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正文
90歲作者、音樂家何佔豪登臺指揮 最美《梁山伯與祝英臺》山城奏響

何佔豪(中)攜全體演員謝幕。(主辦方供圖)

  當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臺》熟悉的旋律響起,觀眾倣佛屏住了呼吸,生怕一點點動靜都可能破壞掉劇場的意境。舞臺中間,小提琴家高參深情款款拉動弓弦,樂音嫋嫋,千古情事娓娓道來。

  這是9月3日晚的重慶施光南大劇院,由重慶日報和重演股份聯合主辦、珠海民族管弦樂團演出的“《梁山伯與祝英臺》何佔豪作品音樂會”的最後一個節目。感動觀眾的除了經典旋律,還有壓軸登臺的指揮何佔豪。年滿90歲的他,身板挺直、動作瀟灑。

  包括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臺》在內,整場音樂會演繹了著名音樂家何佔豪漫長藝術人生中譜寫的眾多精品力作。“希望觀眾們看到,何佔豪的好作品,可不只一部《梁山伯與祝英臺》。”他笑著説。

  演出曲目安排頗具匠心。民族風情先聲奪人,民族管弦樂《伊犁河畔》拉開了整場演出的序幕,倣佛把聽眾帶到了充滿詩意的西域;接著登臺的民族管弦樂《彝寨山景》,又將觀眾帶到大西南,盡展祖國的壯美河山、多姿風情。民族管弦樂《節日賽馬》展現了草原盛會,民族管弦樂《胡騰舞曲》又勾勒出唐代絲綢之路帶來的藝術盛景。

  上半場在二胡協奏曲《英雄淚》中結束。《英雄淚》又名《蝶戀花》,是一部靈感來自電視劇《周恩來》,取材毛澤東詩詞《蝶戀花·答李淑一》,以毛岸英烈士犧牲為背景創作的緬懷英烈的作品。

  古箏與樂隊《臨安遺恨》和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臺》兩首大作品,構成了演出的下半場。《臨安遺恨》中,古箏演奏家嚴惠懿通過古箏鏗鏘、激越的長嘯,傳遞出岳飛在赴刑場前“天日昭昭,天日昭昭”的吶喊,壯懷激烈,令人震撼。

  整場演出的最高潮,是何佔豪親自執棒、高參獨奏的《梁山伯與祝英臺》。時長約26分鐘的演繹中,何佔豪始終一絲不茍,與高參配合默契。曲終掌聲雷動,觀眾意猶未盡,何佔豪似乎也沒過癮,兩次返場登臺指揮曲目。

  “作者以90高齡親自登臺指揮,而且指揮得這麼棒!這大概是重慶觀眾現場聽過的最美的小提琴協奏曲《梁山伯與祝英臺》。”重慶市提琴學會秘書長徐虹感嘆。

  “這是我第一次在家鄉重慶的舞臺跟何老合作,很激動,很榮幸,老一輩藝術家的精神對我來説就是一種鞭策。”重慶籍小提琴家高參説,何老一生都在倡導“外來形式民族化,民族音樂現代化”。“我希望沿著何老的思考在音樂領域積極探索,繼續努力,讓世界聽到更多的來自中國的聲音。”(記者 趙欣)

編輯:陶玉蓮
版權所有 新華網重慶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