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正文
一戰結束百年 美歐關係再臨考驗
2018-11-11 15:31:53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北京11月11日電  特稿:一戰結束百年 美歐關係再臨考驗

  新華社記者張偉

(國際)(1)法國隆重紀念一戰結束百年

  11月11日,在法國巴黎,俄羅斯總統普京(前右四)、德國總理默克爾(前左三)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前左二)出席紀念儀式。當日,法國政府在巴黎凱旋門前舉行儀式,隆重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一百周年。新華社記者 陳益宸 攝

  今年11月11日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100周年紀念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將參加在巴黎舉行的盛大紀念活動。

  一戰結束後,歐洲不再是國際體係中心,大西洋彼岸的美國國際地位迅速上升。自一戰到二戰、再到冷戰,美歐關係幾經變遷,雙方最終結成同盟,成為西方世界的核心。

  但奉行“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政府似乎並不看重過往歷史,而用更加現實和自我的眼光來處理跨大西洋關係。主動挑起貿易爭端、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美國一係列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做法讓其歐洲盟友心寒,也迫使歐洲尋求更多戰略自主。眼下,美歐關係再次面臨考驗。

  分歧更為深刻

(國際)(2)法國隆重紀念一戰結束百年

  11月11日,在法國巴黎,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紀念儀式上致辭。新華社記者 陳益宸 攝

  巴黎原本不在特朗普行程之內。他曾計劃11月10日在華盛頓舉行閱兵活動,但因花費巨大,只能將閱兵推遲到明年。閱兵推遲消息公布後僅數小時,特朗普便宣布將飛往巴黎。從這一點來看,巴黎之行更像是特朗普臨時起意的公關之旅,重點並不是重尋美歐關係的歷史淵源。

  事實上,特朗普自上臺以來屢次無視歐洲利益和關切,直接導致美歐關係紛爭和矛盾增多。大體來看,美國政府兩類做法讓歐洲“很受傷”。

  一是一味從所謂“美國利益”出發,不僅不顧及歐洲,還損害其利益。比如美國退出被歐洲視為重大外交成就的伊朗核協議,恢復對伊朗嚴厲制裁,殃及與伊朗有經貿往來的歐洲企業;特朗普揚言退出被歐洲視為安全基石之一的《中導條約》,可能讓歐洲再次面臨軍備競賽的威脅等。

  二是公然脅迫歐洲盟友,以服務于美國利益。經濟上,美國政府以“國家安全”為由揮動關稅大棒,以迫使歐洲做出讓步,包括加大購買美國液化天然氣、進一步開放市場等;安全上,美國要求德國等歐洲國家提高軍費,在北約框架下承擔更大責任。

  雖然美歐在歷史上也曾有過分歧,但此輪矛盾顯然更為深刻,雙方不僅産生現實利益之爭,更有價值觀之爭。長期以來,歐洲主張基于規則的國際體係和多邊主義、國際機構和自由貿易等是國際社會和平穩定的保證,也是歐洲的最大利益所在。而美國現政府一係列做法顯然背離了這種價值觀,導致跨大西洋關係裂痕加深。

  謀求更多自主

(國際)(3)法國隆重紀念一戰結束百年

  11月11日,在法國巴黎,法國總統馬克龍在紀念儀式上撥旺無名烈士墓的火焰。新華社記者 陳益宸 攝

  美國政府不斷觸及歐洲“底線”,不僅導致歐洲民眾對于美國政府的看法更加負面,也讓歐洲國家重新思考跨大西洋關係。

  除了到訪巴黎外,特朗普原計劃順道訪問愛爾蘭,但最終取消。有媒體認為,這是為了躲開當地可能舉行的抗議活動。今年7月特朗普訪英期間,英國倫敦、牛津郡等多地民眾曾遊行抗議。

  不少歐洲國家認識到,此輪美歐矛盾再次暴露出歐洲自身的弱點。歐洲向來重視貿易和金融實力,認為這是歐洲得以成為世界一極的重要保證。但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並恢復對伊制裁之舉,暴露出歐洲在國際金融領域的弱勢。雖然歐盟啟動所謂“阻止條款”,但歐洲許多跨國公司仍然選擇從伊朗撤離。同樣,對于美國可能退出《中導條約》,歐洲國家雖極為擔憂,但除了期望遊説美國改變主意外,實際上沒有更有效的應對手段。

  面對美歐關係變局,歐洲謀求更大的“戰略自主”,即軍事上發展獨立的防務力量,經濟上擺脫美元霸權,外交上尋找新的夥伴等,從而在對美關係中獲得更大回旋空間。

  8月27日,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外長馬斯分別發表講話,發出共同信號,即建設“一個主權歐洲”,堅持和維護自身利益。除了軍事能力建設外,馬斯還談及兩個具體的行動領域:建立獨立于美元的支付體係,以確保歐洲金融主權;建立一個“多邊主義者聯盟”。馬斯提出“要與美國建立一種新的、平衡的夥伴關係”,“當美國越過紅線時,我們歐洲人必須形成一種制衡力量”。

  今年9月,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在年度“盟情咨文”中呼吁,應提升歐元的國際地位,歐委會將在今年內就此拿出具體建議。

  短期內難以脫鉤

(國際)(4)法國隆重紀念一戰結束百年

  11月11日,在法國巴黎,“法蘭西巡邏兵”飛行表演隊在紀念儀式上飛過凱旋門。新華社記者 陳益宸 攝

  在跨大西洋關係中,美國一直居于主導地位。一些歐洲人士把當前美歐矛盾歸因于特朗普,希望隨著美國領導人更疊,美歐可以重回親密。然而,他們的願望未必能變成現實。

  其實,早在小布希、奧巴馬總統時期,美歐關係就已出現明顯裂痕,比如法德領導人和小布希在伊拉克戰爭問題上公然決裂,奧巴馬將戰略重點轉向亞太等。

  可以説,當前美歐分歧是多年來雙方地緣政治差異、經濟競爭及內部社會、政治變化等多種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而特朗普上臺直接加快了這一進程。

  此外,衝擊西方社會的民粹主義風潮也左右著美歐關係。美國政府與歐洲民粹主義代表人物惺惺相惜。2018年6月,美國駐德大使理查德·格雷內爾公然表態,支援歐洲保守派,即右翼民粹主義。前白宮首席戰略師班農計劃在歐洲設立一個名為“運動”的基金會,想要聯合歐洲極右派,以掀起一場“右翼民粹主義的反叛”。民粹主義抬頭將進一步削弱美歐價值觀基礎,損害雙方長遠關係。

  但美歐關係盤根錯節,短期內難以脫鉤。在安全上,北約仍是主導,歐洲“獨立防務”還是雷聲大雨點小;在經濟上,美歐相互深度依賴,互為重要貿易夥伴和投資夥伴;在戰略上,面對所謂的俄羅斯威脅和新興國家崛起,美歐總能找到一些共同立場。

  然而,由于利益分化,美歐今後一段時間紛爭和矛盾可能還會增多。跨大西洋離心力加大,將給西方世界以及國際地緣政治格局帶來長遠影響。

+1
【糾錯】 責任編輯: 王萌萌
新聞評論
載入更多
“海洋六號”科考歸來
“海洋六號”科考歸來
埃及塞加拉古墓群新發現7座法老墓葬
埃及塞加拉古墓群新發現7座法老墓葬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江西:“臍橙之鄉”豐收採摘忙
江西:“臍橙之鄉”豐收採摘忙

010160000000000000000000011107651123696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