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住普通創業者,就是留住“雷軍”

發表于  2015/05/19 05:36   約5分鐘

  

  留住“雷軍”,這是近期一些地方政府較為流行的口號。

  作為一個口號,這也意味著一些地方政府在與雷軍這樣的創新人才失之交臂之後,已經開始有了覺醒和反思,值得肯定。

  哪怕是再成功的牛人,也都有藉貫,也有曾經學習和工作過的地方。這些經歷,對于他們自己也許是寶貴的,對于他們走向成功也許是不容忽視的,但是不是對他們的成功起著關鍵作用,或者是不是恰恰相反曾經成為掣肘和反作用,又很難用一兩句説清楚。

  如今名滿天下的雷軍,作為小米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金山軟件公司董事長,著名天使投資人,已經是“互聯網+”時代的勵志英雄。他1969年出生于中部的一個平原地區,這使他的原藉有了難舍雷軍情結的理由。我國歷來的傳統本來是極為重視名人故裏之類的講究,而在跨越發展、政績工程、GDP至上的時代,把當紅的名人請回故裏,參加各類活動,給予各類榮譽,尤其是附加著指望其回鄉創業、回鄉投資發展的動機,簡直成了地方政府一項唯此唯大的工作。雷軍也不例外,從此成為了家鄉的重量級嘉賓,在家鄉的盛會上頻頻亮相,甚至被選為當地總商會會長,這都是理所當然的。

  雷軍還有在中部一個大城市求學和創業的經歷,作為普通創業者,雷軍的創業時代,應該是收益良多,是充滿艱辛,也可以給予普通創業者最多啟迪的歲月。這個中部城市,不僅對如今的雷軍禮遇有加,在招商引資、投資創業方面寄望甚多,而且以此為鑒,著眼長遠,推出係列新政,旨在大力孵化大學生創業。新政既出,新一輪的創業熱情正在涌動,用當地官方的話説,此舉就是要千方百計留住“雷軍”們。

  留住“雷軍”的種種舉措表明,地方政府的確是蠻拼的,而且也有了一些較為誘人且切實可行的措施。從某種意義上講,這不能不説是一大進步。

  不過,對雷軍的錦上添花式的榮譽加身也罷,相關創業孵化計劃也罷,都難免存在著一定的局限性。前者不過是事後諸葛亮式的明智,是對成功人士趨炎附勢般的追捧。後者雖然著眼于鼓勵大學生創業,著眼于留住且激活人才,但目的性、功利性未免又太強,專一的經濟眼光、狹隘的産業意識、成者王侯敗者寇式的思維模式,最終能否真正留住未來的“雷軍”們,筆者不免有點擔心。

  這些年,我們“唱新”的口號還少嗎?地方政府出臺的相關政策還少嗎?雷軍早年創業的所在地是當之無愧的大學之城,在某種意義上也是人才高地,是後備人才之城,但何以未能成為創新人才之城呢?雷軍本人為什麼後來出于無奈要遠走他鄉,是創業環境的原因,還是文化和科技氛圍不夠的原因?我們要不要深挖個中原因,要不要拷問政府因素、權力因素在其間的負面作用如何?

  能否真正留住“雷軍”,恐怕不能單純從經濟角度來考量。城市不只是一個經濟體,城市也不只是建築、市場、人流、物流、資金流的簡單疊加。從人文的意義上甚至于從終極的意義上講,城市根本上就是文化的載體,是市民生存的依賴。

  曾經有作家和學者認為,城市首先是市民化的城市。此論定位極準,但一時間似乎不大受官方待見。事實上,一些城市要真正創新發展,真正要留住未來的“雷軍”們,恰恰不妨從市民化入手,在為市民服務方面多作點文章。所有的市民覺得在城市吃得爽,在城市生活舒服,才是創業成功的前提所在。

  從市民化的角度審視,留住“雷軍”,恐怕遠非激勵創業方面的各類新政所能涵蓋。只有政府轉變“經營城市”的觀念,嚴控與民爭利行為,徹底樹立為市民服務觀念,嚴審甚至于取締法理上站不住腳的“收費”行為(諸如進城費、路橋費等),不縱容壟斷性商家的任性漲價行為(比如物業管理費、小區停車費等),控制交警、城管等管理部門的任性處罰衝動,在城市管理與降低市民城市生存成本之間尋找平衡點,不讓城市的“文明架勢”阻礙了“文化長勢”,給予平民百姓更多的城市共享空間,這恐怕才是當務之急。一句話,愚以為,城市管理者不妨放寬視野,記住留住普通創業者,就是留住“雷軍”。

  版權聲明:本文為新華網思客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來源為新華網思客。授權合作請聯係sike@news.cn

119 位網友推薦了本文

專家

嚴輝文

自由撰稿人 /  17 篇文章

+ 訂閱

所屬數據庫

熱點

最新鮮,最熱辣的時事評論。無懼衝突辛辣,只憂平庸逐流。

+ 訂閱

回應

登錄評論

您還能輸入 300 字

發送

思客

留住普通創業者,就是留住“雷軍”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碼,然後復制粘貼到你要引用的網站下

預覽

留住普通創業者,就是留住“雷軍”

城市管理者不妨放寬視野,記住留住普通創業者,就是留住“雷軍”。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212990
我的書簽

掃碼關注思客

意見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