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文藝評論>評論要聞

甲骨文有了新“活”法

時間:2019年11月04日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0

  從上至下分別為:土方徵涂朱卜骨刻辭、般無咎全甲刻辭、王賓中丁·王往逐兕涂朱卜骨刻辭。  資料圖片  本版制圖:汪哲平

  核心閱讀

  120年前,“一片甲骨驚天下”,沉睡多年的甲骨文開始走進人們視野。120年後的今天,甲骨文的價值愈發受到珍視,甲骨學研究借助前沿科技步入了新階段,曾經深藏在博物館的甲骨也以表情包、書法課等形式,從高冷變得親近。作為漢字的源頭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脈,甲骨文見證了中華文明的傳承和發展,也將繼續見證中華民族前進的足跡。

  圓圓的太陽,是“日”;彎彎的月亮,是“月”;三山聳立,是“山”……3000多年前,殷墟甲骨文傳承下來的文字血脈,一直綿延。直到今天,人們使用的很多文字,都可以追溯至那一片片古老的甲骨。

  甲骨文,刻于龜甲獸骨,主要用于佔卜和記事。120年前,“一片甲骨驚天下”,沉睡多年的甲骨文開始走進人們視野。

  “甲骨文是迄今為止中國發現的年代最早的成熟文字係統,是漢字的源頭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根脈,值得倍加珍視、更好傳承發展。”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就是為了傳承中華基因、堅定文化自信,深入挖掘其中的思想內涵和文化價值,促進以甲骨文為代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和發展。

  一脈相承的古文字體係

  11月1日,國家博物館裏,“證古澤今——甲骨文文化展”正在展出。觀眾們圍著一片甲骨看得津津有味。這是3000多年前的商朝,婦好分娩、商王佔卜的卜辭。甲骨文生動地記述著,商王親自佔卜,看婦好在哪個吉時才會生男孩。

  沉寂千年的歷史瞬間鮮活起來。正是甲骨文,使商代成為有出土古文字記載可資考察的信史時代,印證了包括《史記》在內的一係列文獻的真實,把有文字記載的中華文明史向前推進了1000年,為研究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提供了真實可貴的第一手史料。

  已知的四大古文字體係中,尼羅河流域古埃及的聖書字、兩河流域的楔形文字、中美洲的瑪雅文字,都在漫長的歷史歲月中走向湮滅,唯有以殷墟甲骨文為代表的中國古文字體係,一脈相承,綿延發展。甲骨、篆、隸、草、行、楷……中國文字雖然有不同書體形式的變化,但以“六書”為特徵的文字結構保留至今,成為今天世界上近1/5人口仍在使用的文字。

  “甲骨文內容繁富,是重建中國上古史,尋繹中國思想之淵藪、中國精神之緣起、中國信仰之源頭、中國傳統文化特質與品格之由來、中國藝術美學之發軔的最真實的素材。”紀念甲骨文發現120周年座談會上,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宋鎮豪説。

  早在新中國成立之初,甲骨文研究就受到黨和國家的高度重視。進入新世紀,黨和國家更是把甲骨文研究提高到與中華優秀文化體係構建相係的戰略高度,聚焦于中華文明影響力,以及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提升。2017年,甲骨文成功入選“世界記憶名錄”,標志著世界對甲骨文重要文化價值及其歷史意義的高度認可,促進了優秀傳統文化在世界的傳播。

  “甲骨文發現以來首次在國家層面舉辦的係列紀念活動,意義重大,影響深遠。”教育部語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長田立新介紹,近期舉辦的係列紀念活動旨在總結甲骨文研究保護的成果,闡釋甲骨文的思想文化精髓及其在中華文明和世界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展示以甲骨文為代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當代價值和世界意義,體現了黨和國家對文化強國建設的高度重視。

  破解文明密碼的“攻堅戰”

  “認出一個字,獎勵10萬元?”前不久,中國文字博物館的一則獎勵公告在網上熱轉,不少人先是覺得“不可思議”,在弄明白是“釋讀甲骨文”後,又不得不感嘆:“難,太難了!”

  甲骨文發現120年來,先後出土甲骨15萬片以上,整理出來的甲骨文單字約4500個,可其中被釋讀、能與現在使用漢字相對應的不到1500字,多是口、手、天、地等常用字。“從這些字可以看到,甲骨文不僅具有象形、指事、會意等早期基本造字方法,還出現了大量形聲字,也出現了假借字,為以後漢字的發展、成熟與完善奠定了堅實的基礎。”中國文字博物館陳列展示部副主任王雙慶説。

  與此同時,仍有3000多個甲骨文目前“無解”。“到今天仍然沒有破譯的甲骨文,基本上都是硬骨頭了,因此哪怕只是破譯一個字也是一場‘攻堅戰’。”南開大學歷史學院教授朱彥民舉例説:“比如殷商時期的灶具,今天的人見到實物可能也很難認出來,由這些器物象形而來的文字就更難辨識了。”

  “甲骨文大數據平臺”使前沿科技和古代文物“親密接觸”,讓甲骨學煥發新生機。近年來,在有關部門的支持下,國家社科基金重大委托項目“大數據、雲平臺支持下的甲骨文字考釋研究”正式實施,教育部、國家語委牽頭組織的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與應用專項工作啟動,運用現代科技突破文字釋讀瓶頸,推動甲骨文研究進入了新階段。

  “甲骨文等‘絕學’、冷門學科的發展有其自身規律和特點,也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需要我們持續努力,久久為功。”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要以重大項目為引領促進多學科聯合攻關,借助信息處理、精密儀器等高新科技方法和手段,提升甲骨綴合、甲骨文分期斷代研究水平。同時,注重培養高層次專門人才和學術梯隊建設,將甲骨學研究從文字、歷史、考古等學科領域拓展到文化、社會、地理等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領域。

  尋找寶貴遺産的時代價值

  “小朋友們,先畫一個圈,再在中間點個點,像不像太陽?這就是咱們祖先創造的甲骨文‘日’字。”10月的一天,中國兒童中心學前教育部中華傳統文化班的書法課上,孩子們在老師帶領下,用小手握住毛筆,“畫”出稚嫩的“日”字。

  “我們讓孩子從小接受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熏陶,以漢字為載體,引導他們打開認識世界的大門,從而培養孩子們的民族自豪感及愛國情懷。”中國兒童中心學前教育部部長楊彩霞説。

  120年後的今天,甲骨文越來越“時髦”。“開心”“吃貨”“發紅包”……一組會動的甲骨文表情包在微信上走紅。“過去,對文字學這種高深學問的傳播形式不夠輕松,讓人望而生畏。這組表情包注重活潑現代的設計語境,考慮到了對大眾特別是年輕人的吸引力。”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陳楠説。

  在河南安陽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國博舉辦甲骨文文化展,制作甲骨文專題紀錄片……今年以來,甲骨文發現120周年係列紀念活動更是向社會宣傳推廣甲骨文,讓刻在甲骨上的文字“活”了起來,讓甲骨文從專業人員走向社會大眾,從“象牙塔”走入展示櫃,從冷門變得越來越受關注。

  “讓深藏在博物館的甲骨從緊鎖的清冷庫房中走出來,體現出了甲骨文獨特的時代價值,可以在普及傳播中堅定文化自信,在中外文化交流中展現中國風採。”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安陽師范學院甲骨文研究院教授王宇信説。

  幾千年前的寶貴遺産,如何有效轉化為今天的育人資源?陳寶生表示,要做好甲骨文在教育領域的提煉、轉化和融合工作,讓甲骨文的文化元素成為育人元素,在學校有關教材編寫、文化傳承基地建設中得到充分體現,為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堅定“四個自信”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編輯:蘇銳)
會員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