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塞罕壩的“眼睛”
2019-02-08 18:26:18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石家莊2月8日電 題:塞罕壩的“眼睛”

  新華社記者許蘇培、郭雅茹

  位于北京正北約450公裏的河北承德塞罕壩,有著世界上面積最大的人工林場。在這片廣袤林海中,散落著9座望海樓,其中8座由夫妻共同值守,當地人親切地稱呼他們為“夫妻哨”。

  他們是塞罕壩的“眼睛”。每隔15分鐘用望遠鏡瞭望報告一次火情,這樣重復枯燥的工作,他們一做就是一輩子。

  一輩子守護一片林海是什麼樣的感覺?

  “很寂寞。”塞罕壩大喚起林場防火瞭望員趙福州説,從1983年上山到現在,他和妻子陳秀玲平均每年要在望海樓待近10個月。

  塞罕壩年均無霜期只有64天,平均每年有7個月被積雪覆蓋,這裏的氣候當地人戲稱是“一年一場風,年始到年終”。

  “從下第一場雪開始山上就一個人影也見不著了。尤其過年這會兒,心裏更不得勁,恨不得把人待瘋了。”陳秀玲説。

  趙福州夫婦值守的天橋梁望海樓位于塞罕壩林場的最南端。望海樓,望的是林海,觀的是火情。由于今年降雪少,天氣幹燥,最近正是防火的緊要關頭。趙福州每隔15分鐘瞭望一次,電話匯報場部一次,連續不能間斷。

  “吃頓飯功夫都得上頂樓看兩眼,一點疏忽都可能釀成大禍。”他説,這份工作雖然枯燥,但責任重大,“室外的每一個煙點和霧都得分清,瞭望面積內的山形地貌,哪塊是溝,哪塊是樹,坐落在什麼地方,我都清清楚楚。”

  三十多年前,夫婦倆剛上山的時候,天橋梁望海樓還只是座簡陋的兩層小土樓,遇上雷雨天,屋裏的電話機、電燈燈頭都冒火星。

  瞭望條件簡陋,生活更艱苦。沒有路,大雪封山後望海樓幾乎與世隔絕,他們只能祈求這段時間不出什麼緊急情況。陳秀玲的第一個孩子丟在了山上。“九點多肚子疼要生,夜裏一點多才到圍場縣城。孩子生下來活了一天,沒活成。”陳秀玲説。

  哭過,也怨過,但他們還是咬咬牙留下來了。

  在塞罕壩人的齊心協力下,綠水青山帶來了金山銀山,綠色之路越走越寬,望海樓的瞭望和居住條件越來越好。

  路修好了,望海樓也越建越高,從兩層到三層,再到現在的五層。

  “站得高才能望得遠嘛。”老趙説,“樹越長越高,林場面積越來越大,現在必須得上五層才能看全自己負責的面積。”

  為了不釀成森林火災,塞罕壩林場層層抓、層層管,從進山處設立防火檢查站,進山後地面巡護員和高山瞭望員密切配合。每逢高險火情期便全員出動巡山,“就是為了確保絕對安全,不放過一絲火一縷煙。”趙福州説,9座望海樓相互配合,交叉值班,確保24小時有人值守。“我們都是眼見著林子一點點建起來的,都知道造這點林可真不容易。”

  今年春節,在塞罕壩森林消防撲火隊工作的兒子大年三十也堅守崗位,兒媳在家帶著倆小孫子,一家人分居三地過年。“小時候挺不理解他們的工作,別的孩子都有爸媽陪,我卻見上一面都很難。”兒子趙東楊説,“現在我也幹防火,知道森林火災多可怕,所以特別理解,也特別支持他們的工作。”

  趙福州今年59歲了,快到了和這片林海説再見的時刻。明年會派年輕人來望海樓。趙福州説:“我們能做的就是把塞罕壩老一代人創造的林子守護好,不發生一股煙。”

  説起山居歲月,陳秀玲用得最多的一個詞便是“對付熬”。在山上待了一輩子,她至今沒習慣這種深入骨髓的寂寞,但她的朋友圈裏記錄最多的卻是林場的美麗,無論是雪花飛舞,還是旭日初升。

  “今年除夕我準備了六個菜,有燉排骨、燉小雞、魚……再配上幾個涼菜。”陳秀玲説,“春聯買了,可惜沒顧上買窗花。”2018年場裏給望海樓通上了網線,今年老兩口想小孫子了視頻就能見著。望海樓裏年味雖淡,但幸福依然。

  趙福州和陳秀玲只是守護塞罕壩林場安全的一對普通夫妻,塞罕壩建林場57年來,共有超過20對夫妻值守望海樓,從未發生過一起火災。

+1
【糾錯】 責任編輯: 唐斕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海鷗翔泉城
海鷗翔泉城
遊山玩水過大年
遊山玩水過大年
賞花過大年
賞花過大年
新春吉祥日 小豬最當紅
新春吉祥日 小豬最當紅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1061124093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