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不以山海為遠 渝桂共赴“陸海之約”

  瞬間1

  2022年8月28日,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骨幹工程,平陸運河正式開工建設。

  瞬間2

  2023年6月30日,欽州港自動化集裝箱碼頭和欽州中心站打通物理圍網,“鐵海聯運”實現無縫銜接。

  瞬間3

  2023年9月15日,中越友誼關——友誼貨運通道智慧口岸項目開工建設,建成投運後將實現24小時無人化通關“零等待”。

  廣西自貿試驗區欽州港片區集裝箱碼頭一角。劉世旭 攝\視覺重慶

  

南寧國際會展中心。

  截至2022年底

  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

  18省區市

  服務18個省區市、60市、116個站點,實現西部12省區市全覆蓋

  393個港口

  貨物通達全球119個國家和地區的393個港口

  2.5萬列

  已累計開行班列超過2.5萬列,單一年度開行量從2017年的178列猛增到2022年的8820列,增長了近50倍

  今年6月30日,廣西欽州港自動化集裝箱碼頭和欽州中心站拆除了物理圍網,碼頭和鐵路中心站合署辦公,集裝箱資訊互聯,海關統一監管,初步實現區域一體化。

  這一舉措,極大提升了欽州港的作業效率。作為全國首個鐵海聯運自動化集裝箱碼頭,它上接重慶,聯通歐洲和中亞市場,下至東盟,抵達東南亞市場。

  志合者,不以山海為遠。

  重慶、廣西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陸上聯結點、海上樞紐地,在共建“一帶一路”的金色紐帶上,上演著一場熱情的“雙向奔赴”。

  “馬來西亞的貓山王榴蓮,從當地關丹港出發經欽州港轉運,通過-18℃的液氮整果保鮮,可以讓川渝市民大快朵頤;重慶造的慶鈴牌輕卡經鐵路從欽州港出海,17天即可抵達菲律賓馬尼拉港。”在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周少波的眼中,這種“陸海”的雙向奔赴真實可見、觸手可及。

  作為陸上樞紐、江海門戶,重慶、廣西已然成為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協同銜接長江經濟帶,高品質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力量。

  鐵海聯運“無中生有” 平陸運河直通欽州

  鐵路公路運河齊發力 做大通道能級

  2017年4月28日,首趟“渝桂新”南向通道試運作班列從欽州港站開出,駛向重慶團結村站。這正是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的前身。

  從2017年的178列到2022年的8820列,西部陸海新通道單一年度開行量增長了近50倍,集裝箱貨物發送量增長了223倍。截至2022年底,其累計開行班列超過2.5萬列,鐵海聯運班列服務范圍涉及18個省區市、60市、116個站點,貨物通達全球119個國家和地區的393個港口。

  欽州港貨運量暴增,是渝桂攜手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生動注腳,也是西部內陸不斷走向開放前沿的縮影。

  時間回溯到1994年,欽州港剛剛開港。廣西北港物流有限公司市場部副總經理李鮮回憶,彼時,這裏還是一個散雜貨碼頭,僅有兩艘拖輪和兩個泊位,貨物以玉米和白糖為主,內貿佔據絕大部分。

  李鮮介紹,當時,中國西部地區的貨物想要出海,需長途跋涉通過水運抵達東部海港,但長江運力已趨于飽和。同時,隨著四川、重慶的外貿進出口量持續增長,空運和鐵路運輸也已無法支撐龐大的外貿量。

  “在中國西部地區打通一條便捷的出海大通道,重慶和廣西可以説是不謀而合。”重慶市政府口岸物流辦主任楊琳表示,貨物搭乘列車從重慶出發至欽州港只需48個小時,大幅降低原來通過水運抵達東部地區再出海的時間和成本。

  重慶和廣西,按下了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加速鍵——

  2016年3月18日,重慶、廣西、新加坡就“中新互聯互通項目”進行探討,“重慶鐵路港—廣西北部灣港—新加坡港”三港聯動的設想浮出水面;

  2017年5月10日,重慶開通至欽州港的鐵海聯運班列,實現班列雙向運作,“西貨出海只能東出”的局面終被打破;

  2018年4月20日,重慶、廣西、貴州、甘肅4省區市召開關于陸海新通道的2018年中方聯席會議,發出“重慶倡議”,歡迎沿線省份共同參與陸海新通道建設。

  此外,廣西還率先與重慶聯合成立運營平臺公司,通力合作拓展“軟聯通”鐵海聯運班列運營線路。2023年,平臺公司投資建設的重慶無水港投入使用,進一步擴大通道運量。

  數據顯示,2023年1—8月,北部灣港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開行至重慶的班列,達到1814列,同比增長31%。

  “目前,欽州港建成全國首個鐵海聯運自動化集裝箱碼頭,建成4個10萬噸至20萬噸級的泊位,鐵海聯運班列開行線路從1條發展到7條。”廣西北部灣國際集裝箱碼頭有限公司業務部副經理王蕊介紹。

  為了進一步提升西部陸海新通道的貨運能力,去年8月,廣西開工建設了西部陸海新通道出海口重要的水上通道——平陸運河。

  平陸運河集團工程管理部副部長班文輝介紹,這條運河通航後,西江航運幹線將聯通欽州港,貨物出海比從珠三角出海縮短航程560公里以上。

  與此同時,作為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的陸上邊境口岸,憑祥也打通了陸上大通道的“最後一公里”。

  10月11日,滿載筆記型電腦配件、發電機組件等産品的西部陸海新通道跨境公路班車,從重慶南彭公路保稅物流中心駛出,從廣西憑祥陸上口岸出境,直達越南。

  “位于憑祥的友誼關口岸,是我國通往東盟國家最便捷的陸路大通道,2022年進出口貨運量346.69萬噸,同比增長71.83%;進出口貨值3252.51億元,同比增長214.21%。”憑祥市發展改革局副局長黃細娟介紹。

  如今,全國經憑祥(鐵路)口岸的跨境鐵路班列達9條,覆蓋東盟20多個主要城市,其中中越班列已實現雙向開行,進出口的貨物品類達620余種,輻射泰國、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

  甘肅洋蔥去了東南亞 越南人愛上重慶臍橙

  新需求新貿易 做優通道貨源

  金秋十月,正是東盟水果上市的旺季。在我國最大的陸路水果進出口口岸——廣西憑祥友誼關,滿載著越南榴蓮、百香果,泰國山竹、香水椰等水果的貨車,源源不斷地從友誼關進入中國市場。

  就在今年4月,重慶2100多噸奉節臍橙鮮果搭乘陸海新通道跨境公路班車,經友誼關口岸出口到RCEP成員國,成為東盟國家水果市場的“高端水果”。

  “當前,西部陸海新通道聚集的貿易要素越來越多,憑祥口岸進出口貨源結構也發生了明顯變化。”廣西華泰國際貨運代理有限公司總經理曹光華介紹,一方面,來自甘肅的洋蔥、蘋果、高原夏菜,寧夏枸杞原漿,以及新疆的葡萄酒等産品,經憑祥直達海外新市場;另一方面,東南亞的水果、農副産品等貨物也經過友誼關口岸直達中國內陸地區。

  事實上,果蔬“跨越山海”,這並非易事。

  “首先,果蔬比機械配件等貿易品種對儲存的要求更高,這對我們的運輸保鮮技術提出了更高要求。”曹光華介紹,今年以來,憑借先進的液氮保鮮等技術,口岸已開通憑祥—瀋陽東、憑祥—南寧—蘭州東川等冷鏈運輸班列。

  其次,果蔬運輸損耗大,成本壓力大,對降低貨運成本的要求更高。為提升運輸服務效能,憑祥口岸推行了全信息化智能通關及進口提前審結模式,通關時間大幅壓縮,基本杜絕壓車停留現象。憑祥市口岸工作服務中心副主任麻德文介紹,通過這些措施,保守估計每年可為企業降低成本費用2億元以上。

  憑祥口岸的貨源結構在持續優化,與此同時,西部陸海新通道的進出口貨源也在持續“更新”。

  賽力斯集團海外事業部總經理張興燕告訴記者,其生産的新能源汽車出口印度尼西亞,以前江海聯運需要30天,現經西部陸海新通道從欽州港出海只需18天左右。

  廣西北部灣國際聯運發展有限公司市場部業務主管藍仕林介紹,為了吸引更多貨源貨品、物流企業,欽州港創新開展多式聯運“一口價”收費模式,為企業提供“一單到底、一票結算、一次委託、一口報價、一次保險”的綜合物流服務。如今,碼頭汽車提卸箱費用從180—270元/箱降至0元/箱,每年相關降費近3000萬元;免費堆存期由5—10天延長到10—15天,超過90%通道轉机集裝箱不需交納庫場使用費。

  得益于持續優化的服務能力和降費措施,當前,廣西北部灣門戶港運輸品類也由最初的陶瓷、板材等50多個增加至糧食、汽車配件、電腦配件、裝飾材料等940多個。

  智能碼頭空無一人 水準運輸車自己會充電

  面向市場面向未來 提升通道信息化水準

  “你看,碼頭上這些IGV(智慧型導引運輸車),可以自己運貨、充電,24小時穿梭往返于堆場和碼頭,晝夜不息地運輸集裝箱貨物。”順著欽州自動化碼頭操作部經理周垂劍手指的方向,記者放眼望去,整個碼頭作業片區竟空無一人。

  目前,欽州港自動化集裝箱碼頭上所有的操作,都由工作人員操控裝卸設備“自動化雙小車岸橋”完成。該設備運用了人工智慧、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通過5G智能理貨係統實現了從“多人一岸橋”到“一人多岸橋”的轉變。

  “仔細觀察你還會發現,所有進出碼頭的集裝箱卡車都是在‘U’型道路上穿梭。”周垂劍説,這是碼頭在全球首創的“U”型方案,相比傳統方案,設計作業效率提高約30%。

  在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上,這樣的智能化,廣西還有很多。

  比如,憑祥友誼關口岸在同類口岸率先實行全信息化智能通關,通過車牌識別取代刷IC卡,通過指紋、人臉生物特徵識別技術自動讀取,卡口通行時間從原來的平均5分鐘縮減至平均30秒鐘。

  目前,廣西正著力推動通道沿線“單一窗口”合作持續深化,與重慶實現桂渝艙單、車輛進出境等業務數據共用,持續提升西部陸海新通道的互聯互通水準。未來,廣西將持續推進通道數字化變革,推進數字提單、數字艙單等創新應用,構建高效、安全、完善的數字通道運營體係。

  西部陸海新通道物流和運營組織中心主任劉瑋表示,下一步,重慶將攜手廣西等省區市,加快推進“數字陸海新通道”建設,以大通道運營資訊為骨架,以鐵路、公路、機場、港口等為依托,推動西部陸海新通道公共資訊平臺建設,並加大資訊對接和共用力度。

  通過暢通通道、優化貿易結構、提升物流智能化水準,廣西壯族自治區發展改革委相關負責人預計,到2025年,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年開行量將達1萬列以上,“力爭‘十四五’末,北部灣港貨物吞吐量達5億噸以上、集裝箱吞吐量1000萬標箱以上。”

  (本版圖片除署名外均由記者梅耀攝)

編輯: 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