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有什麼需要,隨叫隨到!”

  巫溪縣非公黨群服務中心,工作人員在網上處理企業和群眾反映的問題。記者 陳國棟 攝/視覺重慶

  服務專員幫忙解決了資金難題,養殖戶的虹鱒魚長勢喜人。記者 陳國棟 攝/視覺重慶

  人才支撐團專家黃振霖(左一)在指導産業發展。

  “公司想繼續使用虹鱒魚、甲魚的綠色食品標誌,能不能請你幫我完善一下手續,再和我去一趟縣農産品品質安監站?”

  “馬上!請等我一會兒,我去開車。”

  近日,巫溪縣生態環境局黨員、縣人川農業開發有限公司服務專員雷星,接到電話後立即出發解決“派單指令”。

  今年3月以來,巫溪縣為增強非公黨建實效,推出“組團服務”——成立行業黨委、打造綜合服務平臺、選派企業服務專員,實現黨組織建設與非公領域的行業發展、業務發展有機融合,營商環境持續向好,助推鏈上企業高品質發展。

  中藥材行業“黨委鏈”帶動“産業鏈”

  12個行業黨委帶動産業“抱團”發展,促進産業上下遊180多個企業有效連結

  巫溪縣地處重慶市東北部,位于重慶、陜西、湖北交界處,與神農架山脈相連,海拔230米至2500米,森林覆蓋率超過百分之七十。

  因為獨特的地理和氣候條件,2000多年前,當地人就在山間林地遍種中藥材。至今,中藥材産業依然是巫溪的支柱産業。

  前不久,在海拔1600米至2200米的巫溪縣蘭英鄉西安村,巫溪縣瑞雪藥材種植有限責任公司黨支部書記陳基祿,邀請市中藥研究院專家李隆雲為村裏50多個太白貝母種植戶傳授技術。

  貝母廣泛用于治療呼吸道疾病,目前行情下,一畝産值約60萬元。全縣種植了1000畝貝母,陳基祿種了80畝。這些年,陳基祿義務為種植戶傳授技術,通過聯農帶農,促進村裏貝母産業不斷壯大。

  在距西安村60多公里的巫溪縣鳳凰工業園區,解決了當地西安村等中藥材基地産品銷路的重慶展華藥業有限公司,業務一派繁忙——今年6月以來,上海、山東兩家藥企在這裏簽訂了3000多萬元的採購合同,生産線正滿負荷運轉。

  該公司黨支部與西安村陳基祿所在的黨支部,都屬于巫溪縣中藥材行業黨委。

  今年3月,經巫溪縣中藥材行業黨委牽線搭橋,銀行為展華融資400萬元,進行擴能建設。也正是在該行業黨委等黨組織協調下,該公司得以牽手北京同仁堂,共同開展中藥材深加工。有了大品牌的加盟,展華的訂單不斷,預計今年産值可達6000萬元,比未合作情況下的業績翻番。

  不僅是展華這樣的規上企業,在黨組織幫助下獲得了長足發展,遠在高山的西安村,貝母種植面積也增加到800畝,成為當地強村富民、鄉村振興的重要支撐。

  今年初,為以黨建統領促進中藥材産業高品質發展,巫溪集聚25家中藥材種植、加工企業,成立縣中藥材行業黨委。縣中藥材行業黨委書記、縣農業執法支隊支隊長劉忠平説,行業黨委積極探索黨委委員“蹲點”産業鏈幫扶行動,成立種苗生産、種植、加工、銷售4個黨建聯盟小組,最大范圍將上下遊企業納入管理,實現跨區域、跨支部組織和資源共用、聯合技術攻關。

  今年以來,巫溪圍繞重點支柱産業和重點領域成立了12個行業黨委。這些行業黨委促進縣域産業鏈“抱團”發展,共解決重點難題問題85個,實現當地産業上下遊180多個企業有效連結。

  “目前,巫溪正逐步實現以‘黨委鏈’凝聚合力,帶動‘産業鏈’,提升‘價值鏈’,進一步激發了全縣産業發展活力。”巫溪縣委常委、組織部部長謝桂芳説。

  助企服務團幫助酒廠擴建生産線

  10個服務團已為企業解決融資、用工、銷售等難題200余個

  “現在還有什麼困難,可以給我們講一講。”今年5月的一天,巫溪縣4名機關幹部來到縣紅池壩金醇酒廠,直奔生産一線,了解企業生産經營情況。

  “我打算上一條灌裝生産線,需要300萬元資金,但是融資太難了。”酒廠負責人楊德朝説。

  “我們先熟悉一下融資政策,在條件符合的情況下盡力協調,希望有好的結果。”臨行前,幾位幹部説道。查政策、跑銀行、找擔保……大約半個月後,楊德朝獲得了300萬元貸款。

  隨後,酒廠利用這筆資金,在10多天時間裏就建好了生産線。不久,酒廠研發的多款新産品陸續投放市場,持續拉升銷售業績。

  4名幹部是巫溪縣紓困解難團的成員。在大家第一次去酒廠之前,酒廠向縣非公黨群服務中心反映了存在的困難,中心隨即向紓困解難團發出服務指令,要求工作人員迅速到府,幫助解決問題。

  縣發改委副主任、紓困解難團團長劉昕説,自年初以來,紓困解難團為縣裏13家企業在融資、辦理證照、用地審批等方面提供了服務。

  紓困解難團只是縣非公黨群服務中心的助企服務團隊之一,類似這樣的團隊,全縣一共有10個。

  為給市場主體提供全方位的服務,年初,縣非公黨群服務中心通過整合各類資源和力量,建立了黨建指導團、群團幫建團、金融顧問團、財稅服務團、法律援助團、創客導師團、産品推介團、紓困解難團、政策宣講團、人才支撐團等十大助企服務團隊。

  “反映到非公黨群服務中心的關于企業發展面臨的實際問題,都可以通過十大專業服務團隊及時提供幫助,做到‘企有所呼,我有所應’,讓市場主體好辦事、能辦事、辦成事。”謝桂芳説。

  據統計,截至目前,這10個團隊先後為企業解決了融資、用工、銷售等難題200余個。

  服務專員為虹鱒魚找到口糧

  30名服務專員,先後為企業解決各類難題120多個

  距巫溪縣城約兩個小時車程的魚鱗鄉,山高峽深,清泉涌流。

  11月1日下午4點,在築壩引入龍洞富硒富鍶山泉形成的魚池前,50歲的盧太春向池子裏拋出魚飼料,成群的虹鱒魚便遊了過來,在水面搶食。

  在池邊的一個小屋裏,堆滿了來自丹麥的魚飼料,魚兒們口糧充足。前段時間因為缺飼料,10多條虹鱒魚被同類咬得遍體鱗傷,有些魚活活被餓死了,肚子裏全是枯枝爛葉。

  盧太春是巫溪縣人川農業開發有限公司總經理,與丈夫曾在外省挖礦多年,積攢了人生的“第一桶金”。2011年,夫婦倆揣著近5000萬元資金回鄉,進軍生態虹鱒魚和甲魚養殖,結果一波三折。

  “前些年,由于初期虹鱒魚品種選錯,再加上高溫伏旱,魚大量死亡;暴雨期間,2萬多只甲魚逃跑,公司前前後後損失四五千萬元。”回憶起坎坷的創業經歷,盧太春長吁短嘆。

  去年下半年開始,夫婦倆資金鏈斷裂,公司運轉更是雪上加霜。“去銀行貸款貸不到,幾筆銀行借貸也馬上到了歸還期。”盧太春説,那時,公司窘迫到連買魚飼料的錢都沒有了。

  今年4月,巫溪縣推出企業服務專員制度。縣委組織部指派縣生態環境局黨員雷星去服務人川公司,為其排憂解難。

  “兩口子説請我幫公司到銀行去貸幾百萬元款。同時,也希望欠銀行的錢,申請再延緩一年到期。”雷星説,第一次見面,夫婦倆的訴求就把他難住了。

  12萬尾虹鱒魚、5萬只甲魚,每天都要消耗大量飼料,買飼料迫在眉睫。雷星此前也沒有融資經歷,怎麼辦?

  雷星抓緊時間學習政府對企業的各類優惠政策,同時“厚起臉皮”去説服上級領導、相關部門負責人和擔保公司,讓到期的兩筆銀行債務延期一年歸還。

  暫時不從腰包掏錢出去了,公司總算喘了一口氣。但是,也得有資金進來,公司才能運轉起來。

  服務專員只是兼職,而且不兼薪。雷星一有時間,就開著自己的車跑鄉政府、跑基地、跑市場。在鄉黨委的支援下,魚鱗鄉將部分村社用于支援集體經濟發展的170萬元入股該公司。

  輸入新鮮“血液”之後,盧太春一次性買了32噸進口魚飼料。沉寂了一年多的魚池,又開始歡騰起來。虹鱒魚長勢喜人,目前批發價100元一公斤,市場供不應求。到年底,預計可入賬兩三百萬元。

  “你們有什麼需要,隨叫隨到!”幫助盧太春養殖虹鱒魚渡過難關,雷星又馬不停蹄為公司聯繫甲魚銷售。

  目前,巫溪縣已派出30名企業服務專員,累計為企業解決各類難題120多個。(記者 陳國棟 巫溪縣委組織部供圖)

編輯: 劉磊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