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磁器口古鎮裏 有個“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

  法官在“和美大院”調解案件。(沙坪壩區法院供圖)

  前不久,從廣東來的遊客李某強在磁器口騎車遊玩時將未成年人張某明撞傷致骨折,李某強與張某明的父母協商賠償費用未果,雙方言辭逐漸激烈,差點扭打起來。最後,在眾人的勸説下,一行人才走進了磁器口古鎮內的“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

  “這個事情你必須負責,不然和你沒完!”磁器口街鎮司法所調解員唐婭玲見雙方還在氣頭上,趕忙泡上一壺熱茶。

  “先喝茶,慢慢把事情講清楚。”唐婭玲輕聲安撫説。待雙方怒氣消散,了解清楚各自訴求後,唐婭玲快速撥通了“一街鎮一法官”對口法官周敏的電話,請她前來共同調解此糾紛。

  一個多小時後,雙方達成了賠償協議,握手言和。整套流程走下來,唐婭玲駕輕就熟,她笑著説:“這樣的糾紛我已經處理過很多次了。”

  據了解,“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是磁器口街鎮創新訴源治理工作機制,依托城市社區治理綜合體“和美大院”和沙坪壩法院在旅遊景區設置的“巡回法庭”打造的特色調解平臺,也是沙坪壩法院試點程式式解紛的重要載體。

  一張“流程圖”將解紛資源注入基層

  近日,記者走進了磁器口街鎮“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大榕樹下,幾張方桌,一碗清茶,附近的居民三三兩兩閒坐于此,一抬頭,“和美大院”的匾額便映入眼簾。

  穿過“和美大院”正堂往裏走,沙坪壩法院“旅遊巡回法庭”便設立于此,墻上的大法徽,讓整個空間顯得莊嚴肅穆。

  “遇到矛盾糾紛,調解員先在‘和美大院’調解,解決不了再請‘旅遊巡回法庭’的法官再調。”沙坪壩區磁器口街道司法所所長趙麗指著挂在墻上的“流程圖”説,這張圖上還有應對不同糾紛調處的方式,將糾紛按類型分流至“法官+不同主管部”。

  據了解,這張“流程圖”是沙坪壩法院為指導基層解紛下發的工作指南,上面還標注了區裏面各個協調部門的聯繫方式。

  前不久,一起茶葉買賣糾紛就通過“流程圖”,在“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被化解。

  “誠心誠意買來的茶葉竟然過期了,這不是欺負人嗎?不僅要返還我購茶錢,還要賠我10倍的賠償金!”張某旺情緒激動地拿著茶葉包裝盒給眾人傳看。

  原來,不久前張某旺在磁器口某商戶購買了20罐巴渝毛峰,當場向商戶支付3060元,回家後才發現茶葉上標注了保質期,並且這批茶葉已經過期了。

  商家也覺得自己委屈:“哪裏聽説過茶葉過期這種事哦,茶葉只要在符合標準規定的貯存條件下,都可以長期保存。”

  經過調解,雙方仍各執一詞,唐婭玲便依據“流程圖”快速找到處理産品責任類糾紛的協調部門及人員,隨即撥通了沙坪壩法院劉淇法官和沙坪壩區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的聯繫電話,請他們前來共同調解。

  沙坪壩區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對茶葉進行檢查,劉淇法官依據糾紛事實,運用法律厘清雙方的權利義務,最終認定該茶葉為不符合食品安全標準的食品,商家應該返還張某旺貨款,並按價款十倍進行賠償。

  沒鬧到法院打官司,這起糾紛幾個小時內就解決了。後來,唐婭玲還調解了多起類似的産品責任糾紛,沙坪壩區市場監管局也對磁器口商戶所售貨品的保質期進行了大檢查,杜絕再有因貨品過期導致的買賣糾紛。

  一份“考核表”為基層解紛指明方向

  “我們街鎮這個月的訴訟有增加,其中增幅最大的是保險合同類的糾紛。”接到各鎮街這個月的民事案件數量及排名情況的“考核表”,趙麗仔細對比起磁器口所涉各類訴訟的數據。

  這份“考核表”每月由區法院發送至各鎮街,上面清楚地顯示了各鎮街民事案件的數量及排名情況。

  表上的數據是沙坪壩區委政法委牽頭協調,沙坪壩區法院聯合區公安局、各鎮街,每月更新完善各鎮街各社區所轄地域數據,對民事案件進行精準“屬地識別”後,導入每月立案數據得來的。

  “通過這張‘考核表’,可以明顯看到治理過程中的薄弱項,這樣一來,我們基層治理就有了方向。並且,大數據還能對資訊進行關聯分析,研判矛盾糾紛規律和態勢,幫助我們提前有效開展監管。”趙麗告訴記者,就在前不久,他們才與沙坪壩法院一起邀請商戶在“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開展了一場涉保險賠償的模擬庭審。

  根據“考核表”的顯示,磁器口房屋多為木質結構,又緊鄰嘉陵江,到了夏天既要防火又要防洪,極易引發保險合同類糾紛。對此,模擬庭審中,沙坪壩法院將一起磁器口民宿因洪水淹沒受損引發的保險理賠案的完整庭審搬到了現場,並針對保險合同類糾紛常涉及的問題向商戶們進行了答疑。

  聽完庭審,商戶們都表示:“真是場及時雨,知道怎麼規避風險,自然不用上法院了。”

  據統計,今年夏天,磁器口街鎮將保險合同類涉訴案件降到了0件。今年磁器口的“考核表”也交出了滿意的成績——涉訴案件156件,同比下降了30%,産品責任、保險合同、侵權責任等案件由2022年的96件下降至36件。

  一把“坐尺規”為全區解紛提供經驗

  採訪中,記者還了解到,如今磁器口“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的基層解紛經驗已經形成了一把“坐尺規”在沙坪壩區推廣開來。

  沙坪壩法院審委會專職委員楊飛雪介紹,通過持續放大“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的解紛效能,程式式解紛逐漸成熟,在該區逐步形成了“黨委統一領導、信息技術賦能、法官培訓指導、部門協調聯動、基層組織負責”訴源治理格局。

  以“旅遊巡回法庭+和美大院”調解室為坐標,這套程式式解紛“依樣畫葫蘆”地根據各街鎮特點快速流轉起來:商事案件多發的小龍坎街鎮設立了“過坎居”調解室,這個街道的商事糾紛從去年1811件下降至813件。

  覃家崗街道設立了“紅岩市民綜合調解站”,今年化解物業糾紛70余件;“和美大院”“和順茶館”“西部科學城勞動爭議訴源治理示范工作站”等多個一站式調處化解中心在沙坪壩整個轄區全面開花。

  據統計,2022年以來,沙坪壩區法院依托和順茶館等調解組織示范調解1000余件糾紛,開展巡回審案20余次,建成2個“無訴社區”,新收家事、物業、鄰里糾紛類傳統民事案件5273件,同比下降34.54%;新收産品責任糾紛案件734件,同比下降61.73%。

  楊飛雪表示,下一步,沙坪壩法院將以程式式解紛為依托,進一步挖掘沙坪壩區訴源治理的潛力,統一工作原則方法,把更多協調力量整合在一起,讓訴源治理“高效運轉”,以堅定的步伐向著基層社會治理體係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邁進。

編輯: 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