸裝幹凈”的臉時説道,她的臉表面上看有點黑,但是等你深刻理解後,就能理解它的內在美,這張臉不僅僅是反映她對事業的付出,更是對她塑造陽剛之氣增加了視點。對她而言,舞臺是神聖且具有魅力的,“舞臺讓我興奮,上裝以後就會忘掉生活中的我,人山人海的觀眾對我來説太有誘惑力了。” 話語間,吳鳳花眼中始終閃爍著耀眼的光芒。“如果要我做選擇的話,好在這張臉在舞臺上還能遮得住,我還有很多角色想要去嘗試,沒演過癮,所以,生活中就要稍微痛苦點了。”

  兒子生日當天,依照當地習俗,吳鳳花一家人都會去寺廟祈福,她期望兒子健康成長,家人幸福安康,以及她的臉不要再黑下去了!吳鳳花説,某天在街上迎面看到一個穿著白紗裙,長發飄飄,皮膚白皙的女孩迎面走來,那一剎那,她就在幻想:“那個人可以是我嗎?”

  “不瘋魔不成活。”1998年4月,武漢劇場,演出的第四天,吳鳳花連續3天高燒,可她依舊堅持上臺。在臺上,吳鳳花虛汗直冒,雙腿發軟。突然,只聽“碰”的一聲,吳鳳花在演高難度動作吊毛時,重重地砸在地上。但她在後臺稍作休息後,仍然堅持演完剩下30分鐘的節目。結束後,趕往醫院檢查,發現胸六、十二壓縮性骨折。

  劇團每年演出100場左右,八成都在農村,舞臺是水泥臺板架起來的,又硬又冷,有時身子在水泥臺板上砸得生疼,皮肉在跌打中滲出了血,可是吳鳳花的動作依然十分到位,武戲滾打毫不走樣,拿出真功夫讓農民群眾觀賞。她説:“通過自身言傳身教的傳播,哪怕今天改變一點,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

  多元化時代,戲曲生存面臨諸多挑戰。盡管不少地方戲曲市場在萎縮,但吳鳳花的演出依然尋求“新意”吸引觀眾。《馬龍將軍》借鑒莎翁的《麥克白》改編而成,將西方的優秀戲劇作品移植,嘗試加以“中國化”,從形式到內容都耳目一新。劇評人評價道:“吳鳳花塑造的角色都能做到形神兼備。表演感情飽滿,能將不同人物的性格表現得淋漓盡致。”

  吳鳳花成立工作室已有十年,微博粉絲保持在4.6萬穩定增長的狀態。和粉絲的互動,也讓吳鳳花受益良多。2011年,年內最後的一場演出需趕到山西,北方戲劇的天下,心情自然有些忐忑。出乎意料的是,她的粉絲自發性的遠赴山西太原,把花籃從劇場門口一直擺到馬路口,耐心守到演出結束。就連當地的主辦方也驚訝説,越劇原來是這麼“瘋狂”的。吳鳳花説:“因為粉絲的支持,讓我在舞臺上每一次表演更有底氣,我也會拿出更好的作品去回饋他們。”

  傳統越劇,怎樣才能一直煥發魅力?吳鳳花扎根在基層,始終活躍在第一線,尋找劇團可生存的發展空間,打造文武兼備的獨特戲曲風格。吳鳳花道:“雖然在大環境下,傳統戲曲面臨一定的危機,但是它的魅力讓很多演員始終堅守在這裏。而我能做的,就是盡自己的最大努力,讓更多的人來關注,擴大傳統戲曲影響力。”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