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首頁 時政 國際 財經 高層 理論 論壇 思客 信息化 炫空間 軍事 港澳 臺灣 圖片 視頻 娛樂 時尚 體育 汽車 科技 食品
韓國頻道
首 頁 內政經濟文化軍事地方外交社會科技評論韓語娛樂旅遊時尚留學圖片TV商務

“讓更多人知道‘慰安婦’的悲慘故事”

2016年04月26日 07:39:42 來源: 人民日報

  韓國民眾聚集在日本駐韓國大使館門前,要求日本正視歷史。(陳尚文攝)

  韓國民眾將抗議標語擺放在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對面的“和平少女”雕像前。(陳尚文攝)

  核心閱讀

  “蝴蝶在天空中盤旋,翻山越嶺,正敏探頭探腦地回到家,看到正在家門口等她的父母,笑得燦爛……”

  對于韓國電影《鬼鄉》導演趙正來而言,電影接近尾聲這段“亡靈回歸”的畫面,他的印象最為深刻。他告訴記者,每每看到這裏,他都雙手合十,自言自語,“回來了”“又一位‘慰安婦’少女回家了”。之所以堅持拍攝這部電影,他坦言就是為了講述和銘記歷史,不重蹈覆轍。

  一幅畫作——

  “這是如此殘忍的戰爭罪行”

  1943年,日本強佔朝鮮,原本父母寵愛、無憂無慮的14歲朝鮮少女正敏被日軍強行抓到中國牡丹江地區,充當隨軍“慰安婦”。在這裏,她遇到了一批年齡相倣的女孩,其中就包括英熙,悲慘的命運讓兩人成為好友。不久後,日軍戰敗撤離牡丹江,決定槍殺所有女孩之時,正敏替英熙擋住了子彈,長眠于異鄉。幾十年後,已成為年邁老人的英熙,希望召回自己的朋友魂歸故鄉。

  這就是《鬼鄉》的故事。趙正來告訴記者,“鬼”音似“歸”,取自于“魂歸故裏,逝者安息”之意。2002年,他第一次來到位于韓國京畿道“慰安婦”受害者養老院。那時的趙正來只是來做音樂義工的愣頭小夥,並不明確知曉“慰安婦”問題,直至他看到了一幅畫。畫中,少女們被烈焰焚燒,滿載少女的卡車正對著火坑,慰安所被黑色濃煙籠罩,周圍是零零散散持槍的日本軍人。

  這幅畫是“慰安婦”受害者姜日出的故事。2001年她在接受心理治療時基于自身真實遭遇畫下了《被焚燒的少女們》。趙正來説,通過這幅畫他第一次真切了解“慰安婦”問題是什麼。“這是如此殘忍的戰爭罪行”“了解得越深入,受到的衝擊越大”……自此,他便堅定了要拍攝電影,讓世人知曉這段歷史的決心。

  在首爾一棟公寓樓地下室的“電影工作室”裏,趙正來和他的團隊完成了《鬼鄉》的剪輯、制作、宣傳等工作。2002年起,他們開始寫劇本、募款、拍攝、找發行商、找院線,問及什麼是最艱難時,他回答,“沒有什麼是不困難的”。同時他也坦言,周圍有很多人提醒他,如果《鬼鄉》上映,可能將被禁止入境日本,或成為日本右翼勢力的打擊對象。

  趙正來堅信,拍攝僅憑一人之力是無法完成的。2011年,一位大學教授提供了300萬韓元(1元人民幣約合177韓元)的後援金。趙正來拿著這筆“巨款”,制作了募款宣傳冊,讓更多人了解這個電影的思路。截至2016年1月19日,共有75270位民眾募款,籌集款項12億韓元。

  一部電影——引發民眾的關注、思考和共鳴

  根據韓國電影振興委員會統計,2016年2月24日《鬼鄉》首映,影院上座率高達42.5%,至4月12日,影片共吸引358.21萬人次觀影,創下了多項票房紀錄。

  2015年12月,有一場以“慰安婦”受害者為對象的試映會。“她們看了之後大哭,哭得厲害,哭了很久。最後還説了‘謝謝’”。趙正來説。觀影後,觀眾們留言,“一部不能肆意評論的作品”“結束後遲遲不願離席的電影”“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未來”“韓國人一定要看的電影”“希望能讓更多人知道‘慰安婦’的悲慘故事”……不少韓國民眾為了這部電影,曾兩度、三度走進影院,甚至自己買了電影票邀請朋友觀影。

  韓國東洋大學藝術劇院院長、該校電影專業客座教授柳寅澤表示,這是一部藝術先于商業的電影。影片聚焦“慰安婦”問題,改變了社會對這一題材作品先入為主的印象,引發韓國民眾的關注、思考和共鳴。

  趙正來説,影片得到認可,反映了韓國民眾對“慰安婦”問題關注度的升溫。“原來有這麼多韓國民眾在為這一問題思考,抑或是苦惱”。他説,觀影之後,很多韓國民眾開始自省,“我是否曾經關心過受害者”?“我為她們做過些什麼”?

  一座雕像——飽含“慰安婦”受害者的痛苦

  同樣引發韓國民眾共鳴的,還有一項由韓國“和平少女”雕像作者金運成和金曙炅夫婦發起的“袖珍少女像”活動。從今年2月3日至3月31日,9003名民眾參與該活動,共籌集了2.66億韓元款項,完成既定目標的266%。

  身著赤古裏,身形嬌小,參差的短發,抿住的唇,緊握的雙拳,赤足點地……日本駐韓國大使館對面,矗立著這樣一座少女像。這座“和平少女”雕像,被視為飽含了“慰安婦”受害者的痛苦,也是20多年“周三示威”的記憶和韓國民眾團結一心精神的象徵。

  根據韓日“慰安婦”問題達成的相關協議,韓國將發起成立慰安婦受害者援助基金,日本決定以財政預算向該基金出資10億日元。然而,日本國內不斷有呼聲要求撤走日本大使館前的“和平少女”像。金運成和金曙炅夫婦告訴本報記者,相關協議的達成忽略了受害者的感受,日本不承認戰爭罪行,沒有謝罪和反省之意。

  金運成夫婦説,韓國民眾拒絕日本政府的資助,而是以募集1億韓元為起點,制作並向世界出售袖珍少女像模型,來共同守護真切期盼自由與和平的“慰安婦”受害者的名譽,以及這片土地上人民的尊嚴。即使“和平少女”像被撤走,也要讓更多的“袖珍少女像”分散到韓國,甚至世界各地,繼續傳遞少女像的內涵。他們認為,痛苦的歷史不容忘卻、不容篡改,之所以反復強調,正是為了讓今天和未來不重蹈過去的不幸。期盼在“慰安婦”受害者健在時,能夠得到日本政府的真正謝罪。

  韓國檀國大學政治外交係教授金珍鎬指出,從改善國家關係、國家發展戰略角度出發,韓日間就“慰安婦”問題達成相關協議,這是政治事件。從歷史層面、社會層面、民眾感情等出發,“慰安婦”問題尚待解決的課題仍有很多。特別是協議達成後,日本政府仍然在國際社會屢屢拋出“非強徵”論調,回避錯誤歷史的行為,令人非常失望。日本需要正視歷史,以史為鑒,共同構建東北亞和平秩序。(陳尚文)


韓譴責安倍向靖國神社供奉祭品 稱日應真誠反省

日官員:韓國會選舉結果不影響韓日慰安婦協議

韓媒:日強調受害者身份 作為宣傳和平的幌子

【糾錯】 [責任編輯: 畢秋蘭 ]
新華炫聞客戶端下載
010020071370000000000000011106011353117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