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中國電視歷史上第一臺打工春晚:“家”的呼喚

時間:2013年01月25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喬燕冰

  在北京打工十載的商洪強和妻子這幾天趕回了老家,山東省濱州市惠民縣大年陳鎮商家村一隊。與以往每到年根底下才趕回家置辦年貨、與兒女團聚不同,提前趕回是為了“急訓”。由商洪強自己創作的歌曲《留守》應邀參演2013年打工春晚,將與夫妻倆同臺的除了他們的一雙兒女,還有同樣常年留守老家的外甥、外甥女和侄子。一到家,他們趕忙在日歷上勾畫盤算起來,因為女兒在村裏上小學還好説,另一個重要唱將外甥女在20裏之外的鎮上讀初中,到周六才回家,因此重點排練時間要安排在周末。商洪強説離返京參加彩排錄制的日子已經很近了。

  1月26日,由北京工友之家文化發展中心(簡稱“工友之家”)、農林衛視主辦的2013年打工春晚,將在共青團中央禮堂錄制,並在蛇年春節期間在農林衛視、陜西衛視、中國農林衛視網和搜狐網等多家媒體集中播出。這是迄今為止中國電視歷史上第一臺由打工者自編、自導和自演的春節聯歡晚會。

  車間裏面引吭高歌,保潔間隙錘煉舞步,建築工地吟誦詩詞,漏舍之中打磨小品……2013年打工春晚錄制進入倒計時之際,像商洪強和家人一樣鉚足了勁在角落裏執著臺下功夫的人散落于全國各地。遠方的家人可能在電視上看到自己的表演,僅就這一點就足以讓這個群體中的許多人振奮不已。

  “他們把汗水灑在了城市,他們把背影留在了家鄉,他們用雙手延伸著城市的希望,他們用無聲和無助呼喚家鄉……”2013年打工春晚宣傳片裏,“家”這一晚會主題的滲透,讓簡短的畫外音深沉而厚重。

  “之所以把晚會主題確定為‘家’,是因為改革開放以來,我們許多打工者在城裏呆了這麼多年,家雖然已經安在這兒,卻始終沒有歸屬感,對家的認同是模糊的,或者説是不自信的,城裏人對我們似乎也是若即若離的。我們雖然現在遊離在城鄉之間,但未來我們的家是要在城市的,所以,我們想再強化一下家的概念。當然很多時候這裏還有一種矛盾,有對城市裏家的渴望,也有對以前農村老家的留戀。”工友之家幹事、2013年打工春晚總導演王德志説。

  改革開放30多年的城市化進程中,洶涌的農民工浪潮最先衝決中國農民與土地的千年依附。洗去手上的泥巴來到城裏,他們承擔起城市中最臟的活計;放下卷起的褲管邁進都市,他們幹著城市中最累的工作;一棟棟摩天大樓在他們的汗水中拔地而起,他們卻在都市的邊緣搭屋立灶……

  “回不去農村,呆不下城市”的尷尬,讓“家”這個原本飽含溫暖的字眼充滿了復雜的內涵。

  家可以顛簸,心卻不能漂泊。在即將上演的晚會上,來自深圳、廣州、蘇州、安徽、內蒙古以及港臺等地區,覆蓋建築、制造、餐飲、家政等行業的工友們,將用自己的方式演繹“家”的主題,然而承載著這一主題的晚會本身,更寄托著晚會策劃者用文藝表達打工者心聲,指引打工群體精神家園建構的核心訴求。

  “一頭連著城市,一頭連著農村,近3億打工群體背後實際上站著9億多的農民。他們是中國農民家庭的脊梁。這個群體應該有自己的舞臺自己的歌,我們應該幫助他們搭建這個舞臺,建設溫暖的家。”為打工春晚提供主要支持的主辦方之一農林衛視的副總監王鋼表示。

  “從去年的自娛自樂,到今年有明確的主題並面向全國播出,打造自己的文化品牌,工人不再是作為‘他者’被大眾媒介再現,而是直接表達了他們的生活現狀以及對現狀的思考,在這裏文化可以是一種直面生活的勇氣,是一種堅強,是一種團結,它可以迸發出一種促進改變社會的力量。”長期關注和研究打工文化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卜衛説,並表示對2013年打工春晚充滿期待。


(編輯:子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