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不會從美國走開”——訪美國學者安德魯·哈特曼和喬納森·施佩貝爾
2018-02-26 08:02 來源: 人民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在大西洋彼岸進行的這一大規模戰爭關係著勞動者的命運。”馬克思在給亞伯拉罕·林肯的一封信中如是説。19世紀60年代,馬克思對美國南北戰爭的觀察從來沒有脫離對勞動階層未來的思考。在隨後的歷史中,特別是20世紀30年代以來,馬克思本人的著作一再成為美國思想界關注“勞動者命運”、對資本主義經濟文化體係進行批判的重要源泉。及至21世紀,一場肇始于華爾街的國際金融危機更是讓眾多美國學者驚呼“馬克思主義正重新蘇醒”。

  伊利諾伊州立大學歷史係教授安德魯·哈特曼長期研究馬克思主義在美國思想史與社會運動中的影響。他正在撰寫的《卡爾·馬克思在美國》一書,將由芝加哥大學出版社出版。哈特曼表示,馬克思比任何人都更為雄辯地指明,資本主義經濟文化體係始終處于變動過程中。“就此刻看,馬克思的這種見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目前資本全球運行所受到的限制比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更小,這創造了巨大的財富和技術進步,但也造成了巨大的痛苦,馬克思的辯證法有助于揭示這一點……我們需要用一種馬克思主義的眼光來看問題,即正視社會現實,帶著對新的社會條件的把握來重新組織社會。”

  近年來,社會貧富分化問題在美國的關注度不斷上升,美國政治表現出的保守化、逆全球化、孤立主義化趨勢,背後也都有這一問題的影響。在哈特曼看來,在貧富差距問題上,馬克思主義提供了其他思想流派難以替代的批判性洞見。他認為,馬克思的著作指明了資本擺脫地理、文化、政治等各方面限制的種種方式,以及資本如何通過新的積累方式對傳統體係和制度造成壓力。“凡是從現代生活中感到疏離、無根、被變化拋棄、經濟上處于掙扎狀態的人,都會認識到馬克思資本學説的深刻性。即使是處于財富分配頂端的群體,如果能夠真誠地展開思考,也將能理解這一點。”

  密蘇裏大學歷史學教授喬納森·施佩貝爾長期從事19世紀歐洲社會史研究,著有《卡爾·馬克思:19世紀的人生》一書。在施佩貝爾看來,馬克思主義在美國社會的影響力將長期持續,因為今天的美國已明顯和上世紀90年代不同,當時冷戰結束讓自由市場主義在美國主導了公共辯論。他認為,馬克思主義與當代世界的關聯性,至少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

  第一,資本主義經濟體係並不總是處于平衡狀態,而是會反復出現功能失調,也就是馬克思本人所説的“危機”,今天很多人則將它稱為經濟衰退;第二,特定的觀點以及表達該觀點的政治運動,同特定群體的經濟利益和自我認識密切相關;第三,資本主義經濟生産方式中看似自由和不受約束的交換行為,尤其是勞動與金錢交換,必然包含著或明顯或隱匿的壓制和支配關係。

  “國際金融危機給世界留下了巨大的不平等,1%的人似乎已從這場危機中受益,而其他人則為此付出了代價。因此,馬克思不會從美國走開。冷戰結束近30年,越來越多的美國人已經擺脫冷戰的思想桎梏,正以更富有創造性的方式閱讀與思考馬克思。”哈特曼表示,現在有更多學生主動來找他,就如何閱讀馬克思的著作尋求指導,還詢問其他關于社會主義的經典著作。在他看來,一個緩慢而又真實的代際轉變正在美國發生。(胡澤曦)

點擊查看專題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雪梅 余申芳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00001298168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