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李娟

時間:2014年01月27日來源:作者:李娟

  作家簡介:李娟,女,籍貫四川遂寧,1979年出生于新疆生産建設兵團農七師123團(位于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烏蘇市車排子鎮),1999年開始寫作。李娟在孤寂中迸發天才的力量,以渾然天成的筆觸抒寫生之愛戀。曾在《南方周末》、《文匯報》等開設專欄,並出版過散文集《九篇雪》、《我的阿勒泰》、《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請放聲歌唱》。她的文字特有的重量、充沛的情感、真誠的筆觸,她是來自阿勒泰的精靈吟唱。

  編輯推薦:《屬于我的馬》、《紅的馬》

    《屬于我的馬》節選

  有一個人欠了我們家很多錢,現在卻死了。按穆斯林的禮性,不還清生前的債務是不可入葬的。葬禮上,阿訇會詢問死者親屬:“此人生前虧欠過別人的財物嗎?”得到否定的回答後才會繼續為死者念經。

  但他的家人實在拿不出錢來償還,情急之下,只好把自家的一匹馬牽來見我媽,要求抵債。

  我媽很為難,打電話來同我商量該怎麼辦。

  她説:“你説我要馬做什麼呢?”

  我説:“自己留著騎唄!”

  她説:“家裏有摩托車,哪裏用得著騎馬!”

  我説:“那就不要唄!”

  她説:“可是我又很想要……”

  我説:“你要它做什麼?”

  她説:“自己留著騎唄!”

  到了下午,她又興衝衝打來電話:“娟兒啊,我決定了,我要把那馬留下來,我要把它送給你!下禮拜我給你牽到阿勒泰市去啊?”

  我嚇一大跳:“我要它做什麼?”

  “可以騎著去上班啊,你們單位那麼遠的。”

  “騎自行車就可以了。”

  “自行車還得去蹬它。馬多好啊,一點兒力氣也不必費。到了單位就放在地委大院裏,讓它自己去找草吃。回到家就拴在後院的大柳樹上,河邊草也多……”

  我大汗:“可是,它認識紅綠燈嗎?”

  挂上電話後我又仔細想了想,別説阿勒泰市裏了,就是在阿克哈拉村,我們家也無法養馬的。首先我們草料不多,那些全是給雞鴨準備的,雞鴨都可能不夠吃,哪還能顧得上馬?到了冬天,草料就會貴得要死,哪裏買得起啊?而冬天又那麼漫長。

  再説,我家在阿克哈拉的院子又不大,雜七雜八堆滿了東西,哪裏還有地方拴馬?

  我估計,馬牽進家後,處理它的唯一方法大約就是宰掉吃肉……嗚呼!如果養馬只是為了吃肉,生活該索然無味到什麼地步?

  


(編輯:文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