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箱帳號: 密碼:
English日本語簡體繁體

齊白石與新中國領袖的交往

時間:2013年02月27日來源:中國藝術報作者:馬明宸

 齊白石贈送給毛澤東的楹聯

  新中國成立前夕,古都北平戰雲彌漫,整個社會物價飛漲、貨幣貶值。一些人為了使財富保值大量購置物産,藝術品當然是投資所向,這個時期畫家齊白石名滿大江南北,訂購齊白石畫者絡繹不絕。齊白石則一方面疲于應付,另一方面時局也讓他寢食難安。當時有一些文化名流陸續南遷,友人也勸説齊白石。由于對于共産黨缺乏了解,對于以後的情況齊白石是難以預料的,但是又考慮到自己已是年老體邁,不便南行,所以舉棋不定。這個時候徐悲鴻力勸齊白石留下,齊白石聽從了徐悲鴻建議。

  晚清民國時期的齊白石與政界官員的交遊是被動的、消極的,他對于為官的印象不是太好,因而早年拒絕了幾次為官入仕的機會,與幾個政界人物的交遊也是出于賣畫謀生的需要。到了北京以後,齊白石的交際重心轉向文化圈。新中國成立以後情況就不同了,齊白石已是享譽中外的藝術大師,且新中國政府給予他極高的禮遇。這個時候,無論是主動的還是被動的、名譽的還是實際的,齊白石終于出山了。他擔任新中國文化機構的一些職務,還與毛澤東、周恩來等新中國領袖發生了密切的交遊關係。這裏面有政治的需要,更在情理之中。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齊白石轉交了一封姓周的湘潭老鄉寫給毛澤東的信,毛澤東寫信向齊白石致意,齊白石刻印兩方送毛澤東。1950年春,江青造訪齊白石住所,帶去毛澤東問候並約齊白石共敘鄉情,通知會晤時間、地點以及接送方式。3天後,毛澤東在中南海豐澤園設宴招待,朱德老總以及俞平伯作陪。當時豐澤園中兩株海棠三丈多高,且值花期正盛,毛澤東與齊白石共同賞花敘鄉情,毛澤東還問及齊白石的藝術創作以及健康狀況,然後大家一起共進晚餐。這使齊白石深受感動,尤其是宴席上地道的家鄉菜讓齊白石回味不盡。因為來京幾十年了,齊白石家裏請的廚師是北方的,餐館裏的湘菜炒來炒去早就變味了,吃到純粹的家鄉菜,真正找到了回家的感覺。回家後齊白石精選自己珍藏多年的端硯、歙硯各一方送毛澤東,後來又將自己多年珍藏的得意之作贈送毛澤東,一幅為自己1937年書寫的篆書楹聯“海為龍世界,雲是鶴家鄉”;另一幅是1941年畫的《松鷹圖》,齊白石另加題款,毛澤東都報以豐厚潤金。其中的楹聯極富深意,因為齊白石用傳統觀念,把國家領袖毛澤東比喻為龍,讚美毛澤東的功業改變了中國的舊江山;又把自己比喻為閒雲野鶴,表明自己志在鄉野。

  相比之下,周恩來總理與齊白石之間的交往更偏重于工作方面。北京解放後周總理派江豐看望齊白石,新中國成立時周總理邀請齊白石參加招待晚宴。1950年秋,周總理責成有關部門對齊白石居所進行了修葺,齊白石作畫相贈表示感謝。1953年齊白石93歲壽誕,北京文化界舉行盛大慶祝集會以及齊白石畫展,著名藝術家200多人出席,國家文化部授予齊白石“人民藝術家”稱號。當晚,中華全國美術會與中央美術學院又舉行慶祝宴會,周總理到會致賀,與齊白石促膝交談。活動結束後,周總理吩咐工作人員先照顧齊白石登車,然後自己才離開,由此可見周總理對于齊白石的禮敬程度。

  新中國成立後,隨著齊白石的畫名影響逐漸擴展,吸引了不少國際友人的拜訪,齊白石成為新中國文化外交的一個亮點。國家考慮到齊白石居所狹窄、不便接待國際友人,1955年政府撥專款為齊白石在鼓樓大街雨兒胡同買了一座舊王府宅院,修葺一新,提供給齊白石居住。可是等到搬遷過去之後,齊白石才發現自己已經習慣了兒孫滿堂的生活。他就寫信示兒輩“予願搬回跨車胡同老屋”,家屬慌忙給周總理寫信陳述實情,但一時未見回饋。1956年初,齊白石令兒輩驅車造訪總理,到了中南海警務人員把他們引至總理家中,鄧穎超出面接見,説總理開會,已經給他打電話。一會兒總理回來了,説已經看到了齊家的來信,因為是家屬寫的,不知道是不是老人的意思,齊白石慌忙實言相告。總理明白了事情的緣由,便叫來有關人員,説這個要求很合理,老先生年紀大了,要順著他的意願辦事,讓他高興,他能長壽才能創作出更多的作品,這對于國家是好事。然後便安排齊白石在家中吃了午飯,又派人叫來齊白石的學生郭秀儀,讓她送老人遷回跨車胡同舊居。1957年齊白石病重期間,周總理還指示衛生部派了一位中醫顧問常駐齊家為其治療。對于總理的關愛齊白石感激不已,賦詩雲“暮年逢盛世,搭幫好總理。老驥珍伏櫪,報國志千裏”,可見此情。

  齊白石由舊社會跨入新的時期,經歷了晚清、民國以及新中國3個階段,漸至大成。特別是在新中國成立初期這個階段,作為一個在民國時期已經功成名就的純粹傳統主義者,齊白石的藝術依然保持了強大的社會影響力,這是他藝術本身的作用,但是與新中國領袖的交往顯然也不可抹煞。


(編輯:黃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