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天野朱旭《家》中成“對手”
發布時間:2011-06-17

      作為建黨90周年的獻禮劇目,北京人藝重排的話劇《家》將于6月23日至7月10日在首都劇場與觀眾見面。目前該劇已進入最後聯排階段,6月14日下午,劇組進行長達3小時的聯排,各大媒體紛紛前往探班,卻在人藝一樓排練廳門口吃了導演李六乙的“閉門羹”,直到聯排結束才被獲準進入排練場。在上一次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李六乙曾表示該劇“一開幕便會有驚喜”,看來“六導”是決心要將神秘進行到底,把“驚喜”留待觀眾自己走進劇場去一探究竟。對此,藍天野則笑稱希望大家理解,“足球隊還有封閉訓練呢”。

      聯排完畢後,身著長袍的藍天野和朱旭熱情地接受了採訪。年過八旬再次登臺,他們的身體狀況及排練狀態成為大家最關注的話題。“我們倆現在感覺不到累,進入一種創作狀態後就不會疲倦。”藍天野打趣説,“我們倆都是‘80後’!一個81,一個84。”

      為了照顧兩位“80後”老將,劇組每天在根據排練日程安排到場演員時,一般都會特別在日程表裏加注“二老可不到”,但兩位老先生卻希望能多來排練廳。“很多東西都是磨出來的,光靠想不行,我們還是需要多排。”藍天野説。劇組原定是由藍天野演書香門第的高老太爺,由朱旭飾演反派馮樂山,但藍天野卻主動提出要與朱旭換角,演一把反派。“這可能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演壞人,還是我自找的。”藍天野説。在解釋換角原因時,藍天野曾提到高老太爺有段“激情戲”,因為換角而拋給了朱旭——“激情戲不太準確,其實就是段發火生氣的戲。”朱旭笑道。盡管自19歲首次同臺之後,朱旭再未曾與藍天野有過合作機會,但二老的默契僅從接受採訪時一前一後的對答中就可見一斑。劇中兩人有不少對手戲,其中一段是馮樂山奉迎高老太爺的詩作文採飛揚。為了這段戲,藍天野還親自賦詩作為道具:“衰年無力登峨嵋,詩思偏向金頂飛。積雪難掩春心漾,忘卻山景憶娥眉。”為了奉迎高老太爺詩作的文採,先替他把詩都做好,這個馮樂山“拍馬屁”的功夫也算是到了“家”了。

  雖然年事已高,可是面對藝術作品,兩位老藝術家依然保持著敏感。在觀看年輕演員聯排時,一邊是藍天野感慨萬千,一邊是朱旭數度落淚,直到接受採訪時眼圈還是紅的。二老在排練中表現出的敬業、樂業,也使得青年演員們信心倍增。這個北京人藝“四世同堂”的《家》劇組,真的就好像一個溫暖的大家庭一樣,氣氛分外融洽,正如飾演“覺慧”的苗馳所説的那樣:“排練很順利,整個過程讓人踏實又開心,相信演出效果一定不錯。有好的創作集體、創作氣氛才能出好的作品,我們的創作氛圍就特別好。”對此,朱旭則認為:“因為有巴金,有李六乙,還有這批優秀的中青年演員。相信《家》一定能受到觀眾的歡迎。”

欄目介紹
“藝壇大家”是中國文聯的品牌項目之一,起始于2004年,至今已拍攝老一輩著名文藝家100余人,涉及戲劇、電影、音樂、美術、曲藝、舞蹈、民間文藝、攝影、書法、雜技、電視等多個藝術門類,部分專題片先後在中央電視臺、地方電視臺播出,産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這次通過中國文藝網的網絡新媒體平臺集中發布推送,是適應網絡時代傳播發展趨勢,充分利用網絡新媒體優勢開展宣傳推介的一次重要探索。這一品牌項目致力于回顧總結我國當代藝壇德高望重的老藝術家的藝術成就和人生歷程,搜集搶救他們的珍貴音像資料,既努力為文藝工作的後來者打造一部生動教材,也力爭為中華文藝保存一批寶貴的藝術人文史料。