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化視野>國學美學

劉學鍇:唐詩的知音

時間:2019年08月22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常河
0

劉學鍇:唐詩的知音

  【光明訪名家】 

  2013年,花了4年時間寫完《唐詩選注評鑒》書稿,劉學鍇教授已經80歲,“我原來準備選注評鑒2700首唐詩,手抖得厲害,只得壓縮為650首,300萬字。”他説。

  書稿從北京運抵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時,中州古籍出版社副總編盧欣欣驚呆了:“我只能用震撼來表達我見到書稿時的情緒。10箱書稿,全部手寫。劉先生的這種學術情懷讓我深深感動,我在心中默默告誡自己,唯有把書做好才不辜負先生對讀者的一片心意。”

  事實證明,盧欣欣的眼光沒錯:《唐詩選注評鑒》(兩卷本)自2013年出版以來,廣受各界讚譽,5年內5次印刷。中國唐代文學學會會長陳尚君教授稱其為“近三十年最好的唐詩大型選本”。

  2018年,85歲高齡的劉學鍇對該書進行修訂,中州古籍出版社于2019年5月將修訂本改版重印為十卷本。

  “從李商隱研究,到溫庭筠傳論,從參與《唐詩鑒賞辭典》編著,到今天的《唐詩選注評鑒》,劉學鍇先生用自己的作品證明了經典之作需要經典性鑒賞,而劉先生就是唐詩知音。”復旦大學教授查屏球如此評價。

  “詩家總愛西昆好” 

  “劉君學鍇,年不足四十,學有根底,甚可喜也。”1963年7月底,著名語言學家張滌華在日記中抑制不住“得遇千裏馬”的喜悅。這是兩位學者的第一次見面。當天,張滌華作為安徽師范大學中文係主任,接待了剛剛來校報道的劉學鍇。

  劉學鍇,1933年8月生于浙江省松陽縣,1952年考入北京大學中文係。1959年,劉學鍇博士畢業留校任教,獨立開設了校勘學課程並參與了古籍整理概論課程的建設和講授。1963年,劉學鍇調安徽,在安徽師大中文係工作至退休。

  1975年至2004年,劉學鍇集中研究唐代詩人李商隱,先後出版10多部相關著作,發表30多篇相關論文。劉學鍇因此被譽為“國內研究李商隱第一人”。

  李商隱的部分詩歌過于隱晦迷離,給後人解讀帶來很大難度,故有“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之説。

  劉學鍇發現,李商隱的詩舊注不少,但各家觀點分歧很大,讓讀者莫衷一是。“這樣一位‘後世治之最勤’的詩人,其生平行蹤的考證、作品的係年、詩意的解説疏證乃至總體的評價等方面,都存在許多問題,亟待糾正、補證,甚至徹底重新思考”。于是,做一部集解式的整理本,對前人已有的考證、疏解、評點成果作一次全面的清理和總結,成了劉學鍇心底強烈的衝動。

  這一想法與同一時期在安徽師范大學教授“唐詩風貌”的余恕誠先生不謀而合,兩位先生從此攜手合作。本著“清理”和“重塑”的初衷,劉學鍇和余恕誠認為與其勉強撰寫以著者已意為主的新注,不如集思廣益,以集解新箋的方式來整理研究,較為實用。

  就這樣,兩位先生積十數年之心力,孜孜矻矻,由詩選—評傳—集解,滾雪球般地壯大成果,為“義山詩學”奠定了堅實基礎。其中,劉學鍇或與余恕誠合著,或獨立寫作,先後出版了10多部專著。其中,《李商隱詩歌集解》《李商隱文編年校注》《李商隱資料匯編》被學界被譽為“李氏三書”,成為李商隱研究的圭臬。

  “如果説我的某種成果可以傳世,那是鼓勵,是不實之譽。”盡管著作等身,劉學鍇依然非常低調,“任繼愈先生謙稱自己是過渡的一代,我只能是過渡的一代中最平凡但多少做了些實事的人。”

  從溫庭筠到唐音清賞 

  在四川大學教授、劉學鍇的首屆研究生周嘯天看來,先生“寫字作文,一筆不茍,風格悉如其人。”但在生活中,一向不茍言笑的劉學鍇卻有著精湛的廚藝,而且能唱地道的越劇。

  這種內斂的浪漫,反映到劉學鍇的學術研究中,就是退休後繼續研究和李商隱並稱“溫李”的晚唐“花間派”詞人溫庭筠,先後推出了《溫庭筠全集校注》《溫庭筠傳論》《溫庭筠詩詞選》。

  從20世紀80年代起,劉學鍇還參與撰寫編寫各種詩歌鑒賞書籍,最著名的就是參與撰寫《唐詩鑒賞辭典》條目。

  從2013年開始,劉學鍇開始著手一項龐大的工程,寫作《唐詩選注評鑒》。“從接手唐宋文學課程開始,我就特別希望手邊有一本像《唐詩選注評鑒》這樣的書,除今人的注釋外,把前人的注釋、評論都搜集好,又有編撰者的疏解、評鑒做參考,那我講課就方便多了。”

  對于這本書,劉學鍇的定位是“切實有用”。在劉學鍇看來,與10余年來唐詩的整理、考訂、研究成果相比,唐詩的普及工作除了《唐詩鑒賞辭典》曾産生過廣泛影響外,無疑是滯後了。時至今日,各地出版社還在不斷翻印孫洙的《唐詩三百首》這部兩個半世紀前的選本。“我教了幾十年的唐宋文學,對大學中文係的古代文學教師、喜歡讀唐詩的大學生究竟需要一部怎麼樣的唐詩選注鑒賞入門書,有比較深切的體會。”

  “披沙揀金的選目、廣徵博引的箋評、獨有會心的鑒賞。”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中國宋代文學學會會長莫礪鋒認為,“《唐詩選注評鑒》最有價值的部分,是劉學鍇先生寫的鑒賞文,這是真正懂詩之人所寫。”

  “既適合基礎閱讀,又具有學術高度。專業學者不會覺得淺,普通讀者不會覺得深。”南京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鐘振振表示,《唐詩選注評鑒》是可以面向各層次讀者的陽春白雪之作。

  從“西昆解人”,到“飛卿知己”,再到“唐音清賞”,劉學鍇用自己“繁華落後見真淳”的學術著作,“以一人之力,成一家之言”,從而讓自己成為真正的“唐詩知音”。

(編輯:賈岩)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