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曼肯:等不及要做一部中國動畫
2018-02-24 10:37 來源: 新京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8座奧斯卡金像獎、7座金球獎、11座格萊美、1座托尼獎……艾倫·曼肯憑借傲人的成績,成為一代作曲家的傳奇,在舞臺和銀幕兩個領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就。迪士尼經典動畫《小美人魚》、《美女與野獸》、《阿拉丁》中膾炙人口的旋律皆出自他手。很難將曼肯劃入迪士尼、好萊塢、百老匯或者流行音樂任一領域,他都精通且成績精湛。

  如今,69歲的老爺子還在不斷地更新他所創造的紀錄,近日,頭發花白的艾倫·曼肯第一次來到中國,在華特·迪士尼劇場一連彈唱了數支經典作品。他總被問及最滿意的作品,都直接地毫不掩飾自己對這類問題的厭惡,他不推崇只看到經典,就連那些未能被人聽到的曲子也同樣被他珍惜。今年夏天,全新百老匯《美女與野獸》中文版音樂劇也將登陸上海,這位傳奇作曲家依舊在探索更新型的音樂,更藝術的表達形式。

  天賦

  “牙醫家族”出身

  “你的音樂徵程,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我就是這樣,可能是在媽媽的子宮裏就這樣了,這真的是我的命運。”

  曼肯笑著給出了一個“音樂細胞遺傳自媽媽子宮”的説法,事實上,這和他的家族遺傳沒什麼關係。曼肯的爺爺、父親、姨父、叔父、姑父都是牙醫,“總的來説太多曼肯家的人都是牙醫,這裏面有一些會彈奏鋼琴,但不是非常專業,音樂並不是我們家族的遺傳。”童年的曼肯對音樂總有一種觸電的感覺,看到圖像與古典音樂結合在一起都會沉迷其中。大約9歲時,曼肯就創作出自己的第一首曲子《Bouree》,模倣了鮑勃·迪倫的音樂。曼肯也差點延續了“曼肯家男人的傳統”,高中畢業後進入了紐約大學醫學預科,但他無時不刻不惦記著作曲,也開始“不務正業”作了不少曲,甚至直接調換專業,最終取得了音樂學的學位順利畢業。

  入行

  第一部音樂劇被罵

  離開學校後,曼肯加入了PMI音樂戲劇工作坊,在那裏,他夯實了音樂劇的基礎,他發現為角色和普通人物寫曲子是令人解放、自由的職業。面對不成功的作品,他學會將它們放在一旁,再譜寫新曲,還不行就繼續放,再寫新的。“創作要有一個不斷往前,不斷創新創作的過程,我一直跟年輕人説,最重要的是你的才華,而不是你寫的某首歌,要把才華放在最有産出、最高效的方式上。”

  1979年,曼肯遇到了自己的最佳搭檔霍華德·阿什曼,曼肯作曲,阿什曼填詞,打造出音樂劇《上帝保佑你,羅斯瓦特先生》,卻在推出後受到不少差評,“有個評論家嘴很毒,他説這部音樂劇的一切都是垃圾,全都是平淡無實的曲子,就像是塊濕臭抹布。”想了想,曼肯笑了笑説,“但我很感謝他,因為這樣能讓我更好地面對自己的自尊心。”

  1982年,曼肯和阿什曼合作了第二部音樂劇《恐怖小店》,改編自美國著名獨立導演羅傑·科爾曼1960年的經典黑白B級片,將電影緊張懸疑的氣氛展現得淋漓盡致,此劇大獲成功,並創下了百老匯史上票房增長最快紀錄。

  崛起 

  《小美人魚》喚起迪士尼文藝復興

  1986年《來自外太空的卑鄙驢媽媽》為曼肯迎來了首個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的提名,坐在觀眾席的他等了整晚,口袋裏早已備好了寫滿獲獎感言的紙條,在心中反復演練,甚至估測了從觀眾席走上領獎臺的時間,但最終與小金人失之交臂。“否極泰來”的是,這次提名為曼肯帶來在迪士尼工作的機會。1966年,華特·迪士尼去世,迪士尼影業正面臨漫長的消沉期。這時為動畫電影《小美人魚》創作配樂的工作就落在了曼肯和阿什曼的身上。回想當時,曼肯説這是他最“情緒化”的時期,“我們只有一個目標,做一個常駐的音樂劇,讓《小美人魚》可以和《白雪公主》、《睡美人》媲美。《小美人魚》給我帶來的靈感非常棒,就像章魚在海中漂浮。”這部動畫摘得當年奧斯卡最佳配樂獎,歌曲《Under the sea》則獲得奧斯卡最佳原創歌曲,在當時距離迪士尼上次獲得此獎已經過了25年之久。《小美人魚》也被稱為迪士尼文藝復興時期的開端。

  轉折

  悲憤情緒中創作《美女與野獸》

  《小美人魚》獲獎的當晚,曼肯收到了一個不幸的消息,當晚同時獲獎的好搭檔阿什曼欲言又止,回到紐約他告訴曼肯,自己患上了艾滋病。他們在悲憤的情緒中寫下《美女與野獸》的歌曲,但在籌備過程中,年僅41歲的阿什曼因病離世,當時只完成了三首歌《Belle》、《Be Our Guest》和《美女與野獸》的填詞,曼肯頂住壓力,將摯友留下的寶貴歌詞呈現出來。這部電影給曼肯拿下了兩座小金人。阿什曼去世後,曼肯一度以為自己的職業生涯就要結束,幸運的是,他遇上了新的合作夥伴蒂姆·萊斯,他們繼續攜手完成阿什曼的未竟之作動畫電影《阿拉丁》的配樂,他們創作的《A whole New World》贏得了兩項奧斯卡獎,並收獲格萊美年度歌曲的榮譽,這是史上第一首在Billboard榜單登頂的動畫電影原聲,曼肯調皮地説,“很多國際獎項都是在我們之後改了規則,我就是有這種影響力。”

  ■ 對話

  尋找合作者創造新靈感

  新京報:這次《美女與野獸》音樂劇將跟中國的演員、團隊一起工作,感覺有何不同?

  艾倫·曼肯:我寫這麼多的曲子,最終目的就是想讓它們能夠令全球觀眾都看到聽到,我能到不同的地方去見到這些天賦異稟的演員,實在有幸。作為一個作詞家、作曲家,或是編劇來説,我都把自己當成建築師,我會建造一座房子,建好之後讓其他人住進去,合作後我會後退幾步,讓演員自己進行對音樂劇的演繹,我能發現很多靈感,並在不同版本中通過後退幾步從大局來看這個事情,以此體會到細微的變化,不管這個劇在上海、巴黎、東京演出,我都希望可以作為後臺的觀眾,來盡情地欣賞我們的作品。

  新京報:在不同的劇裏面融入了不同國家和文化的元素是流行的做法,會否在今後的創作中融入一些例如中國民歌一樣的中國元素?

  艾倫·曼肯:我想説聲抱歉,我對于中國民歌了解很少,但最近我和一位動畫片的導演進行了溝通和交流,可能會將中國本地故事做改編拍成一部動畫片,我期待加入到這個項目當中。對這部動畫片不管是藝術和其他各方面做藝術的研究,我已經等不及要完成這項目,幾乎每天都在祈禱,希望早點做到這個項目。

  新京報:能分享下保持創新的秘訣是什麼?現在時代不斷變化,你在音樂創作上如何進行調整與改變?

  艾倫·曼肯:可能在于我一直要謹記這部劇、這首歌不是關于我的,我不是中心,真正的中心是劇裏的角色及要講的故事。我們要記得,不要對自己的作品有很強的依賴,不管是作品還是評論,都要把重心放在藝術和藝術創作上。確實需要跟著時代做出不斷地調整和變動,這也可以讓我的音樂一直保持在好的熱度上,比如在制作《阿拉丁》時,我有跟很多的合作者合作,他們後來也制作了《愛樂之城》的配樂,我的秘訣就是不斷地尋找新的合作者,創造新的靈感。(記者 周慧曉婉)

 

+1
【糾錯】 責任編輯: 李夏 栗一星
新聞 評論
010020030800000000000000011154681298159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